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是,徐大少,我就是來向你報到的。”於哲一邊說着,一邊還嘴角一揚,一臉玩味的看着南天霸二人。

    “報到?”南天霸和南天門兩兄弟當場就傻眼了,於哲之前跟這位徐大少,兩人之間可沒什麼交集啊,怎麼突然就變成徐大少的小弟了?

    “不錯,你們倆有所不知,於哲也已經是我們中心的成員了。”徐靈衝給二人解釋道:“而且,他跟你們不一樣,不是單純的外圍成員,而是神秘人派給本少的特別助理。”

    “特別助理?”南天霸和南天門兩人對視一眼,滿臉的不可思議,而且震驚之餘,臉色也隨之變得無比精彩。

    纔剛一抱上大粗腿,滿心想着這下可以不用再怕於哲,藉着徐大少的威風直接收拾掉這個大逆不道的混賬了,結果尼瑪轉眼之間,彼此竟然成了一夥?

    而更坑爹的是,於哲這逆徒的地位,竟然還在他二人之上!

    “既然都已經加入中心,那麼你們之前的恩怨,就不要再去想了,想也沒用,誰若是敢動歪念頭對自己人下手,本少第一個饒不過他!”徐靈衝掃了面前三人一眼淡淡道,透着上位者的氣勢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於哲當場爽快的答應道,反正之前單人戰第一輪,他已經把該找場子都找回來了,該出的惡氣也已經出了,再加上實力和前途也遠比南天霸他們要強,自然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
    南天霸和南天門二人,則是心有不甘的相視一眼,但迫於徐靈衝的淫威,最終還是隻能點頭應是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,這下再想找於哲報仇已經不可能了,甚至於就連他們遠在中島的叔叔南天極光,可能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南天極光雖然也是加入了中心。而且還是核心成員,但中心不可能放任他對付自己人,憋在胸口的這口惡氣,暫時是隻能繼續憋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接下來暫時沒有別的任務,先把這次內門大比把握好,儘可能獲得關注,最好能夠藉機拜入某些高層大佬的門下,清楚了嗎?”徐靈衝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不過徐大少。我現在還缺一個雙人戰的搭檔。”於哲回道,他前幾天纔剛回來,而且之前也不認識什麼金丹期高手,一時之間沒有搭檔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這個簡單,眼前現成的不就有一個麼,南天霸,接下來你就跟於哲搭檔好了,如果之前已經有說好的搭檔,那就把對方踹掉。自己人要緊。”徐靈衝不容置疑的決定道。

    南天霸雖然神情有些糾結,但最終還是不敢違抗徐靈衝的指示,只能硬着頭皮拋開私人恩怨,暫時選擇和於哲聯手。一起衝擊內門大比雙人戰,所以這纔有了今天這令所有人都摸不着頭腦的一幕。

    面對這一對奇葩組合,衆人納悶之餘,也不得不暗暗忌憚。畢竟這於哲的表現着實不容小覷,對上他們千萬不可以掉以輕心,說不定就步上這一對金丹初期巔峰組合的後塵。

    不過。於哲和南天霸這對組合,雖然令人忌憚,但對於那些真正實力強大的內門核心弟子來說,倒也沒必要太放在心上,接下來上場的這對新人組合,纔是他們真正需要提心吊膽的強敵,徐靈沖和孟同!

    孟同這個跟林逸一樣出自迎新閣的新人,之前單人戰表現出來的實力之強勁,絲毫不在於哲之下,甚至猶有過之,至少就名次來說,他比起被林逸擋在五十強之外的於哲,要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徐靈衝的強大實力,更是有目共睹,從單人戰第一輪開始到最後奪得第一,一路碾壓毫無懸念,放眼參加本次內門大比的所有金丹期弟子,根本找不出一個可堪與其匹敵一戰的勁敵。

    本來同樣呼聲不錯的林逸,衆人以爲也許會是一個競爭者,畢竟他也硬着一身硬霸的實力,生生打入了單人戰總決賽,但是事實證明,這個裝逼新人王在強大的徐靈衝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連跟徐靈衝一戰的勇氣都沒有,還談什麼實力?不過是個只會欺軟怕硬的裝逼頭子罷了!

    帶着一身強大的氣勢,徐靈衝跟孟同兩人,並肩緩緩走上擂臺,如帝王君臨般俯視着臺下觀戰的衆人,嘴角挑着無比自信的弧度。

    此時,他們的對手尚未抽籤出爐,不過徐靈衝早就知道對方會是什麼人了,因爲他早就跟徐元正打過招呼,雙人戰第一輪,他要打林逸!

    之前單人戰,刻意不與林逸碰面,一直保持到最後決賽,徐靈衝爲的就是能在決賽好好踩死林逸,那樣纔算功德圓滿,卻沒想到林逸竟然這麼狡猾,直接選擇認輸投降了,根本不給他出手的機會,林逸也得了四十九點積分,讓他暗道失策!

    所以這一次,他要一上來就弄死林逸,不給林逸任何機會,如果林逸再直接認輸,那雙人戰就一點積分都沒有,損失可不是一點兩點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接下來抽籤選中的對手,再度引起全場一陣譁然,正是林逸和黃小桃。

    喧譁議論聲中,林逸和黃小桃二人走上擂臺,同徐靈衝二人相對而立,臉上一派淡定從容,林逸自然不會怕什麼徐靈沖和孟同,至於黃小桃,此刻心中倒是有點緊張,但她罩着面紗,壓根誰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裝逼新人王,之前單人戰決賽,你既然都已經選擇直接認輸了,這次是不是也識相一點,一起認輸算了啊?”徐靈衝率先嘿嘿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們倆都是沖沖和我的手下敗將,現在加在一起,只會輸得更快更慘而已,既然沖沖好心給你們遞了臺階,就乾脆識相到底,直接就這麼認輸算了,省得一會兒被我們倆打哭,那可就太丟人了,你們說是吧?”一旁孟同一臉輕蔑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場下同樣是一陣嘲諷起鬨聲,照理到了金丹期高手這樣的層次,已經極少有人會這麼無聊,不過今天是個例外,他們絕大數都是內門核心弟子,之前單人戰卻反而被一衆新人踩在腳底,實在是臉上無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