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別猶豫,時間有限,咱們就這麼堅持下去,一定能破陣的!”常道平將衆人表情看在眼裡,生怕他們心生退意,急忙大喊鼓氣道。

    衆人不敢怠慢,一個個精神抖擻,繼續不遺餘力的催發武技,玩命一般轟擊頭頂這個巨大球體。

    一開始,衆人的攻擊感覺根本毫無效果,巨大球體一點反應都沒有,然而在衆人全力攻擊了足有一炷香之後,終於開始有些異樣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他們再攻擊巨大球體的時候,並不像開始那樣泥牛入海,而是分明感受到了一絲反彈之力,這種感覺就像是之前的狂亂攻擊,被這個巨大球體全部吸收之後,終於飽和了一般。

    衆人頓時一個個面露驚喜之色,不管是什麼變化,只要有變化就是好事,這就說明他們不是在做無用功,說明有希望進入遺蹟內部!

    “快,大家再加把勁兒,馬上就成了!”常道平連忙再次大喊道。

    衆人聞言精神大振,當即全力以赴,更加瘋狂的催發武技,而常道平同時也在竭力揮動陣旗,也不知他用了什麼強力武技,只見一道極度耀眼的光束,從他的陣旗一端直接轟擊到巨大球體,其威力之駭人,竟然令整個球體都出現了崩潰的架勢!

    有這麼一個給力的大哥帶頭,衆人頓時更加振奮賣力了,他們下意識以爲,只要能夠擊潰這個巨大球體,就等於破陣了。

    然而林逸將這一切看在眼裡,卻根本不像其他人那麼膚淺,這個跡象確實有點像要破陣的架勢,但絕對不會是像衆人想象的那樣。

    因爲只要用神識去感知,就會發現常道平此刻根本就不是在攻擊巨大球體,恰恰相反,他其實是在利用陣旗,將此時積聚在球體上面的龐大能量,迅速轉移到自己身上,衆人不過都是被他矇在鼓裡而已。

    這傢伙果然另有門道!林逸心中瞭然,時刻關注着常道平的一舉一動,如果對方有任何不利於自己的舉動,必須確保能夠一瞬間就帶着黃小桃離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在其他衆人不遺餘力的合力攻擊之下,巨大球體突然發出轟轟震響,其表面出現的一道道裂紋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增多,直至最終密密麻麻,再也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轟!巨大球體猛然炸開,原本屬於衆人自己的龐大能量,瞬間重新傾泄在他們頭頂,衆人根本猝不及防,直接就被崩飛了,一個個都受了不輕的傷。

    混亂之中,林逸一邊快速給自己和黃小桃治療,一邊還不忘留意常道平,卻發現這人身上一點傷都沒有。

    常道平將那龐大的能量轉移到自己身上之後,趁着巨大球體爆開之際,立馬將這股能量打到了另外一處驀然浮現的石鎖之上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周圍環境頓時起了變化,衆人只覺一陣天旋地轉,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,周圍環境已經是翻天覆地的變化,跟剛纔的景象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沒有密林,沒有荒地,衆人腳下變成了一條空曠的街道,眼前則是一座死氣沉沉的偌大城池,前方不遠處城門之上,赫然雕刻着奧多修真城五個大字!

    “聽常哥的果然沒錯,咱們總算進來了!”曹詩詩頓時興奮道,似乎就連身上的傷勢都拋在腦後了,其他衆人也紛紛驚喜不已,能夠進到遺蹟內部,夢寐以求的星墨乳就觸手可得了!

    林逸看着這一幕,卻是不由暗暗撇了撇嘴,這幫人從頭到尾都被常道平矇在鼓裡都不自知,還在這裡恍惚雀躍,真是讓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幕,林逸已經完全看明白了,常道平確實沒有加害衆人的打算,但他也絕對沒有跟衆人說實話,大家全力攻擊的那個巨大球體根本就不是什麼陣眼,之後驀然浮現的那一道石鎖纔是。

    衆人費了這麼多力氣,其實都是在給常道平打工,一個個都累成狗一樣,還都受了傷,唯獨常道平一人精氣飽滿,根本就沒有浪費任何力氣,更沒有受什麼傷。

    他剛纔唯一做的事情,不過是將衆人的能量抽取出來,趁着衆人混亂的時候,轉嫁到石鎖陣眼上而已,對於他這個元嬰期高手來說,這點小事簡直不要太輕鬆。

    從頭到尾,衆人都只是給常道平做苦力,而且這苦力還做的不明不白,別看他們這一次跟着常道平進來了,如果下一次他們自己來,根本連陣眼都不知道是什麼,更別提進來了。

    再聯想起之前一路上,常道平只是一個人在前面快速帶路,根本不給衆人記憶路線的時間,更不給衆人看路線地圖,而今破陣又刻意留一手,這分明就是不想讓衆人知道進入遺蹟的辦法。

    不過仔細想想,常道平這麼做倒也不是不能理解,畢竟星墨乳是會不斷凝聚出來的天材地寶,就算今年取完了,明年後年還會有,如果被衆人掌握了進入遺蹟的辦法,那對常道平來說,豈不是平白多了一羣競爭對手?

    教會徒弟餓死師父這種事情,不僅在世俗界很常見,在修煉界也都比比皆是,星墨乳這種稀世至寶面前,什麼親密關係都得靠邊站,就連雙修道侶,那也必須得防着點。

    “其實這裡應該就是咱們剛纔看到的荒地了,只不過被月影陣遮掩,之前看不見而已。”常道平向衆人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衆人紛紛恍然點頭,一個個都躍躍欲試,按捺不住興奮,甚至連身上的傷勢都顧不得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衆人的視線沿着面前這條空曠的街道,一直往前延伸,幾乎一眼望不到盡頭,而且正對城門,看起來應該是一條主幹道。

    道路兩旁,都是一些年代極其久遠的商鋪樓閣,還有一些殘垣斷壁,牆壁上還寫着一些文字,不過具體什麼字跡,倒是已經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相比於衆人此刻的興奮,林逸的反應卻是平淡了許多,一邊不忘握着黃小桃的手給彼此療傷,一邊觀察着眼前的景象。r1152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