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以嬰參剛纔的表現,對於一個金丹期高手,就算是金丹大圓滿高手來說,想要打死它也很難吧?這嬰參的實力,是不是都已經比得上元嬰期高手了?”黃小桃眨了眨眼睛。~

    畢竟像她跟林逸這樣,兩個金丹初期高手聯手的威力,就能堪比元嬰期高手的存在,放眼全天下估計也就僅此一家別無分號了,其他一般金丹期高手,根本不可能有這樣逆天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堪比元嬰期?那應該不至於,我估計也就金丹後期巔峰大圓滿吧!”林逸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如果這嬰參堪比元嬰期高手,他跟黃小桃二人聯手的狂火八卦合擊掌,頂多能夠將其重挫,而不可能這麼容易一擊斃命。

    不過即便如此,這也已經很誇張了,要知道會費盡心思來找嬰參的人,很多都是金丹期高手,爲了準備凝聚元嬰,還欠一枚聚嬰金丹的,金丹後期巔峰大圓滿的實力,加上這隔絕神識的迷霧,已經足可令他們吃很大苦頭了。

    兩人正說話間,林逸忽然發現周圍的迷霧,在嬰參被自己得手之後,消散得越發快了,照這趨勢不用半柱香時間,就會全部消散乾淨。

    “不好,此地不宜久留,待久了可能引來麻煩,咱們得趕緊走了。”林逸忽然警惕,當機立斷,連忙將嬰參收入玉佩之中,同時拉着黃小桃的手就準備撤離。

    現在已經可以徹底確定一件事,迷霧就是嬰參的保護傘,如今嬰參一死,迷霧就自動消散了,這對於得到重寶的林逸二人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,因爲某種意義上,迷霧可以保護嬰參,同時也可以保護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如今迷霧消散了。而嬰參的藥香之氣又如此之重,若是周圍路過什麼修煉者,很可能就被吸引過來,往這邊一看一目瞭然,匹夫無罪懷璧其罪,那可就麻煩上身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黃小桃不敢怠慢的連連點頭,她做了這麼多年的試煉任務,對這些事情也是門清得很,當即跟着林逸就走。

    然而未等兩人走出幾步,頭頂斜後方遠處。便突然傳來一陣冰冷徹骨的怪笑,方圓數十里之內聚集的食腐烏鴉,瞬間全部驚飛四散,着實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林逸頓時一驚,連忙將黃小桃護在身後,心中則是不由暗暗後悔,剛纔意外得到嬰參,終歸還是有些得意忘形了,否則依着他一向謹慎的作風。拿了東西早就閃人了,哪還會跟黃小桃在這個是非之地逗留?

    不過,除了有些興奮過度之外,剛纔迷霧還沒有完全散去。換做其他人,應該也不會急着走,林逸這個反應也只能算正常,頂多有些大意罷了。

    伴隨着滲人的怪笑聲。一個人影陡然從天而降,林逸循聲擡頭看去,不由得心中一凜!

    這人竟是從數十丈高的高空從天而降。身上的灰衣似乎是特製的,隨着四肢伸張在那裡就跟蝙蝠翅膀一般,可以憑空滑翔,還可以靈活的改變方向,在密林之間快速穿梭。

    “啊!”黃小桃見狀一聲驚呼,這人乍一眼看去,就跟一隻巨大的灰皮蝙蝠一樣,剛剛纔見識了幻化成金黃色小人的嬰參,她還以爲這也不是人類,而同樣是一頭化成人形的靈獸呢。

    林逸也同樣暗暗震驚,當然令他震驚的倒並非是這傢伙到底是人是獸,而是對方竟然是從幾十丈高的高空直接俯衝下來,難道他就不怕頭頂那一層瘴氣麼?畢竟瘴氣的高度,也就幾十丈而已!

    林逸可以確定這傢伙肯定是人,可是人類修煉者,沒道理連瘴氣都可以無視啊,即便不怕中毒,但瘴氣對感知的影響幾乎不下於剛纔的迷霧,在瘴氣層中都可以清晰的察覺到自己跟黃小桃二人,這人的實力那得有多可怕?

    來不及做什麼反應,眨眼之間,灰衣人就呼嘯着在二人身前不遠處落定,二人這纔看清他的長相,乃是面相天生陰詭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此人最大的特徵便是臉上那高高聳起的鷹鉤鼻,一雙眼睛小而聚光,伴隨着桀桀獰笑,明明是一個人類修煉者,站在面前卻愣是讓人感受到一股野獸般的危險氣息,令人不自覺毛骨悚然,心生戰慄。

    林逸心中頓時一沉,倒不是因爲此人長相,而是對方的實力,他竟然看不透,說明至少是元嬰期的棘手人物!

    大敵當前,到了這個時候再想逃跑已經不可能了,先不說這人實力高強,單從其出現的方式就可以看得出來,此人必然是速度型強人,林逸帶着黃小桃根本不可能逃得掉。

    何況就算能逃,如此近的距離,林逸也絕不敢就這麼冒然將後背留給一個元嬰期高手,這不僅極爲不智,而且也是行走江湖的大忌,跟找死沒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是嬰參的氣息,這一趟總算沒有白來!”灰衣男子聞了聞空氣中瀰漫的藥香之氣,隨即一雙陰沉的眼睛落在了林逸二人身上,咧嘴桀桀笑道:“看樣子,嬰參應該落在你們手上了吧,嘿嘿,讓其他這些螻蟻先去送死,然後自己再坐收漁翁之利,你們倒是好心機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麼人?”林逸聞言心中更是一沉,對方既然能夠說出這話,說明在這之前應該就已經注意到自己一行人了,只不過對方實力超出太多,所以包括自己跟楚步白在內,都對他絲毫沒有察覺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林逸不由一陣後怕,同時也大概明白了一些原委,這人之所以等到現在才動手,除了想要坐收漁利之外,另外一重原因應該還是迷霧的緣故。

    可見,爲掩護嬰參而存在的迷霧,面前這灰衣男子也看不透,否則他估計早在剛纔迷霧消散之前,就直接下手搶奪嬰參了,而不會一直等到現在,才向自己二人索要。

    畢竟,對方剛纔用了“應該”這種推測性的字眼,說明他對衆人進入迷霧之後,尤其剛纔林逸二人聯手擊殺嬰參的事情,並不是很清楚。(移動閱讀的讀者,請投些和閱讀月票支持下老魚吧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