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周圍種種都是未知,都可能是致命的危險,眼下唯一讓林逸還算心安的一點是,此時此刻玉佩已經不再示警了,先不說楚步白,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,眼下暫時還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但一時安全不代表之後一直都安全,林逸一方面不想在原地滯留太久,另一方面也想知道楚步白到底在搞什麼鬼把戲,便一手緊緊拉住黃小桃,一邊小心往前走。

    然而纔沒走幾步,玉佩又開始預警,越是往前走,預警的便越激烈,林逸這下終於可以肯定,此地絕對不一般,而且,前面百分之百有問題了!

    明白這一點之後,林逸便不再往前,直接就帶着黃小桃,再次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不走了嗎?”黃小桃轉頭看林逸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對,不走了。”林逸點點頭,他又不是傻子,明知前面是龍潭虎穴,還帶着黃小桃去闖,那不叫藝高人膽大,那叫腦子有坑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……”黃小桃看着周圍霧濛濛一片,時不時閃過的鬼影,不由縮了縮脖子。

    “沒事兒,咱們就在這裡待着,沒有危險。”林逸安慰的笑了笑,留下原地可以最大限度保持警惕,加上玉佩可以提前示警,倒是沒什麼好害怕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黃小桃乖巧的點點頭,雖然心中還是緊張,但林逸怎麼說,她就怎麼做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一滴流逝,轉眼之間,天色已經開始轉亮了,說明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夜,只是迷霧並沒有因此消散,比起夜晚來,能見度要稍微好一丁點,但十分有限。

    而讓林逸意外的是。他跟黃小桃留在這裡等了整整一夜時間,卻沒有遇到任何的狀況,沒有什麼危險,但也沒有前面那些人的消息,楚步白和郭登濤那些人,好像就真的這麼憑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林逸雖然心中納悶,但是並沒有着急,殺手出身,他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。

    而跟他一起的黃小桃,因爲女孩子的天性。對周圍這詭異邪門的環境有些害怕,可之前這些年都是做試煉任務過來的,耐心自然也是一流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麼在原地等了整整一夜,卻絲毫沒有不耐煩的意思,之後又過了三四個時辰,估摸時間應該已經到正午時分了。

    “林逸,咱們要不然還是走吧?”黃小桃眼巴巴的看着林逸道,她倒不是耐心耗盡了,而是這地方實在太過滲人。尤其時不時就能看到鬼影閃動,卻又弄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,越想越頭皮發麻,心裡實在瘮得慌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。”林逸安慰的將黃小桃摟在懷中。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轉身走確實是最穩當的做法,畢竟他們手裡有楚步白給的路線地圖,之前已經走過一遍。照原路返回應該還是問題不大的。

    可是,林逸不想就這麼放棄,如果沒有聞到嬰參的藥香之氣那倒也還就罷了。現在可以確定周圍必有嬰參!

    因爲一點未知的威脅而扭頭走掉,換做任何人都不會甘心,就算順利逃出去了,到時候也肯定會後悔。

    與其後悔,倒不如再等等看,當然,即便不甘心就這麼離去,林逸也不可能帶着黃小桃往前冒險,這一點分寸他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黃小桃也不再說什麼,就這麼靠着林逸,繼續靜靜等待。

    就在等待之中,轉眼又過了四五個時辰,天色已然重新黑了下來,周圍再度變得幽暗鬼魅,而林逸二人,依然沒有等到任何消息,前面的那些人,從始至終都杳無音訊。

    這下,饒是本來篤定的林逸,心中也不由開始疑惑了。

    莫非前面真的就是楚步白說的鬼霧陣?雖然確實有危險,但只要衝過去就沒事了?而楚步白和郭登濤這些人,莫非在得到嬰參之後,從其他路線離開了?

    滿腦子的問號,讓林逸對自己原先的判斷,變得有些失去信心了,林逸甚至都覺得,如果繼續在這裡等下去,說不定再過上幾天,也不會等到什麼!

    雖然眼下是安全的,但如果時間一長,鬼知道這個地方會冒出什麼東西來,已經等了一天一夜,繼續再等下去,估計也是白等。

    思來想去,林逸最終打定主意,決定先帶着黃小桃回去再說,然而正當他準備和黃小桃說話的時候,迷霧前面不遠處,忽然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,還有粗重的呼吸聲!

    林逸和黃小桃頓時心中一緊,兩人相視一眼,迅速調動體內真氣,一邊全神戒備,一邊努力感知前方的情形。

    重重迷霧之中,就在前方不遠處,影影綽綽的出現了一個人影!

    林逸和黃小桃見狀同時一驚,雖然只是一個大概的輪廓,但是這些天以來,他們一直都跟着這個人前進。

    前方迷霧中的這個人,赫然竟是消失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楚步白!

    此時此刻,楚步白正在瘋狂的朝着林逸二人所在的方向,玩命的狂奔着,看樣子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追趕他。

    堂堂一個金丹後期高手,竟然被追得步伐凌亂,就算看不清他的臉,林逸和黃小桃二人也能清楚感受到他此刻的驚慌失措,簡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林逸見狀不由暗暗納悶,楚步白身後,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楚步白這人可不像是水貨啊,從此人的氣場判斷,就算是同級金丹後期高手之中,也絕不是弱者,能夠令他這麼狼狽的,莫非是元嬰期的強大存在?

    林逸二人正愣神間,聽到楚步白一邊慌不擇路的瘋狂逃竄,一邊似乎還非常詫異不甘,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道:“呼!不應該啊!這參明明只要用五個金丹期高手的金丹拿來祭祀,就不會再有任何攻擊性了,這可是爺爺親口說過的,不會有錯啊!之前操控那些鬼符魔頭,應該都已經把他們引過去了纔對,怎麼還……嘎!”

    話音到這裡戛然而止,一聲極度淒厲的慘叫,緊接着,距離林逸二人越來越近的這道人影,不知遭受到了什麼強大邪門的攻擊,竟然砰的一聲變成了一篷血霧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