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凌少俠,黃姑娘,這些都是咱們鏢局的鏢師,有常駐的,也有掛名的,你們可以相互認識一下,日後走鏢也許還有合作的機會。”齊文翰說道。

    林逸和黃小桃相視一眼,當即對着在場衆人拱手道:“在下北島凌一,這位是同門黃師妹,見過諸位同仁,初來乍到,日後若有不周的地方,望諸位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在場衆人聞言,目光紛紛落在林逸二人身上,一個個生出好奇打探的意味,見兩人都展露出金丹初期的實力之後,便不再當一回事兒,只是淡漠的點了點頭,表示認識了。

    如果黃小桃沒有遮着面紗,他們也許還會驚豔一把,但現在遮着面紗,再怎麼天姿國色也看不到,頂多只能瞧一瞧身材曲線而已,就算心有好奇,也不會太過在意。

    出來行走江湖,他們最在乎的是實力,如今見林逸二人的實力只是一般,不是什麼大粗腿,也不會對他們造成多少威脅,就不需要過多留意了。

    見衆人只是看了一眼,隨後便各自繼續忙活,反應如此冷淡,林逸和黃小桃相視一眼,沒有繼續說話。

    “呵呵,在場衆位鏢師都是高手,凌少俠別看他們不怎麼說話,也不跟你們客套,但是你們日後一起走鏢的時候,大家彼此都是能夠精誠合作,一起迎戰殺敵的戰友!”齊文翰見狀一邊打着圓場,一邊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林逸和黃小桃點了點頭,對這話卻是不置可否,江湖險惡,大家之間相互提防這也是正常的事情,不過齊文翰這話有一點應該不錯,到時候一起保鏢,真要是出事了。彼此確實能夠相互配合,畢竟這是職責所在,真要是把鏢丟了誰也好不了。

    兩人說話之間,外面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,衆人循聲看去,見一個略有些富態的中年男子,在鏢局守衛的陪同下,從外院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齊文翰見狀,連忙撇下林逸二人,熱情大笑着邁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韋掌櫃。您可是難得的貴客,多日不見,別來無恙啊!”齊文翰爽朗的笑聲,很容易拉近彼此的距離,無形之中減少心防,接下來無論是談業務還是套交情,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哪怕是素不相識,第一次見面也能令人平添幾分親近之感,要不然以林逸的戒心。不會這麼輕易就答應加入齊天鏢局。

    林逸在後邊看着暗暗點頭,單從這一點就能看出,這位齊天鏢局的少東家,絕對是一號不容小覷的人物。

    不過。齊文翰對來人的稱呼,卻令林逸心中微微一動,韋掌櫃?

    “呵呵,別來無恙。少東家神采飛揚,更勝往昔啊!”來人也笑呵呵的客氣迴應道,兩人之間。顯然是打過多次交道的老交情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韋掌櫃過獎了,這次竟然驚動您這位洪氏商會的大掌櫃親自登門,看來是有一筆重要的大買賣嘍?”齊文翰客套了兩句之後,便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。

    這就是他一貫的說話風格,不會讓人覺得突兀,反而讓人覺得他爲人實在可靠,對他更加信任。

    話聽到這裡,林逸已經完全能夠確定來人的身份了,來人正是之前洪鐘跟自己提過的,洪氏商會在葳弧海域的分會掌櫃,也是洪鐘結交多年的老朋友,韋昭通。

    黃小桃看了林逸一眼,她自然也聽出來了,不過林逸卻對她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,示意暫時不去相認,畢竟兩人現在用的是化名,去跟韋昭通相認總不能也用化名,還是留待日後有必要的時候再說吧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一筆不小的買賣。”韋昭通點了點頭,看了不遠處的林逸衆人一眼,卻沒有繼續往下說。

    “好好,韋掌櫃裡邊請,咱們裡邊詳談。”齊文翰當即會意點頭。

    任何買賣都是商業機密,尤其這還是洪氏商會的大宗買賣,在場人多眼雜,要是當衆詳談,說出具體是什麼貨物走什麼路線,然後又被人泄露出去的話,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,那都是致命的大麻煩,說不定等接下來走鏢的時候,早就已經有大夥歹人在路上等着劫鏢了。

    兩人當即並肩穿過大堂,進入裡間密談,留下林逸衆人在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林逸看着這一幕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這麼看起來,齊文翰雖然名義上只是齊天鏢局的少東家,但既然能夠做主跟韋昭通這樣的大主顧接洽生意,其實已經是半個當家了,難怪之前連程畦田那種目中無人的囂張貨色,都對他忌憚得很。

    就算毒眼傭兵團的勢力跟齊天鏢局不相上下,就算大家同樣是少主,但若一個只是單純的二代,一個卻是半個當家,這地位相差得可不是一點兩點,在林逸之前見識過的所有二代之中,這個齊文翰絕對算是非常成熟老練,也是絕對不容小覷的一個了。

    一盞茶的工夫,齊文翰陪着韋昭通出來了,兩人臉上笑意盈盈,顯然已是談妥了生意和價格,接下來應該就是將貨物從洪氏商會運到齊天鏢局,準備走鏢了。

    不過,在那之前卻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確定此趟隨行護送的鏢師。

    “大家注意一下,鄙人剛和韋掌櫃談妥一樁生意,便是替洪氏商會送一趟鏢,目的地是涎鵬島方家莊,將貨物親手送至方莊主府上,報酬絕對豐厚,諸位若是有意走這趟鏢的,可以現在報名。”齊文翰一邊目光掃過全場所有人,一邊朗聲介紹道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在場衆人頓時一個個面面相覷,卻沒有一個要主動報名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逸跟黃小桃相視一眼,不由有些納悶,所謂人爲財死鳥爲食亡,齊文翰都已經明說了這趟鏢報酬豐厚,以他少東家的身份不可能睜眼說瞎話,而在場衆人又都是奔着利益而來的鏢師,總不至於一個個都抹不開面子,沒必要這麼謙讓吧?

    殊不知,衆人之所以表現得這麼畏縮,實在是因爲這趟鏢,真的不好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