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如果是本地的海盜,四個金丹後期巔峰高手,已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團伙了,在這葳弧海域應該有個名號纔對,不過走鏢這麼多年,從來沒聽說過有這麼一個海盜團伙啊?

    何況,從這四人的行事風格來看,感覺也不像是一般的海盜,這四位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

    而且,這地方前後左右都海霧濛濛,正常根本連看都看不清楚,就算對方都是金丹後期巔峰高手,也沒辦法在這麼大的海霧之中看清遠方吧,怎麼就會等在這裡劫鏢?從之前不偏不倚直接衝過來的架勢判斷,對方分明就是早有準備,奔着自己這船而來的!

    李關二人一肚子的詭異和納悶,卻沒有人會給他們解惑,只能憋在肚子裡,海盜從來都是窮兇極惡,能夠留下一條小命就已經謝天謝地了,這時候哪還敢再多嘴啊。

    別說把對方惹得不耐煩,這種事情要是知道得太多,尤其是涉及對方身份,那可是真要掉腦袋的,知道得太多可不是什麼好事,他們身爲經驗豐富的老鏢師,這點眼力勁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一路無話,整整兩個日夜之後,海船終於在一個陌生碼頭靠岸,爲首之人對着四人冷喝一聲道:“全給我滾下去!”

    李延吉和關致遠兩人相視一眼,當即忙不迭連連點頭,二話不說,飛身下船。

    他們這兩天一直可都在提心吊膽,生怕對方臨時變卦要殺人滅口,現在終於熬到頭了,當然是能逃多快就逃多快了。

    林逸卻是若有所思,最後看了這四個金丹後期巔峰高手一眼,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,同樣拉着黃小桃下了船。

    將林逸四人攆下船之後,海船並沒有任何停留。隨即便再度揚帆而去,藉着此時強勁的海風,不出片刻便消失在林逸衆人的視線之外。

    “李兄,關兄,咱們現在怎麼辦?”林逸轉頭問二人道。

    “還能怎麼辦?趕緊想辦法回去唄!”李延吉沒好氣的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哼,以前走鏢走得好好的,這次搭上你們兩個,白忙活一趟不說,回去還少不得挨一頓罵,真是晦氣到家了……”關致遠在一旁陰陽怪氣的嘀咕道。意思很明顯,在他看來這次之所以這麼倒黴,就是因爲遇上林逸和黃小桃這兩個災星了。

    林逸皺了皺眉,不過依舊不動聲色,並沒有理會他這茬,只是暗示的對着黃小桃搖了搖頭,示意她也不要多說話。

    正說話間,林逸忽然眼睛一亮,看到此刻碼頭另一側。正好有一艘小型帆船,船頭掛着一個牌子,上面寫着三個大字,葳弧城。

    “還有去葳弧城的嗎?還差兩位。馬上就開船了啊,有沒有去的?要去的趕緊啊,錯過這現成的機會可有的等了……”船上一個夥計正扯着嗓門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林逸四個相視一眼,連忙擠過人流走過去。同時心下暗暗失笑,此情此景倒有些似曾相識,怎麼頗有種世俗界時候。大小車站邊上那些黑車司機拉人的感覺?

    “夥計,你不用喊了,我們剛好要去葳弧城。”李延吉走在前面道,當即順勢就要上船,這個地方他以前來過幾次,已經不是葳弧海域的範疇,去葳弧城的船隻不多,如果錯過這一艘,接下來估計至少要再等個十天半月了,運氣不好的話也許更久。

    “等下,你們四個人啊?”夥計並沒有讓開踏板,看了一眼林逸四人,果斷搖了搖頭道:“不行不行,只能兩個人,多一個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兩個也是走,四個也是走,又不是不給錢,怎麼就多一個都不行?送上門的錢都不要,你這個夥計倒是有性格!”李延吉不由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這位爺,我們這是小船,不像那些大船多幾個人都無所謂,我們承載能力是有限的,頂多只能再上兩個人……”夥計當即賠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說這麼多不就是想多賺錢麼,得了,我也不跟你這種小人物計較,我們多出來的兩人多給一倍的價,這下總行了吧?”李延吉經驗老道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哎喲,爺我真不是在唬弄您,有錢誰不想賺啊?”夥計苦着臉擺手道:“這海域風浪有多大,您也不是不知道,哪怕只是超重一個人,都會多出很大的風險,所以真不敢賺這個錢啊!”

    話說到這份上,李延吉跟林逸幾個人,只能面面相覷,無話可說了。

    這要是強行上船,別說夥計不答應,關鍵是那些已經上了船的乘客也都不答應啊,萬一出事翻了船,豈不是所有人都得跟着一起陪葬?這個黑鍋誰也背不起!

    正當爲難的時候,前面的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對視一眼,突然直接走至踏板上,對夥計道:“那就我們兩個。”

    夥計愣了愣,詫異的看了留在原地的林逸和黃小桃一眼,這纔在李關二人的催促下,連忙讓開踏板放他們上船,隨即,不再停留直接揚帆起航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我們這麼辦?”看着遠去的船帆,黃小桃轉頭看着林逸,愕然張了張嘴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,再問問吧。”林逸無奈的搖了搖頭,他真心沒想到李關二人竟然會這麼做,直接丟下自己二人跑了,雖然彼此確實算不上熟人,但畢竟是一起出來走鏢的,怎麼說也是一路人,這麼做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兩人在碼頭轉了一圈,因爲已經是不同海域,這裡船隻雖多,但去葳弧城的卻是極少,林逸最終只找到了一塊標着葳弧城的告示牌,但旁邊卻空蕩蕩一片,一艘船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這位小哥,請問這裡還有去葳弧城的船嗎?”林逸找了旁邊坐在一旁吃東西的夥計問道。

    “去葳弧城?”夥計頓了頓,放下筷子道:“有倒是有,不過最近的一艘船,也要到下月初八了,您二位可得等一陣子呢。”

    算算日子,今天才初十,差不多還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,林逸和黃小桃聞言頓時就無語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