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h2>放眼望去,其中有不少都是之前內門大比上見過的內門核心弟子,當然更多的還是外門弟子,林逸在人羣之中還看到了一些迎新閣的老熟人,比如東方霸道,比如慕容真。

    這些人看到林逸之後,一個個都不由面露敬畏之色,林逸和黃小桃所過之處,所有人都自覺紛紛讓開位置,不敢有絲毫觸犯。

    今時不同往日,以前林逸不管怎麼出風頭,那都還只是迎新閣新人的範疇,他們可以豔羨可以議論,看得不順眼還可以冷嘲熱諷,但是現在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因爲上官天華的那一句話,林逸跟他們如今已是兩個世界的存在,面對林逸,就跟面對當初橫空出世的公羊傑一樣,他們只敢仰望,卻不敢有任何不敬。

    他們都不是蠢人,他們知道在真正絕對的差距面前,任何自以爲是的小心思,都是愚不可及的念頭,只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,而不會有半點好處。

    其餘衆人,尤其是曾經跟林逸作對過的人,面對如今的林逸都只敢敬而遠之,不過有一個卻是例外,面對林逸非但不避不讓,反而主動湊上來,故意裝作不經意的往林逸身上蹭,這人便是慕容真。

    “林逸師兄,好久沒見了,人家可想念你呢。”慕容真嗲聲嗲氣的打招呼道,修煉界實力爲尊,她叫林逸一聲師兄,倒也不算出格。

    見這女人如此妖媚的湊上來勾引林逸,一旁的黃小桃不自覺抱緊了林逸的胳膊,她早已恢復了容貌,也已恢復了自信,當然不會輸給慕容真這種騷媚子,而且她也對林逸的定力有信心,但潛意識中,她還是不想林逸跟這種名聲不好的女人產生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林逸笑着拍了拍黃小桃的手,示意她不必擔心,轉頭看了一眼慕容真,淡淡道:“以你我之間的過節,用想念這種詞,未免有點奇怪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林逸師兄您大人有大量,之前都是小女子有眼不識泰山,對您多有得罪,在這裡給您賠不是了,您可千萬別往心裡去啊。”慕容真一臉緊張道。

    “別耍什麼心機,有話直說,我沒時間聽你拐彎抹角。”林逸擡頭看着任務榜,頭也不轉的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林逸師兄您看,小女子新人管事的位置,是不是還可以再擔任一陣?您儘管放心,小女子一定盡心盡力輔佐苦閣主和蕭師兄,不敢有別的心思。”慕容真小心翼翼的試探道。

    如今徐靈衝雖然回來了,不過卻是低調悶聲不見人,而且對她也從來沒興趣,她唯一的靠山司海嘯,在三大閣這邊又毫無影響力,她現在的處境可着實不太妙。

    苦衷樂上任迎新閣三閣主,蕭然擔任新人管事大師兄,可以說青雲閣在迎新閣的勢力,已經完全被林逸一系的人馬把控了,她區區一個新人管事二師兄(姐),被蕭然壓得死死的,饒是她機關算盡,也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能不能保住位置,完全就看林逸的心情,如果林逸看她不爽要拿下她,那只是一句話的事情,她慕容真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已不在迎新閣,更不會插手迎新閣的事情,送你四個字,好自爲之。”林逸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,多謝林逸師兄大人大量,小女子一定牢記在心。”慕容真頓時大喜,感激一番之後連忙閃身走了,否則待得久了惹林逸厭煩,那可就叫苦不迭了。

    何況她不管怎麼說都是徐靈衝一系的手下,如果傳出風言風語,被徐靈衝知道她刻意討好林逸,那也是一樁不小的禍事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慕容真匆匆離去的背影,林逸不置可否的嘴角彎了彎,有苦逼師兄和蕭然聯手掌控大局,她這個新人管事二師兄的位置已是無關緊要,根本翻不出風浪來,拿不拿掉她自然都無所謂。

    當然,林逸也知道以這女人的心性,就算暫時隱忍,那也不會永遠這麼識相,總有攪風攪雨的一天,不過底下有這麼個人虎視眈眈,對於蕭然來說倒並非是壞事。

    蕭然這人哪方面都好,就是性子太過不溫不火,慕容真的存在能夠激發他的鬥志,讓他時刻保持警惕,令他不敢懈怠,這也算是物盡其用了。

    打發掉慕容真之後,林逸繼續掃視着任務榜上的諸多任務,片刻之後,忽然目光微微一凝,落在了榜單邊緣的一個試煉任務上面。

    這個任務,之所以能夠引起林逸的注意,便是因爲它的任務地點,赫然是在南島附近的葳弧海域!

    林逸不認識什麼姚副閣主,但他對盧邊仁失蹤這件事,還是非常上心的,之前是鞭長莫及想幫忙也幫不上,但現在如果藉着試煉任務的機會,順便過去尋找盧邊仁,倒不失爲一舉兩得的好主意。

    仔細看了一眼任務內容,林逸發現這竟是一個追捕任務,而且難度不低!

    目標人物巫暴良,實力爲金丹後期巔峰,當初在北島乃是出了名的邪修,專門吸食初女精血用來修煉,北島及其附近的絕大數修煉者部落,都曾留下過此人犯案的足跡,執法堂粗略統計下來,慘遭此人毒手的女子總計達三百人之多,這還只是不完全統計,還有很多失蹤女子也極有可能是遭遇此人毒手,只不過當時沒被人聯想到他身上而已。

    這一系列案子,當初着實在北島引發了一場轟動,由於民怨沸騰,甚至都驚動了三大閣高層,執法堂介入調查之後,最終纔將目標人物鎖定在巫暴良這個邪修身上。

    只可惜,當時執法堂一衆高手纔剛準備行動,此人聽到風聲之後就直接逃出了北島,從此遠遁之後就再也沒有在北島範圍出現過,一直都處於在逃狀態。

    按照慣例,三大閣執法堂的緝捕範圍只在北島,雖然也曾有不計代價一直追捕到天涯海角的案例,但這是極少數,只有那種危害到三大閣安危的特殊要犯,纔會享受到這種特殊待遇。r1152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