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回想起這一路過來,楚步白在衆人眼中的形象可謂幾近完美!

    此刻衆人甚至於都忍不住生出榮幸之感,能跟這樣的人成爲隊友,眼看着嬰參已經近在咫尺,這可是幾輩子都修不來的福氣啊!

    林逸看着這一幕不由暗暗搖頭,楚步白這人,簡直是裝得一手好逼,自己來天階島一年有餘,見的人也不算少了,但卻從沒有一個能像他這麼蠱惑人心的。``

    取得別人信任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人崇拜自己,楚步白這一手倒是玩得爐火純青。

    林逸對楚步白更多了幾分警惕,不過並沒有跟黃小桃明說,畢竟眼下這環境實在太過安靜,但凡有任何一丁點動靜,哪怕說話的聲音再小,前面這些人也必然能夠聽到。

    何況就算能夠瞞過這些人的耳目,林逸也不敢保證黃小桃知道這些之後,能跟自己這樣不動聲色,在楚步白這種人精面前,任何一點不自然都會成爲破綻。

    林逸不想冒這個險,一路下來不動聲色,就是爲了嬰參而在扮豬吃虎,如果這時候露出破綻,那就半途而廢了。

    在楚步白的帶領下,衆人繼續循着路線地圖往前,類似於剛纔那一頭犀牛靈獸的詭異玩意,也隨之越來越多的出現在衆人眼前。

    沒有頭顱的,沒有四肢的,只有半邊身子的,甚至只有一堆骨架子的,種種詭異邪門的存在,不斷挑戰着衆人的視覺神經。

    雖然衆人剛纔已經聽過楚步白的解釋,知道這些東西並沒有什麼攻擊性,但心中知道是一回事,眼中看到卻又是另一回事,就算明知這些東西不會吃人,但眼睜睜看着這一幕幕滲人的詭異景象,衆人還是忍不住頭皮發麻啊。

    “林逸……我……我有點害怕……這跟真的似的……”黃小桃一邊身子寸步不離的緊緊貼在林逸身後。一邊一臉緊張道,連聲音都變得有些顫抖了。

    “沒事,有我在呢,它們傷不到你!”林逸輕輕拉住了她一隻手,轉頭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黃小桃弱弱的點點頭,心中雖然還是不自覺的緊張害怕,但只要有林逸拉着她,心中便踏實多了。

    跟被矇在鼓裡的衆人不同,經過鬼東西的提醒,林逸可是清楚的知道。眼前這些並非是什麼冤魂留戀不去,而是低級鬼符魔頭,乃是鬼修留下的邪門東西,之所以沒有攻擊性,只不過是因爲這些都是殘次品罷了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接連不斷看到這種詭異的情形,尤其周圍環境還如此陰森可怖,饒是林逸的額頭,都不由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。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不僅是林逸和黃小桃,其他郭登濤和王封等人,尤其是剛剛鬧了一個大烏龍的馮紅玉,此刻也是戰戰兢兢。每走一步,渾身上下都止不住瑟瑟發抖,再也沒心思像之前那麼趾高氣揚的奚落嘲諷別人了。

    也許是剛纔被嚇出了心理陰影,稍微看到一丁點滲人的景象。馮紅玉就立馬嚇得尖聲大叫,連帶着身後衆人也都緊張兮兮的,原本還只是心裡打怵。但是有馮紅玉這麼個一驚一乍的娘們,就算本來沒病都非得被嚇出精神病來不可。

    衆人之中,唯獨只有楚步白一點緊張害怕的表現都沒有,對這些全然都不在意,一如之前那般從容自信的大步向前,後面林逸看着這一幕,忍不住都納悶了。

    楚步白這人,到底是無知者無畏,還是對此早就習以爲常啊?

    就算這人真以爲說的那一番牽強解釋就是事情的真相,身處在這種詭異環境之中,總不至於一點異樣的表現都沒有吧?就算無知者無畏,那也總有個限度啊?

    膽子再大,對於未知和不熟悉的邪門事物,終歸還是會心存恐懼,這是人之常情,除非已經不是人。

    楚步白顯然不會不是人,他這種表現,林逸思來想去,只能歸結爲兩種情況。

    要麼,這人並非表現出來這麼坦然自若,其實心中也跟衆人一樣緊張恐懼,只不過不願被人看破,所以面子上故意強撐着罷了。

    要麼,這人對眼前這一切,早已經習以爲常,就跟天天對着死人的法醫一樣,對這種事情已經習慣成自然了,自然也就不會再有什麼恐懼之心。

    而更讓林逸心中疑惑的一點是,楚步白好像對這地方很熟悉,昂首闊步,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和遲疑,就算頭上有血月照明,此刻光線也絕對不能算多好,何況還是頭一次來這種地方,單單只是對照路線地圖,那也需要不少時間吧?怎麼可能像他這樣一丁點猶豫都沒有?

    這一點,其實本身就已經是一個不小的破綻,楚步白不經意間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,不過衆人都被周圍詭異的環境震懾,心中驚慌恐懼,根本就沒心思留意他的表現,只可惜這一切,卻瞞不過林逸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楚兄,你上次來過這裡麼?”林逸不動聲色的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……”楚步白下意識就要回答,隨即不由一愣,反應過來若有深意的回頭看了林逸一眼,頓了頓道:“沒有來過,從地圖上看,這地方距離咱們的目的地已經不遠,上次如果來過這裡的話,就算時間有限,我也不會甘心就這麼空手而回了,爲什麼這麼問?”

    “哦,其實也沒什麼,我就是看楚兄你好像對這一帶都很熟悉,而且這一路帶我們走下來都沒遇到過什麼危險,相信這對任何一個人來說,應該都是非常難以置信的事情。”林逸神色自然的笑了笑道:“所以我還以爲楚兄你上次就已經走過一趟了呢,如果沒有你,我們說不定早就全軍覆沒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啊……”楚步白明顯心中一鬆,不着痕跡的呼出一口長氣,笑道:“哈哈,這你就誤會了,我其實也跟你們一樣,只是事先看過地圖而已,當然,我做的準備肯定比你們要充足得多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