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要是全部用來煉製聚嬰金丹,那得是多少枚?這個概念,光是隨便想想,就已經讓人振奮得語無倫次了!

    有了手上這一株嬰參,這一次南島之行即便其他什麼事情都不做,那也已經是大獲豐收盆滿鉢滿了,人生果然是際遇無常,這次來魯楓森林果真是明智之舉。====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黃小桃消化了半天,總算接受了這東西就是嬰參的現實,這才終於高興起來,然而想起剛纔的情形,隨即便又神情一黯道:“可惜楚步白和郭登濤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雖然從認識到現在,總共也才只有短短几天時間,彼此之間也沒多少交流,但在黃小桃看來,這些人畢竟都可以算是自己的隊友,都是爲了嬰參才一起進來冒險,結果如今嬰參意外到手,卻已是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楚步白就這麼直接慘死在二人面前,至於郭登濤、王封還有馮紅玉三人,雖然沒有親眼見到,但連實力最強的楚步白都是這個下場,不用猜也知道,他們肯定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這麼些年,黃小桃早已經適應了試煉任務的節奏,也沒少經歷隊友慘死的打擊,換做其他人可能早已經變得麻木不仁,但她身爲一個外柔內剛的女孩子,可能永遠也做不到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這些相識不久,根本就沒什麼交情,純粹是因爲利益才走到一起的人,黃小桃也都從心底將他們當做隊友,從心底爲他們的慘死感到悲痛,而不是因爲彼此之間的利益競爭,暗暗竊喜。

    “郭登濤和王封他們,確實很可惜……”林逸安慰的拍了拍黃小桃肩膀,隨即語氣一轉道:“但是楚步白,可就死有餘辜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爲什麼這麼說?”黃小桃不由一愣,跟其他人一樣。這一路下來她都還覺得楚步白這人,其實還挺穩重可靠的呢。

    “小桃你忘了他剛纔臨死之前說的話了?”林逸搖了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臨死之前說的話?”黃小桃想了想,一頭霧水道:“好像是說五個金丹期高手祭祀什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錯,郭登濤這些人本來跟他認識也就罷了,但是咱們兩個,跟他之間可是素不相識,事關嬰參這樣重要的機密,正常人根本不會拿出來分享吧?”林逸冷冷一笑道:“可他不僅這麼做了,竟然還讓我們一起入夥,小桃你不覺得很蹊蹺嗎?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修煉界更不會有這種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起來,確實是很奇怪誒。”黃小桃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她一切都是任憑林逸做主,之前沒有想這麼多,但是現在這麼一提,頓時就醒悟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他臨死之前說的五個金丹期高手祭祀,指的是哪五個人已經很明顯了。”林逸沉聲道:“除了楚步白自己之外,你。我,郭登濤,王封,還有馮紅玉。剛好可以湊齊五個金丹期高手,照他剛纔說的話,只要拿我們五個人祭祀了,這嬰參就不會有攻擊力。到時候他再一個人獨享其成,其心可誅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太惡毒了吧!這麼說來,郭登濤他們可都被他害死了!”黃小桃嚇了一跳。仔細一想還真就是這麼一回事,頓時冷汗都流下來了,心中暗暗慶幸虧得林逸判斷正確,如果不是林逸及時拉住自己,這時候都已經成爲對方的墊腳石了。

    以楚步白的心機城府,隨便將林逸換做其他人,只怕都能唬弄過去,到時候五個金丹期高手就成了他的棋子工具,不動聲色的騙去祭祀嬰參。

    依着嬰參之前表現出來的攻擊力,一般金丹期高手上去只有送死的份,五個金丹期高手一死,就再也沒人跟楚步白競爭了,同時嬰參也會失去攻擊性,成爲真正唾手可得的天材地寶,這才真是一箭雙鵰,一舉兩得啊!

    楚步白這人可謂是機關算盡,從頭到尾做了一個大套子,拿嬰參做餌,就等着衆人往裡面鑽,只可惜他千算萬算,硬是沒算到林逸竟然對他如此提防,和黃小桃二人根本就沒有衝過去,最終導致被嬰參反噬殘殺。

    費盡心機,結果反而便宜了林逸二人,如果讓楚步白知道這件事,只怕會死不瞑目吧。

    “從一開始,我就看出楚步白有問題,可是我沒想到這人竟會陰毒至此,爲了嬰參不惜拿我們五個人的性命去開道,這心腸也真是陰狠到一定境界了。”林逸不無唏噓的搖頭慨嘆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馮紅玉可是他的道侶啊,這人怎麼能這麼狠心!”後怕之餘,黃小桃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在嬰參面前,連親父子親兄弟都可以殺,何況只是一個道侶?楚步白這種野心勃勃之輩,他的心思跟我們這些人,是不一樣的。”林逸頓了頓,隨即有些惋惜道:“只是可惜了郭登濤和王封,這兩人雖然也不算熟,但看得出來並非陰險小人,只是碰上楚步白這麼個隊友,活活被坑死了。”

    黃小桃聞言,也傷感的默默低下了頭,她能活下來是因爲林逸,但是郭登濤和王封這些人,卻沒人能救他們了。

    修煉界本就是如此殘酷,林逸不可能誰的生死都去管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顧好自己身邊的人,至於其他人,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“不過,需要祭祀五個金丹期高手才能令它失去攻擊性,這個嬰參倒不愧是靈藥之中的至尊極品。”林逸見黃小桃心情沉重,便轉移話題,掂量着手中的嬰參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難怪嬰參在市面上連聽都聽不到,本身就已經這麼罕見難找了,還要搭上五個金丹期高手的性命,這難度可真是不敢想象,如果每次採參都這麼艱難的話,那得死多少人啊!”黃小桃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,驚訝的捂着小嘴道。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就一定要祭祀五個金丹期高手吧,這應該只是一種比較偏門的辦法,像我們剛纔這樣直接將其打死,估計纔是主流手段。”林逸沉吟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