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隨着周圍環境的逐漸變化,衆人的呼吸還是不自覺變得粗重了許多。[

    仔細觀察周圍環境,可以明顯感覺到,相比之前要變得陰森幽暗了許多,甚至可以說,越往前走,環境就變得越發死寂,陰森滲人。

    之前一路上,至少還能偶爾遇見靈獸,雖然這對只想着悶頭趕路的衆人來說不是什麼好事,但至少還能感覺到幾分生氣。

    而現在,這種陰森森的感覺,讓人感覺就像不知不覺走進了九幽地獄一般,甚至就連周圍的花草,也不再那麼鬱鬱蔥蔥,鮮豔欲滴,而是變得亂七八糟,枯黃陰沉,就算其間偶有幾分綠色,也總給人一種慘綠的滲人之感,讓人不自覺後脊背發涼。

    衆人頓時臉色都變了,深處不同於外圍,這一點他們倒是可以理解,但問題是,不至於連草木環境都跟外圍如此截然不同吧?

    雖然他們一個個實力高強,都是堂堂金丹期高手,但此刻也不由得有些底氣不足,跟普通人一樣,對於未知的存在他們一樣充滿恐懼,甚至因爲懂得更多的緣故,很多時候他們的膽氣,還未必比得上無知無畏的普通人!

    “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?這裡也太陰森恐怖了……”黃小桃不由有些害怕的拉了拉林逸,一臉緊張的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黃小桃雖然看着乖巧文靜,但其實是典型的外柔內剛,而且這麼多年來經常外出做試煉任務,她的膽子遠非一般女孩子可比,就算孤身一人陷在深山老林,她也未必會害怕,但是,眼前這副景象實在是過於滲人。

    周圍萬籟俱寂,衆人連彼此的呼吸聲都能聽得清清楚楚。黃小桃雖然只是小聲跟林逸說話,前面衆人還是能夠聽到。

    事實上不僅是黃小桃,就連郭登濤和王封這樣的純爺兒們,此刻都有些心中打怵,聽到這話之後,更是不自覺縮了縮脖子。

    這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,跟衆人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,要說這裡龍盤虎踞,強大的靈獸比比皆是,衆人都還比較能夠接受一點。至少有這個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但眼前這景象,死氣沉沉,連個活物都見不到,加上光線又這麼幽暗,老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,這肯定不對啊!

    林逸一手拉住黃小桃,心中也同樣驚疑不定,這份不正常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先一步察覺到了,也一直在提高警惕。戒備着周圍所有的一草一木,但意外的是,這地方除了環境陰森可怖之外,並沒有其他不對的地方。

    林逸雖然奇怪。但心中倒也並沒有太過擔憂,他的玉佩有預警功能,只要是他沒有察覺到的危險,玉佩都會主動示警。而到目前爲止,玉佩還沒有任何的異樣出現,而他也沒有察覺到什麼危險。

    所以只有一種解釋。眼前這陰森詭異的景象,並非是什麼危險反常的徵兆,應該本來就是如此,只是到底出於什麼原因,一時間卻還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們的見識還真是有限……”走在最前方的楚步白,回頭將衆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裡,不由得笑道:“你們難道就只聽說過嬰參的大名,卻從來就沒聽過它獨特的生長環境麼?”

    “對哦!原來如此!”經楚步白這麼一提醒,郭登濤頓時恍然大悟的一拍腦袋,心中那點緊張忐忑,也隨之不翼而飛。

    “嬰參的生長環境?”林逸微微一愣,他還真沒有聽說過,畢竟他才結丹不久,別說元嬰期,就連金丹大圓滿的影子都沒看到,如果不是之前給天行道煉製聚嬰金丹,他估計連嬰參是什麼都不知道,就更別提其他了。

    不僅林逸,黃小桃、王封,甚至身爲楚步白道侶的馮紅玉,此刻也都是一臉茫然,他們的實力也還遠沒到那份上,沒有專門做過這方面的功課,對嬰參不甚瞭解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濤子,你給他們說一說吧,省得一個個緊張兮兮,自己嚇自己。”楚步白吩咐了一聲,同時腳步不停繼續往前走,示意衆人趕緊跟上,不要掉隊。

    “好嘞,看來大家都還不知道,嬰參只是我們平常的叫法,它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名字,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個名字更加貼切,也能解釋咱們現在周圍的環境。”郭登濤故作神秘的吊人胃口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麼名字,你趕緊說吧!”王封推了他一把,也許是因爲之前受了傷的緣故,他身體本來就有些不適,在這種陰森可怖的環境中,更是不自覺一陣手冷腳冷,心裡抖得慌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嬰參的另外一個名字,就叫鬼參。”郭登濤刻意頓了頓,見衆人都好奇的看着自己,這才繼續說道:“至於原因麼,倒不是因爲這玩意長得像鬼,而是這東西一般都生長在陰氣比較重的地方,比如說亂葬崗之類的。”

    “亂葬崗?難怪這地方變得這麼陰森!”衆人不由面面相覷,知道了來龍去脈,心中倒是不再緊張了,怎麼說也是金丹期高手,總不至於連個亂葬崗都怕,剛纔之所以這麼緊張,不過是出於對未知的恐懼罷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按照地圖上標註的,前面不遠處應該就有一片靈獸亂墳崗,所以這地方變得有些陰森也是正常的,而且這也正好可以證明,我這張地圖是準確可靠的,所以大家不用再擔心什麼了!”前面楚步白頭也不回的篤定道。

    “確實如此,這一回跟着楚兄,真是沒有白來!”郭登濤幾人頓時高興道,再看周圍環境的時候,不僅不再緊張害怕,反而越發覺得興奮起來,畢竟這就意味着,距離夢寐以求的嬰參越來越近了。

    林逸則是點了點頭,沒有多說什麼,雖然這些話聽起來都合情合理,而且是出自郭登濤之口,並不是楚步白的一家之言,但是不知爲何,心中總是莫名的覺着有些古怪,說不清道不明,但就是在心頭揮之不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