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路前行,天上見到的飛行靈獸和修煉者也越來越頻繁,不到半個時辰,兩人便見到了海岸線。$().(w)(x).()

    遠遠俯瞰着前面下方的繁華城鎮,林逸和黃小桃相視一眼,目光之中都帶着幾分驚訝,從他們事先了解的情況來看,葳弧海域這種地方魚龍混雜,混亂不堪,動輒大戰血洗一方,本以爲就算是修煉者聚集之地,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應該也繁華不到哪裡去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兩人所見到的景象,卻分明是有着統一規劃的繁華城鎮,這氣派莊嚴,就算是在北島也不多見,絲毫沒有血洗一方的跡象,由此可見這葳弧海域,沒有外人想象中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“準備一下,我們下去了。”林逸輕聲說了一句,黃小桃在一旁會意的點了點頭,她知道下去之後會發生什麼,當然也知道林逸所謂的準備,是什麼意思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兩人當即驅使着靈鳥在葳弧城的海域碼頭降落,這是葳弧城明文規定的出入海碼頭,無論是走空路還是海路,都必須在這起停,這是葳弧城所有頭面勢力的統一規定,無論本地人還是外來者,都必須嚴格遵照執行。

    否則,若是有人貿然驅使飛行靈獸進入葳弧城上空,那就被視爲對整個葳弧城的挑釁,同時也是對葳弧城所有勢力的挑戰。

    那可不是說着玩的,以前曾有中島大勢力的高手目高於頂,擅自打破了這個規定,然而最終結果卻是,死得不明不白,就連之後驚動中島執法堂出面,也都沒能查出一個水落石出,最終只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從此之後,再沒有任何人敢違抗這項規定。即便是來頭再大,也必須從海域碼頭出入,說到底還是那一句強龍不壓地頭蛇,葳弧海域這些各自爲政的勢力,確實遠不如外島那些頂級勢力來得強大,但恰恰也是因此,他們光腳的不怕穿鞋的。

    來到這葳弧海域,除非能夠一手碾壓這裡所有勢力,否則,是龍也只能盤着。是虎也只能臥着。

    兩人降落在海域碼頭,立即便有小廝過來幫忙引導靈鳥,包括靈鳥在內的所有飛行靈獸都不能進入葳弧城,所以海域碼頭設有專門的飼養場,只要付出一定的靈玉,就可以放心託管,沒有任何後顧之憂。

    然而,黃小桃纔剛一囑咐了靈鳥幾句,將其送走。轉頭便見到程畦田一臉邪笑,帶着一僕二女堵在跟前了,雖然對此早有心理準備,但此刻驟然再次見到這人。心中還是忍不住一個咯噔,如果不是林逸在一旁站着,黃小桃說不定都下意識就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還以爲你們會逃跑呢,沒想到竟然還真來了。真不知道該說你們膽子大呢,還是應該說你們夠識相呢?”程畦田一臉戲謔的冷笑道:“當然,我希望你們會是後者。畢竟識相的人才能活得長遠,而且好好一個美女如果一定要用強的話,那未免也太煞風景了,你們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閣下好像想多了,如果按照閣下的邏輯,我們可算不上什麼識相的人。”林逸神色不變的淡淡迴應道。

    “哼,那就是不識相了?”程畦田頓時臉色一變,神情變得更加桀驁狂妄,桀桀冷笑道:“好,倒是個硬骨頭!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氣到什麼時候,葳弧城你們既然來了,那就不要走了,因爲,你們也根本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聽這口氣,閣下在這葳弧海域,難道還可以公然隨便搶人不成?”林逸同樣是神色一冷,淡淡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喲呵,你這語氣好像很不服啊?只可惜,我在這葳弧海域,是出了名的專治各種不服,這話還真被你說對了,還真就是如此!”程畦田洋洋得意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兩人說話之間,氣勢劍拔弩張,頓時引來周圍一衆路人的圍觀,一個個站在一旁指指點點,議論紛紛,而他們這些人的所說所行,全部都毫不猶豫看好程畦田一方。

    無他,孰強孰弱實在是一目瞭然,根本就不需要多想。

    論實力,程畦田自己就是金丹後期高手,更關鍵還有一個貨真價實的元嬰期高手僕從,而林逸一方卻只有區區兩個金丹初期高手,彼此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。

    論勢力,程畦田是毒眼傭兵團的少主子,乃是不折不扣的地頭蛇,而林逸二人是完全的陌生面孔,一看就知是初來乍到的外來戶,毫無半點根基可言。

    如此鮮明直接的對比,在任何人看來都根本沒得比,他們這時候看的熱鬧,其實以前就看過很多遍了,程畦田帶人公然搶女人,這在葳弧海域從來就不是什麼新聞,每隔上十天半個月,都會鬧這麼一出,大家早就都司空見慣了。

    葳弧海域各自爲政,強搶女人這種事情沒人會管,更加不會有人站出來自找麻煩,看看熱鬧,議論幾句也就過去了,之所以圍攏過來,也不過是想看看這次的倒黴鬼是誰而已。

    “這裡這麼多人,你不妨可以問問他們,問問看我到底能不能隨便搶人?或者說,你也可以打聽一下,我到底在這裡搶過多少女人?”程畦田有肆無恐的得意大笑道。

    周圍看衆聽到這裡,其中有人不屑的搖了搖頭,程畦田之所以能夠這麼囂張,倚仗的就是他爹程浩南還有毒眼傭兵團。

    否則就憑他自己,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元嬰期的高手隨從,而他一個金丹後期高手雖然厲害,但葳弧海域這麼多高手,遠不足以令他這麼囂張狂傲,卻無人敢管。

    不過,雖然鄙夷這種仗勢欺人的貨色,但還是沒人敢站出來挺身而出,江湖險惡人人自危,站出來逞英雄不會留下美名,只會成爲人人嘲笑的傻逼。

    聞言,林逸微微皺了皺眉,轉頭與黃小桃對視了一眼,暗暗使了一個眼色。

    黃小桃見狀心中頓時一凜,她從林逸的眼神之中,看到了決然的凜冽殺意,當即不敢半點怠慢,暗暗運轉心法積蓄真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