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決定要參加,那我這就給大家說一下,咱們接下來進入深山的具體路線,還有注意事項。”楚步白有些興奮的拍了拍手,轉頭看向林逸道:“你把揹包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逸看了他一眼,點了點頭,轉手將背在身上的揹包遞給楚步白,這是早上楚步白親手交給他的,至於裡面到底放了些什麼,倒是不清楚。

    楚步白在揹包之中翻找了片刻,從中取出六張地圖,一一分發給林逸衆人。

    不是已經有地圖了麼?林逸不由有些詫異,然而接過來仔細一看,頓時就明白兩者不同了,雖然同樣是魯楓森林地圖,但楚步白給的這張,比起傳送陣發的地圖明顯要大了許多,而且也詳細了許多。

    傳送陣所發的地圖,雖然也有位置標註,但並不詳細,上面標明的標誌性地形和參考物也很少,而楚步白給的這一份地圖,大至山勢山頭,小至小溝小澗,都標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,哪怕是頭一次來這魯楓森林的人,也能一看便知。

    林逸不由詫異的看了楚步白一眼,心下暗暗驚奇,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?

    普通地圖好找,但是這種詳細地圖,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,對於那些有志於來魯楓森林冒險的修煉者,這份地圖本身就已是了不得的寶貝了。

    如果風聲放出去,叫價幾萬靈玉只怕都有人買,要知道在魯楓森林這種危機四伏之地,一份精細地圖,對於修煉者來說就是一重生命保障啊。

    不過,跟傳送陣發的地圖對照了一番,林逸發現楚步白給的這份地圖,並不是魯楓森林的全部,而只是其中一部分。

    準備的說。這張特別詳細的地圖,其實就是圍繞一條路線展開,而這條路線的終點也已經標在上面,乃是深山位置的一個小圈。

    “諸位仔細看,地圖中的那個小圈,就是嬰參可能存在的位置,也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,只要循着地圖上標出來的路線,我們就可以安全到達那裡。”楚步白麪向衆人信誓旦旦道。

    衆人聞言,不由紛紛眼睛放光。一個個興奮得躍躍欲試,似乎已經看到了嬰參在那裡招手,恨不得馬上就要出發。

    “楚兄,恕我多嘴問一句,這份地圖可靠嗎?”林逸忽然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郭登濤幾人聞言,不由心中一驚,齊刷刷轉頭看向楚步白,他們剛纔都興奮過頭了,林逸這麼一說纔想起還有這麼一個隱患。

    這份地圖詳細歸詳細。但如果不可靠的話,那可就不是什麼生命保障,反而會變成致命陷阱,領着衆人去找閻王報到。

    “這個問題問得好。我可以很明確告訴你,無須擔心,這份地圖絕對可靠。”楚步白不以爲意的笑了笑道:“不瞞諸位,這份地圖路線乃是我楚家祖輩相傳留下來的。我一個先祖和他的朋友,當年來這魯楓森林核心深處,就是走的條路線。所以纔會有這份地圖。”

    “家傳地圖?”郭登濤和王封頓時愣了,他們對楚步白瞭解不多,沒想到這張竟是對方的家傳地圖,難怪市面上從來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,楚兄祖上應該找到過嬰參了?”林逸緊接着追問道,這張路線圖既然是對方祖輩傳下來的,那說明楚家那位先祖肯定見到過嬰參,而且之後楚家的人,應該也沒少做這方面的嘗試,畢竟嬰參的巨大誘惑,正常人都不可能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“可以這麼說,按我楚家那位祖上所說,他跟朋友意外發現了嬰參繁衍之地,故而特意留下這份家傳地圖,供我楚家後人參考,只可惜自他之後,我楚家世代修煉,卻再也沒有人能夠達到金丹後期境界,沒有這個實力,空有這份家傳地圖也沒用,直到我突破之後,現在纔算重新派上用場。”楚步白解釋道。

    衆人紛紛點頭,魯楓森林危險重重,如果連金丹後期的實力都沒有,先不說根本不敢去核心深處,就算僥倖弄到了嬰參,一時間也根本派不上用場。

    畢竟聚嬰金丹這種六品丹藥,只對即將凝聚元嬰的金丹大圓滿高手纔有效果,如果實力不到就直接服用的話,非但不能突破,反而會身體撐不住爆體而亡,好好的聖藥變成奪命的毒藥。

    不過,林逸對楚步白這些話卻沒有完全相信,似乎邏輯上確實沒什麼問題,但如果仔細琢磨,還是能發現不少蹊蹺的。

    楚家那位祖輩到底有沒有得到嬰參?如果得到了,那他很有可能成爲元嬰期高手,壽命悠長根本沒那麼容易死,爲何他不自己再來?

    還有,就算楚家那位祖輩沒有得到嬰參,或者說出了意外死了,但楚家這麼多後輩難道就真的這麼老實,自己實力不夠就真的只會空守寶山,一點都不踏足魯楓森林了?

    按照正常人的想法,就算自己實力不夠,守着這樣的家傳地圖,也肯定會千方百計找可靠的人幫忙,而不至於一點動作都沒有吧?

    就算江湖險惡,外人不足爲信,但總有辦法可想,不至於就這麼束手無策吧?

    仔細去想的話,這些都是疑問,不過林逸並沒有直接當面質疑,他不相信楚步白這些唬弄人的鬼話,但卻相信這張地圖多半應該是真的,與其現在翻臉,倒不如看看後續到底會有什麼發展。

    “楚兄,你之前說上次意外逗留在魯楓森林,而且是在覈心深處,想必是在探路吧?”林逸忽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這個倒是被你猜中了。”楚步白聞言一愣,隨即笑着向衆人解釋道:“上次我本來想嘗試一下,然而因爲第一次來沒經驗,沒有提前算好時間,所以還沒到核心深處,瘴霧就重新回來了,無奈之下只能想辦法先逃出去,不過倒也不是一無所獲,至少親身驗證了這張地圖的可靠性,所以大家就不用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既然有楚兄親自驗證過,我們這下就可以放心了。”郭登濤幾人紛紛點頭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