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不過,他當時想當然的以爲,楚步白的打算跟他自己差不多,無非是來魯楓森林找些天材地寶,提升實力然後參加東洲黃階學院的考驗,卻沒想到,這位胃口這麼大,竟然是把主意打在了嬰參上面!

    此刻一旁的王封,神色也非常震驚,想必他也已經反應過來,嬰參這兩個字到底代表着什麼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現在已是金丹後期,距離大圓滿之境已經不算遙遠,要提前開始爲凝聚元嬰做準備了,想要快速凝聚元嬰少不了聚嬰金丹,而嬰參正是煉製聚嬰金丹的主材料!”楚步白毫不掩飾的朝衆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郭登濤雖然呼吸粗重,但生性還算謹慎,並沒有直接就被嬰參二字衝昏頭腦,有些猶豫道:“像嬰參這種頂級的天材地寶,先不說魯楓森林是不是真的有,就算有,那也肯定在最核心深處,森林外圍肯定不可能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說的不錯,嬰參當然不會出現在森林外圍,所以我這次過來,早就打定主意要去核心深處,你們敢不敢一同前往?放心,只要一起去了,不管能不能找到嬰參,不管最後有多少收穫,所有一切天材地寶,我們都全部按人頭數平分!”楚步白一臉誠懇,信誓旦旦的保證道。

    “嬰參確實是讓人夢寐以求的好東西……”郭登濤跟王封對視了一眼,仍舊猶豫道:“誰都想要嬰參,但是我聽人說,以前來這魯楓森林,哪怕是組隊進深山的。就算是金丹期大圓滿高手,也從來都沒有一個能夠平安出來,這可是必死之地啊,我們這點實力更加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錯,嬰參雖然好。但也要有命去取才行啊!”王封也在一旁附和道:“就憑咱們幾個這點實力,去深山那種地方,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快更慘!”

    這話可不是危言聳聽,外圍的靈獸弱,深處的靈獸強,眼下衆人還只是在外圍地界。就已經遇上了金丹期的風雷紫電獸,那要是往深處走,誰知道會遭遇什麼?

    這裡可是南島,靈獸一族的大本營,就算魯楓森林位處邊緣。隨便冒出來一頭金丹大圓滿,甚至於元嬰期的靈獸,那都絕對不是在場衆人能夠應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還有一點,就算是我們僥倖找到了嬰參,並且能夠從這裡全身而退,可我們沒辦法將其煉製成聚嬰金丹,那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啊。總不能暴殄天物的直接拿出去賣吧?”郭登濤憂心忡忡道:“聚嬰金丹可是六品丹藥,估計也只有章力鉅那樣的丹神才能煉製,一般煉丹師根本沒法指望。以咱們的人脈,哪裡去找這麼頂級的煉丹師幫忙啊?”

    楚步白不由皺了皺眉,他本以爲憑着嬰參的致命吸引力,只要他一提出來,衆人就一定會頭腦發熱,結果沒想到。郭登濤和王封二人看着其貌不揚,竟然能夠保持如此的理智。列出這一大堆的理由,分明就是不想去啊。

    至於林逸和黃小桃二人。則誰也沒有說話,就在一旁靜靜聽着,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“煉丹這事兒其實好解決……”這時候坐在楚步白身邊的馮紅玉,忽然開口幫腔道:“我聽說中島前不久開了一家天丹閣,專門煉製出售各種極品丹藥,而且偶爾有五品六品的丹藥出售,找他們應該就可以,我有個親戚就住在天丹閣邊上不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逸聞言頓時就無語了,哭笑不得,強行繃住神情纔沒有表現出異樣來,天丹閣的東家就坐在你對面,你丫之前還各種鄙視嫌棄,這會兒竟然還異想天開,找天丹閣幫你的忙?

    不過,馮紅玉這番話,倒是令郭登濤和王封眼前一亮,原本猶豫的表情分明變得有些意動了。

    事實上,包括林逸自己,此刻其實也頗有些意動,畢竟誰不想晉級元嬰?

    在這天階島,築基期高手只是起步入門,金丹期高手則是登堂入室,只有到了元嬰期,才能真正算得上是一號人物,即便是在中島,那都是數得上名號的超級高手了。

    “諸位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,但是依我看來,深山並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可怕,不是說進去深山之後,就真的一定回不來了,不瞞諸位,我之前那次意外逗留在這魯楓森林,當時所處的位置,其實就在深山!”楚步白見狀趁熱打鐵,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。

    “什麼?楚兄你去過深山?”郭登濤幾人頓時震驚了,之前林逸問起來的時候,楚步白只說在魯楓森林意外逗留了一陣,卻沒說是深山,這危險程度可就又是不可同日而語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上次跟其他人一起過來,出了一點意外,不僅錯過了瘴霧消散的時間,而且被迫在深山逗留了一陣,但最後依然全身而退,可見深山雖然危險,卻沒有外人說得那麼離譜恐怖,只要掌握好路線,其實還是很安全的。”楚步白安慰衆人道。

    “當真如此?”郭登濤和王封果然動心了,如果楚步白真的有辦法把他們活着帶出來,那就算是龍潭虎穴,他們也要去闖啊,畢竟這不是別的,乃是連元嬰期高手都要爲之瘋狂的嬰參啊!

    “當然,醜話還是要說在前面,深處比起咱們現在所處的外圍來,危險程度肯定要高一些,畢竟風險和收穫總是成正比的,哪怕路線找得再好,想要一點兒危險都沒有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,也根本就不現實。”楚步白轉而說道。

    他如果一味引誘衆人去深山,大家都會心存疑慮,但他現在這麼說了,大家反而覺得他坦誠靠譜,更加容易聽他指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聽了他這番話之後,郭登濤和王封二人的戒心明顯降低不少,已經有些躍躍欲試了,如果真如楚步白所說,這次還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。

    跟着楚步白走還真能撈到一點湯喝,否則單靠他們自己,也許這輩子都不可能見到嬰參這等頂級的天材地寶,更別說有他們的份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