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哦哦,我知道啦!”上官嵐兒還以爲自己矇混過關了,一臉的興奮雀躍,殊不知上官天華只不過是信任林逸,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上官嵐兒忙着糊弄她爺爺的同時,青雲閣閣主於鎮陽,再次降臨至林逸的內門一號大宅,在門外輕輕觸動了禁制。

    “見過閣主。”林逸連忙出面相迎,他知道以這位閣主的實力,真若想要越過禁制悄無聲息的進來,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,對方不過是出於禮貌,這才屈尊在門外等候罷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禮,任命已經下來了,苦衷樂升任迎新閣三閣主,蕭然升任青雲閣新人管事大師兄,這個消息明天就會正式公佈。”於鎮陽笑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多謝閣主成全。”林逸頓時大喜,這兩個位置無論對於苦逼師兄,還是對於蕭然來說,都是難得的前途職位,只要正常發展,未來前景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“呵呵,這都應該的,還有一事,盧邊仁那邊有消息了。”於鎮陽笑了笑,隨即神情變得有些嚴肅道:“他這段時間確實是做任務去了,任務地點在南島附近的葳弧海域,不過和他一同去執行任務的那些人都已經回來了,只有他沒有消息,音訊全無。”

    “閣主的意思是,只有盧師兄一個人跟大隊人馬脫離了?”林逸心中頓時一緊,直覺告訴他,盧邊仁可能真的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其他回來的那些人,都不知道他的行蹤,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。只說在任務途中就分道揚鑣了。”於鎮陽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中途就分道揚鑣了,這是爲何?”林逸微微皺了皺眉,隨即又問道:“閣主可知道,盧師兄這次是去執行什麼任務?”

    “任務本身其實無關緊要,林逸。我可以確定的告訴你,這次盧邊仁之所以跟其他人分開,肯定是爲了尋找姚副閣主。”於鎮陽斷定道。

    “姚副閣主?”林逸又是一愣,他雖然跟盧邊仁關係不錯,但卻從來沒他提過什麼姚副閣主,就連苦逼師兄。也從沒有說起過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不把你當外人,所以也不跟你說那些虛的,這位姚副閣主,正是盧邊仁一直以來最大的靠山。”於鎮陽直接坦承道:“數年前。姚副閣主帶隊出去執行任務,之後就音訊全無,一個人都沒有回來,最後接到他們消息的地點,就在這葳弧海域,所以盧邊仁這次特意過去那邊,目的必然是爲了尋找姚副閣主,任務只是一個幌子而已。過去之後自然就跟大隊人馬分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林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這事他之前聽苦逼師兄提起過,不過當時只說他們的靠山出去執行任務。幾年都沒有回來了,並沒有說得這麼具體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盧邊仁十有真是去找人了,他之前是迎新閣三閣主,雖然被排擠但畢竟身居要職,不可能出去執行任務。而卸任之後成爲青雲閣外門管事二師兄,即便地位只升不降。但卻少了很多約束,就算消失一段時間也無妨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就算一開始分開,但任務結束之後,那些人難道就等也不等盧師兄,直接就他們自己回來了?這未免不太合情理吧?”林逸轉而問道。

    “明面上肯定會等一下,但這種也就是做做樣子罷了,事實上,盧邊仁這個人雖然也算是一個天才弟子,之前也一直是順風順水,但因爲性格的緣故,在姚副閣主這個靠山失蹤之後,他其實過得並不如意。”於鎮陽微微嘆了口氣道。

    跟苦逼師兄這種資質一般的弟子不一樣,盧邊仁在一向人才稀缺的青雲閣,當初也着實是光芒四射過一陣,若不然也不會在他這個閣主心中留下印象,只可惜因爲姚副閣主失蹤的緣故,盧邊仁就像斷了翅膀的雄鷹一樣,從此就默默無聞,泯然衆人了。

    “盧師兄在迎新閣的時候,確實是不如意,這個我知道,可之後他不是升任青雲閣外門管事二師兄了嗎?”林逸不由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單從職位來說,這確實也算是升職了,可是他一來沒有後臺,二來爲人也不夠圓滑精明,這個外門管事二師兄的位置,他其實根本坐不穩,據我所知他上任之後就沒實質性的掌控過什麼權力,直接就被外門管事大師兄給架空了。”於鎮陽略帶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這樣啊……”林逸早在盧邊仁上任之前,就已經提醒過他要注意這種情況,故而並沒有什麼意外的神色,而是道:“可這種一家獨大的局面,對青雲閣長遠發展不是什麼好事情吧,高層難道就一點都不干涉,一點都不過問嗎?”

    “話雖是這麼說不錯,不過高層不干涉下面弟子的競爭,這是長久以來約定俗成的事情,誰也不會冒然壞了規矩,畢竟這也是個人能力的體現。”於鎮陽搖了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知道了,多謝閣主告知。”林逸也不糾結此事,當即點頭道謝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,小事一樁。”於鎮陽笑道。

    送走於鎮陽之後,林逸當即就去迎新閣找到苦逼師兄,將這件事跟他說了一遍,畢竟論起跟盧邊仁的關係,苦逼師兄還要更加緊密一些。

    “唉,先是姚副閣主,現在又是盧師兄,我卻一點忙都幫不上,這可如何是好?”苦逼師兄聞言之後,不由深深嘆息道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,現在只能靜觀其變,希望他們吉人自有天相吧。”林逸也無奈道,雖然知道了起因,但終究還是音訊全無,他就算想幫忙,也無濟於事。

    “說來說去,都怪我自己太沒用了,如果之前實力高一點,就可以跟盧師兄一起去,這樣彼此之間總能有個照應,總好過現在這樣袖手旁觀,唉……”苦逼師兄懊惱自責道。

    “苦師兄你不用這麼自責,姚副閣主我雖然沒見過,但盧師兄我是知道的,絕不是尋常之輩,不會那麼簡單就出意外的,也許其中另有隱情也說不定。”林逸出言安慰了一番,隨即轉移話題道:“對了,除了這事之外,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,迎新閣三閣主之位,已經確定要落在你頭上了,明天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哦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