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論出身還是實力,常道平從來都是團隊中最強的一個,沒有任何人可以質疑他的決定,哪怕是雙修道侶都不行,更何況是區區一個小弟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常哥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羅拓翔臉色都嚇白了,連連擺手道:“常哥你的吩咐,小弟我當然無有不從,可是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跟着常道平來這奧朵修真城遺蹟,羅拓翔就是衝着星墨乳,這還連星墨乳的影子都沒見到呢,常道平就讓他冒然踏入月影陣,那不是千里來送死麼。

    果然是個什麼都不懂的草包!林逸看着這一幕,暗笑着搖了搖頭,不過其他曹詩詩這些人卻沒有他這樣的眼力,一個個也都神情緊張,生怕羅拓翔之後,常道平下一個就指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哼,你真以爲我讓你進去就是送死了?”常道平冷哼了一聲,這才道:“雖然月影陣不能冒然闖入,但是我手中拿着陣旗,照着我指定的位置,只要你不在裡面亂走,根本就不會出事,怕什麼?真是沒用的廢物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原來是這樣……”羅拓翔這才明白過來,不敢再有任何猶豫,連忙縮着脖子照着常道平所指的位置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心中雖然還是抖得慌,但畢竟常道平還需要衆人一起幫忙破陣,羅拓翔倒不覺得常哥會害死自己,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月影陣具有令人迷失的效果,衆人本以爲羅拓翔跑進去之後,應該就會消失不見,然而一直等到羅拓翔站定,也始終沒有任何異樣出現,不僅能夠正常看見,就連聲音也沒有阻隔,感覺跟普通的荒地根本毫無區別。

    林逸暗暗點頭。肉眼確實看不到什麼變化,但若仔細用神識感知,就會發現遠處的羅拓翔跟常道平手上的陣旗之間,隱隱有一股真氣波動,將彼此聯繫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林逸所認識的熟人之中,天行道對陣法就頗有鑽研,之前在中島閒聊的時候,曾經聽他說起過,破陣方式雖然是多種多樣千奇百怪,但卻有一個共同點。那就是以陣破陣。

    多人一起破陣,便是以陣旗爲陣眼,衆人臨時結成一個陣法,進而以陣破陣,雖然說也有獨自一人破陣的情況,但即便是那樣也需要陣旗,可以理解爲一人結陣。

    就如眼下,因爲陣旗的關係,羅拓翔跟常道平之間其實已經成爲一個臨時陣法。所以即便他就這麼走入月影陣之中,也不會受到任何干擾,因爲他受到了臨時陣法的保護,看着是處在月影陣範圍之中。其實根本就沒有被月影陣罩住,跟站在外面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而接下來要做的,便是衆人一個個加入進去,使這個臨時陣法的威力達到最強。以致最終能夠破除月影陣。

    “詩詩,你去那裡。”果不其然,常道平緊接着就對曹詩詩努嘴道。他所指示的位置,自然也是北斗七星之一。

    曹詩詩張了張嘴,多少有點害怕,但一見常道平嚴肅的表情,生怕跟羅拓翔一樣捱罵,頓時就不敢再吭聲了,磨蹭了片刻之後最終壯起膽子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緊跟着,其他三人也一個個被常道平,打發到了各自北斗七星的位置上,最後輪到林逸和黃小桃的時候,常道平卻忽然愣住了,因爲這倆人竟然自己走到一邊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事到臨頭,難道你們想要當逃兵嗎?”羅拓翔見狀,立即在裡面跳腳嘲諷道:“哼,膽小如鼠的土包子,我就知道這倆人靠不住,什麼用也沒有,到了關鍵時候只會坑隊友!”

    說這話的語氣,渾然已經忘了他自己剛纔的反應,剛纔常道平讓他第一個進去的時候,他可是差點嚇得尿褲子啊,結果現在發現沒什麼危險,倒是囂張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們都已經進來了,這兩人竟然還想偷偷溜走,豈不是平白浪費時間,陷我們大家於險境嗎?”曹詩詩也跟着冷笑,對着常道平道:“常哥,你可不能放他們倆人就這麼溜掉啊!”

    其餘三人,見狀也紛紛附和叫罵,畢竟他們站在眼下這個位置,不管怎麼說都是要冒風險的,林逸兩人這麼一跑,豈不是白冒這麼大風險了?

    “你們什麼意思?跟你們說了這麼多,結果這時候纔來反悔,說不過去吧?”常道平同樣臉色有些陰沉,破陣必須要有八個人,林逸和黃小桃要是不配合,他有再大的能耐也都只是徒勞。

    “咦?莫非是我猜錯了,常兄你不打算讓我們站在這兒麼?”林逸指了指身前不遠處,那剩下的兩個北斗七星位置。

    “嘁,臨陣退縮就臨陣退縮,明明是沒膽子的慫包,竟然還敢腆着臉裝樣?真是笑死了!”羅拓翔見狀更加嘲諷得肆無忌憚了,指着林逸二人大笑道:“月影陣這麼高深的陣法,小子你不會想告訴我,連你也知道應該怎麼破陣吧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不過是金丹初期的土包子而已,連這種人都能破陣,那母豬都能上樹了!爲了這次遺蹟之行,爲了破這個陣法,就連常哥都專門準備了大半年呢!”曹詩詩跟着撇嘴道。

    她之前並不知道月影陣的事情,但她身爲常道平的雙修道侶,常道平之前在做什麼事情卻是一清二楚的,爲了研究陣法,常道平可是專門閉關準備了足有半年時間。

    從之前的表現來看,林逸二人分明跟他們一樣,都是沒聽說過月影陣的,而爲了破除月影陣,連常道平都要如此大費周章,如果說林逸二人卻能這麼輕易的洞穿玄機,那根本就不可能,簡直是癡人說夢。

    “所以說,這兩個土包子肯定是想要臨陣脫逃,還在這裡狡辯,真是可笑……”羅拓翔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雖然彼此無冤無仇,甚至都從未見過面,但他從第一眼起就看林逸各種不順眼,無論是常道平對他熱情有加,還是林逸本人那種淡然的氣質,都讓他討厭至極,恨不得將這小子踩在腳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