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林逸這下都不禁要感嘆一句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了,灰衣男子乃是元嬰期高手,萬渡金丹果對他來說除了拿來交易之外,已經根本沒什麼用處了,結果卻還能在他的袋子裡面找到,這不是天意是什麼?

    當然,即便運氣再好,那也要有這個實力才行,換做其他人處在林逸二人的位置,早就被這灰衣男子殺掉了,那就不是好運,而是黴運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們趕緊走吧,這地方太不安全了。”林逸將袋子收到玉佩空間之中,隨即也不敢繼續逗留,連身上的傷勢都一時顧不上,連忙帶着黃小桃離開,他倒是無所謂,反正拉着黃小桃的手,給黃小桃恢復一下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黃小桃連忙點頭,她也知道此地已經不宜久留,必須儘早離開。

    剛纔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,灰衣男子的前車之鑑就擺在眼前,要是再逗留片刻,誰知道會不會再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,這裡可是魯楓森林核心之地,除了楚步白這種例外,正常能夠出入這裡的,那可都是元嬰期高手,這不是說着玩的。

    兩人當即一路奔逃,卻也不敢隨便亂跑,而是照着楚步白給的路線地圖,沿着進來的路線原路返回,這也是全身而退唯一的辦法,否則若是一個不小心,一頭撞進某個強大靈獸的老窩裡去,那可就真的樂子大了。

    兩個時辰之後,林逸和黃小桃的位置,距離之前的靈獸墓地已經足有數十里,而且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任何的意外,也沒有被什麼人或者靈獸尾隨,一路風平浪靜。

    “好了,應該沒事了,咱們先停下歇會。把身上的傷勢治好再走吧。”林逸開口道。

    黃小桃倒是還好,一邊疾行一邊就將她體內殘餘的傷勢處理好了,但是他自己身上卻還帶着傷,雖然不算很嚴重,但是拖得久了終究不是什麼好事,還是要儘快治療才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黃小桃氣喘吁吁的點了點頭,如此密林之中,長達兩個時辰馬不停蹄的疾行,她都是靠着體內這點真氣在強撐着,如果不趕緊歇一下。她也堅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林逸左右看了一眼,找了一塊相對還算乾淨的大石頭,讓黃小桃坐上去,自己則在一旁療傷。

    半柱香工夫之後,身上那點殘餘的傷勢徹底一掃而空,不僅渾身輕鬆,就連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好了不少,甚至林逸在療傷之餘,順便還給黃小桃輸送了不少真氣。

    這是必然的選擇。即便拋開林逸和黃小桃之間的親密關係不談,哪怕只是單純從隊友的角度考慮,林逸也必須確保黃小桃隨時具備充足的戰鬥力,畢竟這裡可是危機四伏的魯楓森林。無論發生什麼意外都毫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沒事了,咱們現在繼續走嗎?”黃小桃神清氣爽的伸展着手腳,扭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倒不用,反正眼下看來應該沒什麼麻煩了。難得來一趟魯楓森林,而且距離瘴霧迴歸還有不少時間,咱們就在這裡轉轉。運氣好的話,說不定還能碰上什麼好東西呢。”林逸搖頭道。

    之前一路上,他已經從郭登濤等人的口中,仔細確認過魯楓森林瘴霧消散的時間,按照往年的經驗判斷,從現在到瘴霧迴歸至少還有半個月的時間,時間還算充裕。

    雖然魯楓森林最引人注目的兩種天材地寶,嬰參和萬渡金丹果,都已經先後到手,換做一般人可能心裡抖得慌,這時候唯一的念頭就是走爲上計了。

    不過林逸從來就不是這種平庸的性格,能力範圍之外的寶物再好他也不會貪,但是能力範圍之內的東西,他也從不會輕易放過。

    “嗯,我聽你的。”黃小桃點點頭,若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揣着嬰參和萬渡金丹果,她估計也不敢在這裡繼續逗留,但是現在跟着林逸,那就完全沒有這種後顧之憂了。

    “那咱們就在這邊上找找看吧,不過保險起見,還是不能離這張路線地圖太偏。”林逸對照着楚步白那張所謂的家傳地圖道。

    論位置,這裡依然還算是魯楓森林比較核心的地方,唯一可以確認安全的地方,就只有之前走過一遍的路線,否則不管不顧到處亂走的話,那就不叫魄力,而是自己作死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林逸二人準備繼續尋寶的同時,狼藉一片的靈獸墓地,此刻赫然多了一個人影,一個罩在斗笠之下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居然被人採摘了?來晚了一步?”黑衣人看着眼前打鬥留下的痕跡,觀察着本該存在卻已消散掉的迷霧,還有灰衣男子那怵目驚心的屍體,不由得一陣愕然,驚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這次千里迢迢從北島趕過來,就是衝着嬰參來的,結果卻來晚一步,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,這特麼讓人情何以堪?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,與嬰參這種至關重要的天材地寶擦肩而過,那當然也是非常可惜,但也就遺憾一陣罷了,但問題是,他這次來採嬰參,可不是供自己用的啊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!完蛋了!這下完蛋了!”黑衣人頓時急得團團轉,一邊抓着頭皮,一邊喃喃自語道:“這可是研究基因藥劑的關鍵材料啊,上次的元嬰高手製造失敗,極有可能就是這嬰參的基因模仿出問題了,必須找到真正的嬰參才能設法進行補救,可是現在這樣……回去之後,要我如何跟欒小姐交代?”

    製造元嬰高手,這是最近以來總部最重視的關鍵項目,若是因爲自己出師不利,而導致整個項目都停滯不前,拖得時間久了,甚至還有可能半途夭折,這可是天大的責任,任誰也背不起啊!

    一想到這個嚴重的後果,黑衣人頓時一陣後脊背發涼,硬生生被自己嚇出了一身冷汗,組織的懲罰手段之酷烈,那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可惡,要是讓我知道誰先一步搶走了嬰參,我非把他碎屍萬段不可!”黑衣人咬牙切齒的勃然大怒道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