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因爲瘴霧的原因,魯楓森林一年纔開放一次,照眼前這個滴落速度,一年存個幾十瓶都應該綽綽有餘,不可能才只裝了六瓶,就像現在這樣見底了。

    “誰知道呢,也許是有誰搶在我們之前,來過這裡了吧?”常道平嘴角微微一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更加不正常了,星墨乳這種東西沒有任何人會嫌多,如果有誰搶在我們之前來過這裡,那肯定是把星墨乳全部撈走了,根本不可能留下這麼多,頂多只會剩下他走掉之後重新滴落的星墨乳,從瘴霧消散的時間開始算起,最多也就還有一小瓶的量,而不會是整整六瓶!”林逸果斷搖頭道。

    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,事關星墨乳,從如何進入奧朵修真城遺蹟,到眼前這個祭壇的具體位置,中間每一個過程都是不傳之秘,並不是只有常道平一個人會這麼保密,其他人也肯定都一樣。

    所以,世上真正能夠來這裡取星墨乳的人類修煉者,應該是寥寥無幾,恰巧有人趕在他們之前這種情況,可能性其實很低,而且就算有,他們來這裡的一路上也不會一點痕跡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也許這星墨乳滴落速度,並不是一年到頭都這麼快吧?或者有人能夠無視瘴霧,在其他時候來取星墨乳呢,比如說幾個月前?”常道平轉而又道。

    這下,林逸也沒話說了,硬要說的話,常道平說的這兩種可能性都無法排除,畢竟沒有人會一年到頭守在這裡,星墨乳到底是什麼個滴落規律,這個誰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至於後者,林逸和黃小桃二人之前纔剛剛弄死一個灰衣男子,那傢伙是元嬰期高手,而且跟只大蝙蝠一樣從天而降。似乎瘴霧層對他來說都沒什麼干擾,要說其他有人能夠無視瘴霧的威脅,倒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。

    “還有,這星墨乳放的時間長了,憑空蒸發掉也不一定。”常道平又補了一句,神情依舊淡然,但如果仔細盯着他的眼神,就能發現目光相比之前有些閃爍。

    “也許吧。”林逸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,心中更多了幾分猜疑,常道平解釋得越多。其實也越表明這之中有疑點,若不然以對方的性格,沒有什麼特殊緣由的話,是不會這麼多話的。

    不過,林逸並沒有繼續多問下去,反正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無論是哪種情況,其實都沒有區別了,畢竟木已成舟。自己這一次跟星墨乳失之交臂,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見林逸陷入沉默,常道平嘴角不着痕跡的翹起了一絲弧度,隨即又問道:“怎麼樣?無論換做是誰。辛辛苦苦來一趟,結果卻空手而回,肯定不會甘心,這是人之常情。你們二位要不要按我剛纔說的,在這裡守上幾天?不過如果那樣的話,我們可就要先走一步。不能在這裡等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先走一步?林逸聞言頓時皺了皺眉,常道平這些人先走,讓自己和黃小桃留在這裡?

    傻子纔會留在這裡呢!禁不住星墨乳的誘惑,一般人也許還真會有這種衝動,但林逸可不會這麼鬼迷心竅。

    常道平帶着其他人一走,自己跟黃小桃二人能不能出去都是問題,何況這個遺蹟明顯有些蹊蹺,即便到現在爲止衆人沒遇到什麼危險,但誰能夠保證之後也這樣風平浪靜?

    “算了,還是跟常兄一起離開吧,讓我們獨自留在這裡也不太敢。”林逸跟黃小桃相視一眼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常道平淡淡的點了點頭,心中倒是對林逸再次高看了一眼,能夠禁得住星墨乳誘惑的人,這世上可是不多見,只可惜不是自己人,要不然倒不用暗動手腳把他那一份星墨乳給坑掉。

    其餘曹詩詩和羅拓翔衆人,則一個個都是幸災樂禍,被迫跟這麼兩個實力低微的土包子同行,甚至破除月影陣的時候,還被智商壓制了一把,一向自視甚高的他們,心裡別提有多彆扭了,不過現在,一下子心裡就平衡了,滿滿都是優越感。

    常道平當即帶着衆人走下祭壇,林逸和黃小桃也只能無奈跟上,不過在臨走之前,林逸心念一動,將小石池中的那點底子,收進了玉佩空間的靈玉瓶中。

    聊勝於無,一個底子加在一起也只有那麼一丁點,但畢竟再少也是星墨乳,總比沒有好。

    “嗯?怎麼有真氣波動?”前方常道平忽然停住了腳步,轉過身皺着眉頭問道,衆人也跟着面面相覷,滿是猜忌的目光,最終紛紛落在了林逸和黃小桃身上。

    林逸見狀頓時一驚,嚇了一跳,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,果然不出之前所料……

    使用玉佩空間收取外物的時候,難免會有一股真氣波動,只不過非常微弱而已,一般人無法察覺到,但是像常道平這種元嬰期高手,而且又是在這麼近的距離下,果然還是能夠發現一絲端倪,自己剛纔確實有些冒險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常兄,我剛纔有些惱怒,沒能保持住心情。”林逸的表情頓時有些慌亂,卻又要強裝鎮定,跟這句話的內容倒是配合得天衣無縫,讓人無從生疑。

    “沒能保持主心情?嘿嘿,那你倒是趕緊動手啊小子,我還真怕你惱羞成怒,劍走偏鋒呢!哈哈哈哈!”羅拓翔聞言肆無忌憚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其他曹詩詩衆人,也都一個個面露嘲諷之色,區區一介金丹初期的實力也敢不滿?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麼寫!

    唯獨黃小桃看着這一幕,面紗之下面色卻是有些古怪,以她跟林逸的親密關係,即便林逸沒跟她說過玉佩空間的事情,但畢竟之前也沒有刻意迴避,她多少能夠猜到一些。

    這些人全都被林逸矇在鼓裡,還一個個這麼自以爲是,簡直讓人無語。

    而且真要說實力的話,在場除了常道平這個元嬰期高手之外,又有誰是她跟林逸的對手?不過都是被一招秒的可憐蟲,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井底之蛙罷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