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衆人似乎被楚步白的鎮定感染,聞言紛紛點頭,倒不再像剛纔那麼驚慌失措了。

    “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?”郭登濤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繼續往前走,都已經到這一步了,眼睜睜看着嬰參近在咫尺,總不能因爲這麼點小障礙,就功虧一簣吧。”楚步白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霧氣這麼大,而且也沒有小道,我們根本不清楚前面的情況啊?”王封不由有些緊張的問道。

    郭登濤幾人都點頭附和,林逸剛纔也試過了,這個地方非常詭異,不僅因爲霧氣太重的緣故,眼睛看不清多少範圍,就連使用神識,也感知不到前面的情況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眼睛雖然看不到,但神識還是能夠感知到的,連神識都給屏蔽,那就說明這地方必有蹊蹺。

    也許是有什麼陣法,也許是這個地方天然就如此,比如說磁場紊亂之類的,也能影響到神識感知,不論是哪一種,都說明這個地方非同小可,不可輕易進入。

    “雖然沒辦法完全探清前面的情況,但走了這麼一路了,咱們對這片環境也已經算是熟悉了,大家倒也不必太過擔心。”楚步白寬慰衆人道:“對於咱們來說,魯楓森林之中最大的威脅,無非就是靈獸,但此地乃是靈獸墓地,除了死期將至的靈獸,其他靈獸根本不會到這個地方來,否則的話咱們這一路早就碰上了,你們說呢?”

    “楚兄說的有道理。”郭登濤幾人紛紛點頭,這個地方除了那些詭異噁心的東西,根本就沒有任何一頭活着的靈獸,而且如今也沒有瘴氣一說,對於衆人自然造不成什麼威脅。

    一路下來,衆人對楚步白的信任,已經逐漸累積到近乎盲目的地步。他的話可謂是不容置疑,而且說的也確實是有理有據,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所以,就算一時間看不清前面的情況,大家也不用自己嚇自己,只要小心一點,總不至於功虧一簣的。”楚步白繼續一臉鎮定的解釋道:“前面這種情形,我以前在別的地方也遇到過一回,也是看不清路,連神識也無法感知。但最後嘗試下來,其實並沒有什麼危險,不過是鬼打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鬼打牆?”衆人不由面面相覷,就連林逸也是微微一愣,這個說法在民間流傳甚廣,在修煉界也是常聽人說起,最後總結下來,其實無非就是一些天然迷宮,亦或者說陣法之類的解釋。

    但無論是哪一種。都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危險,只是讓人找不到出口團團轉,純粹消磨時間罷了。

    所以聽楚步白這麼一說,衆人頓時放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過。雖然都紛紛鬆了口氣,但衆人還是不敢冒然往前走,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,誰也不肯帶頭走。就算鬼打牆沒什麼好怕的,可眼前這個萬一不是呢,說不定其中有什麼死亡陷阱呢?

    僵持片刻。衆人的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楚步白身上,意思很明顯,之前這一路來都是楚步白帶頭,眼下這種關口,自然也該是楚步白當仁不讓,誰讓他是領頭人呢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爲何,楚步白這次卻是沒有繼續在前面帶頭的打算,打眼環視了所有人一圈,沉聲道:“不過是鬼打牆而已,沒什麼好怕的,現在這樣吧,你們大家依次排成一隊,濤子在前面帶頭,我在後面壓陣,如何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郭登濤頓時猶豫了,其他人不用帶頭當然沒意見,但他可就倒黴了,不由嘴角抽了抽道:“楚兄,倒不是我不願意,可是我不知道路啊,這地方從沒來過,我對你這家傳的路線地圖又不熟悉,就算照着圖走都容易迷路,何況前面這地方連路都看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沒事,我在後面壓陣,隨時給你指方向,這樣就不會出錯了。”楚步白一臉篤定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……”話說到這個份上,郭登濤不好再推拒,只得硬着頭皮帶頭往前走。

    衆人排成一字形,郭登濤爲首,王封緊跟其後,就在郭登濤身後一步之遙的地方緊緊跟着,之後便是林逸和黃小桃,最後則是馮紅玉,還有負責壓陣的楚步白。

    郭登濤小心翼翼,每走一步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,生怕落入什麼致命陷阱,不過後方楚步白每過幾步,都會發令指揮,衆人就這麼在迷霧之中走了足有一炷香時間,倒是沒有遇到任何的意外和危險。

    林逸轉頭看了看前後,彼此雖然只有一步之遙,但在這迷霧之中,就算只是這麼點距離,人影都已變得有些模糊了,可知能見度是多麼令人髮指。

    不過,林逸此刻心中更爲疑惑的一點,卻還是楚步白這番刻意的安排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,這種情形明明他走第一個最合適,不僅是因爲他最熟悉路線地圖,不容易迷失方向,更因爲他是金丹後期高手,是衆人之中實力最爲高強的一個。

    確實,需要一個實力高強之人在最後方壓陣,但論危險程度和挑戰性,明顯還是走在第一個的人更高,真要出了什麼危險,他也能更快的做出應對。

    以楚步白表現出來的精明,這種事情他不可能想不明白,但他還是一定要留在最後面壓陣,林逸思來想去,無非只有兩種可能。

    要麼他覺得這地方危險,所以讓郭登濤和自己幾個走在前面,正好可以當做炮灰,就算出了什麼意外他也能及時逃掉,要麼,他是別有用心,存有別的意圖,只不過到底是什麼不良居心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月色朦朧,能見度只有一步之遙的重重迷霧,還有迷霧之中若隱若現,恍若鬼火但又感覺不是鬼火,而更像是鬼影的未知存在,構成了一幅極爲詭異邪門的畫面。

    衆人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,聽着後方楚步白的指揮,就這麼一個接着一個,在迷霧之中排隊前進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人,時不時見到周圍鬼影閃動,這時候只怕連心臟都跳出來了,所幸衆人都是金丹期高手,心志遠比常人堅韌得多,有些緊張恐懼難免,但不至於影響行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