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閣下過獎了,在下凌一,這位是同門黃師妹,不知諸位該如何稱呼?”林逸主動自我介紹道,既然決定入夥,哪怕心中暗自提防,但面子上的事情總還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“鄙人常道平,兩位看得起我,可以叫我一聲常兄。”常道平淡淡點了點頭,隨即對其他五人道:“你們幾個也都自我介紹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曹詩詩。”身邊那位妖豔女子看了林逸二人一眼,不屑之意溢於言表,但既然常道平都發話了,他們也只能照辦,便不情不願的報了個名字,其他便懶得再多說了。

    “羅拓翔。”緊接着是那個金丹後期巔峰的小弟,一派高高在上,不把林逸兩個小螻蟻放在眼裡的高傲德行,相比之下,常道平這麼元嬰期大高手可比他要有氣度得多了。

    其餘三人也都一個個沒有多言,只是各自報了名字,二男一女分別是胡有理、範東吉和方妙金。

    這些人一上來就對林逸和黃小桃冷嘲熱諷,如今礙於常道平的威勢,不敢再亂說話擠兌人,但想要他們和顏悅色,那也是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林逸和黃小桃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,沒有往心裡去,也並沒有要多說話的意思,他們可沒有熱臉貼冷屁股的習慣,反正這個隊伍是有常道平一言而決,至於跟這些人的關係是好是壞,影響並不大。

    常道平見狀也沒有多說什麼,他特意拉攏林逸二人入夥,自然有他的用意,只要目的能夠達成,其他一切都無所謂。

    至於衆人之間相處得如何,那就更不是他需要關心的事情了,氣氛再怎麼緊張都沒事,只要衆人不把林逸和黃小桃二人給氣走就行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咱們出發吧。”常道平吩咐了一聲,隨即帶頭前進,曹詩詩幾個人二話不說緊隨而上,最後留下林逸和黃小桃相視一眼,也跟在了衆人後面。

    常道平在前面帶路的速度極快,明明是在密林之間穿梭,明明看他腳步也沒有很急迫,但速度就是莫名的快,前一刻還在這裡,下一刻就在五丈之外了。

    身後衆人若不是金丹期高手。而換成築基期高手,哪怕是築基大圓滿高手,只怕連跟上常道平的腳步都夠嗆,就更別說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衆金丹期高手,此刻也都是不斷消耗着體內真氣,才能緊緊跟住最前面的常道平,行進過程中,曹詩詩和羅拓翔幾個還特意回頭看了林逸二人一眼,似乎是想要看他們的笑話。

    畢竟兩人的實力都只有金丹初期。常道平的速度,連他們這些人跟着都略顯吃力,何況是這兩個吊車尾,估計只有吃奶的勁都用出來。才能勉強保持不掉隊吧。

    然而,等他們看到林逸和黃小桃二人,此時此刻雲淡風輕的表情,表情頓時就跟吃了屎一樣古怪了。兩人這感覺簡直比他們都還要輕鬆啊,就算是強壯淡定,那也得有這份實力才行啊?

    這兩個金丹初期的土包子。難道還藏有什麼強力底牌不成,至少應該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!

    其實就眼下這個速度,並沒有超出二人的承受範圍,別說林逸,就連常年在密林之中做試煉任務的黃小桃,也完全可以適應,別忘了她的一身武技和能耐,原始森林纔是她絕佳的主場。

    當然,如此快速趕路,時間長了對真氣儲備是一個不小的消耗,不過林逸一直握着她的手,可以隨時給她補充真氣,所以自然就毫無壓力了。

    就這麼一路疾行了足有兩三個時辰,前面的常道平才終於停下腳步,示意衆人可以稍微休息一會。

    衆人默不作聲的點點頭,一個個盤坐着恢復真氣,而常道平自己也不說話,跟之前表現出來的平易近人完全是兩種風格,氣氛顯得頗爲沉悶。

    林逸和黃小桃雖然真氣充盈,但爲了不引人注目,也跟着一起盤坐恢復。

    “常兄,我有個問題,這一路都是你在帶路,貌似也沒有能夠用上我們的地方,爲什麼還要邀請我們加入進來,平白讓我們共享呢?”林逸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只有表現出足夠的價值,人家纔會來拉攏,也才能擁有足夠的地位和話語權,但是現在這情形,林逸怎麼看都感覺自己二人是多餘的,簡直就是被叫來平白蹭星墨乳的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,這事情怎麼想都覺得蹊蹺!

    “等等你們就知道了。”常道平淡淡回道,但只說了這麼一句,就繼續閉目養神,不再搭理林逸二人了。

    林逸本還想再追問一句,但是看常道平這態度,跟剛纔拉攏自己的時候完全是一百八十度大翻轉,顯然是不願意搭理自己,這時候說再多也是無益。

    不過沖着這人翻臉如翻書的速度,林逸心中原本那一點不安,頓時就被放大了,這人明顯不太靠譜啊,萬一待會說話不算話,自己二人只怕還真得吃癟。

    不過,疑慮歸疑慮,林逸面上並沒有任何表現出來,依舊跟原來一樣雲淡風輕,反正以他跟黃小桃聯手的戰鬥力,最後真要是翻臉打起來,誰能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而且,從常道平這句話也能聽得出來,他刻意拉攏自己二人加入,肯定還是有其特殊用意的,在派上用場之前,應該不會輕易翻臉。

    唯一需要注意的,就是看他這個用場,會不會像之前楚步白那樣,拿金丹期高手的人命來祭祀了,這一點倒是必須小心留意。

    歇了大概兩柱香時間之後,常道平再度帶着衆人啓程,又是一路疾行,等再次走了足有兩個時辰之後,前面帶頭的常道平停下了腳步,衆人只覺眼前毫無徵兆的豁然開朗,居然有一種走出原始森林的感覺。

    剛纔還是草木叢生,每往前一步都頗爲困難的密林,然而眼前卻是空空框框,放眼望去一片荒蕪,既沒有數十丈高的參天大樹,也沒有茂密叢生的野草灌木,衆人唯一能見到的,就是一片實實在在的荒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