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興奮過後,衆人在楚步白的帶領下,不由加了腳步,夢寐以求的嬰參近在咫尺,大家明顯都已經按捺不住了,似乎就連這幾天接連趕路累積下來的疲憊,都隨之一掃而空,變得足輕重了。

    不過,林逸這時候卻是有些納悶了,說實話從一開始他就在懷疑楚步白,總覺得這人有不可告人的陰謀詭計,而且一路下來的種種蹊蹺,也確實證明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這嬰參的藥香味是不可能騙人的,其他人沒見過嬰參,還可以說是被楚步白騙了,但林逸可是曾經親手用嬰參煉過丹的。

    身爲煉丹師,這種超級珍稀材料的氣味,只要聞過一遍就不可能忘掉,這一點根本做不了假,也不可能騙得過林逸。

    可如果這氣味真的是嬰參,那楚步白的陰謀詭計又是什麼?

    千方百計,將這麼多人帶到這裡,如今甚至還真的要找到嬰參了,繞這麼大的圈子,他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意圖?

    到目前爲止,楚步白身上雖然出現了種種蹊蹺之處,但他並沒有對衆人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危害,甚至反而如他自己所說,真的將大家帶到了目的地,距離傳說中的嬰參只剩下咫尺之遙。

    而且衆人的加入,迄今爲止對他來說,也沒有絲毫的幫助可言,包括林逸在內,根本就沒有派上任何的用場,只是一味跟着他趕路罷了。

    難道說,楚步白特意將自己這些人帶過來,真的只是爲了接下來迅速找到嬰參,而沒有別的什麼不良居心?莫非真的是自己想多了,這人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心機深沉?

    可是,那之前這一路下來的種種蹊蹺,到底又該怎麼解釋?

    林逸看着前方楚步白的背影,不由得一頭霧水,直覺告訴他,這個人肯定有問題,但問題具體出在哪兒,就真的不好說了。

    拉着黃小桃的手,林逸繼續不動聲色的跟着前面衆人,他並不怕楚步白最後翻臉,怕的是楚步白另有其他算計,很可能防不勝防,如果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,那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當然不管怎麼樣,心中對於嬰參的期待,林逸並不比在場其他任何一人來得少,否則他也不會明知楚步白暗藏禍心,還帶着黃小桃跟過來冒險了,一路扮豬吃虎,唯一所圖的就是嬰參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能夠切切實實的聞到嬰參的藥香味,林逸心中還是非常興奮的,否則要純粹是楚步白設的局,而根本就沒有嬰參的話,那他這一次扮豬吃虎,也就毫意義了。

    因爲嬰參香氣的鼓舞,衆人早已將心頭那一點緊張和害怕拋之腦後,就算再看見什麼鬼符魔頭,也都根本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就連馮紅玉這個受到過巨大刺激,心裡留下了陰影的,都跟着楚步白一路健步如飛,一點也看不出膽怯的跡象。

    不過,很衆人又發現不太對勁了,類似於鬼符魔頭這種滲人的東西,出現的頻率開始慢慢變少了,但是周圍環境的氣氛,卻反而變得加陰冷森寒了。

    就在衆人眼皮子底下,原本清清楚楚的叢間小道,也開始變得模糊不清了,甚至於,衆人眼角甚至還能時不時看到,貌似有鬼影閃動。

    雖然看不分明,但那種影子跳動的景象,卻是實實在在的,他們都是心志堅定的金丹期高手,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什麼錯覺,這其中肯定有東西,而且很可能是傳說中那種不乾淨的東西!

    而此時此刻,之前原本稀薄的霧氣,不知不覺間變得濃重了許多,剛纔還可以清晰得看到天上倒懸的那一輪血月,可現在,擡頭看天根本已是模糊一片。

    甚至就連相隔不過數丈的彼此之間,身形也在霧氣之中變得模糊起來,乃至有一種影影綽綽的感覺,加上眼角時不時看到的鬼影閃動,饒是衆人因爲嬰參而振奮得心潮澎湃,此刻都不禁有些不寒而慄,心底發虛。

    黃小桃嚇得下意識的緊緊貼在林逸身後,不敢看周圍的景象,而前面郭登濤和王封、馮紅玉幾人,也一個個躡手躡腳,有如驚弓之鳥一般,不敢像剛纔那樣大步向前了。

    林逸心中,見了這景象也不由有些打鼓,雖然不至於害怕,但周圍時不時就有鬼影閃動,感覺就離自己幾人不遠,但卻死活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,這種情況不可能一點都不發憷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林逸可以確定周圍這霧氣,並非是頭頂上那種有毒的瘴霧,只能影響到衆人的感知,而不至於讓人中毒斃命,這倒是不幸中的萬幸。

    否則就算明知這地方有嬰參,也必須趕緊退出去,嬰參再好,也得有命拿才行,瘴霧籠罩這裡就是一片死地,繼續逗留只能成爲嬰參的肥料。

    “啊!前面沒有路了!”前方突然傳來馮紅玉的一聲驚呼,她是跟着楚步白走在最前方的,其餘衆人都跟在他們身後,前面什麼情形,只有她跟楚步白最清楚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郭登濤和王封頓時一驚,連忙步上前查看情況,林逸和黃小桃相視一眼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六個人站成一圈,看着腳下徹底消失的小道,不由得面面相覷,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    之前雖然霧氣變重,腳下變得模糊不清,但多少還有個小道的輪廓,但是現在連最起碼的輪廓都沒有了,前面就只有密密麻麻的草叢和灌木叢,似乎這條小道,到此就已經是盡頭了。

    “楚兄,我們會不會走錯路了?”郭登濤忍不住問道,小道突然走到盡頭,正常人的第一反應,就是迷路。

    畢竟這地方霧氣重重,能見度非常有限,迷路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不會的,我一直在對照地圖和羅盤,方向肯定沒有錯,大家也不用驚慌,我這個路線圖是祖輩傳下來的,都不知道多少年沒人走過了,小道消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楚步白依舊鎮定自若的說道。r1152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