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既然你們有這個想法,我也不阻攔你們,可以讓你們在這裡多逗留幾天,不過在那之前,總得先去確認一下傳送陣吧?萬一情報有誤,這裡根本就沒有什麼傳送陣,那可就沒什麼時間留給我們耽擱了。”常道平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對對,還是常哥考慮得周全。”衆人聞言,紛紛信服的連連點頭不已,如果這裡沒有傳送陣,那就必須預留好出去的時間,就不能在這個地方多待了。

    衆人當即在常道平的帶領下,邁步進入面前這座小型宮殿,裡面極爲空曠,這一點倒是同預想中的差不太多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傳送陣,都是非常複雜精妙的陣法,這就註定了它必然非常顯眼,果不其然,衆人進入小型宮殿之後,一眼就看到了位處於正中的傳送陣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傳送陣,這下可以放心了。”曹詩詩等人見狀頓時心頭一鬆,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,迫不及待想要出去周圍尋寶了。

    然而,等他們目光落在常道平身上的時候,卻不由得怔住了,因爲此刻常道平的神情,赫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!

    不僅是常道平,林逸看着眼前這一幕景象,也都不由眼皮狂跳,之前一直覺得這座死城遺蹟有蹊蹺,現在果然應驗了。

    衆人還不明所以,循着常道平的視線看過去,目光最終落在了傳送陣兩邊,相互對應,各有一個正襟危坐的青袍人影。

    由於之前在這遺蹟之中,包括祭壇那頭莫名其妙的靈獸在內,他們沒少見到各種各樣的雕像,故而剛纔第一眼,並沒有特別留意這兩個人影,因爲他們還以爲只不過又是兩座雕像罷了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再看,衆人差點就被嚇尿了。這兩個哪裡是什麼雕像,身上分明隱隱散發着活人的氣息,居然是活人!

    “啊!”曹詩詩頓時被嚇得一聲驚叫,花容失色的逃到了常道平身後,黃小桃也有些緊張,下意識握緊了林逸的手掌。

    本來,那兩個正襟危坐的青袍人影,似乎還在閉目養神,只是隱隱約約散發出一些活人氣息,然而在曹詩詩這一聲驚叫之後。這兩人身上的氣勢陡然之間瘋狂暴漲,堪比元嬰後期高手的強大氣息,瞬間在衆人面前展露無遺!

    如此令人心悸的兇殘氣勢,即便比起衆人身邊的常道平,都是隻強不弱,衆人臉色頓時一個個變得慘白,一個倒好還說,但現在的問題是,人家可是兩個元嬰後期大高手啊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們是……”這一回就連一向高手風範的常道平。都被嚇了一大跳,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了。

    林逸看着這一幕,不由有些詫異,他還以爲常道平至少該是早早就知情的。畢竟他有來自靈獸一族執事的內部情報,之前所有環節都準備得這麼充分,沒想到這一回卻是跟衆人一樣手足無措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諸位來我靈獸一族的風景區觀光。現在既然要走了,難道就不打算留下點什麼嗎?不僅不給門票,還搜刮了紀念品。就這麼走掉好像說不過去吧?”兩個青袍人影冷笑着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衆人直到此時,才終於能夠看清這兩人的長相,不能說面目猙獰,但隱隱之間總給人一種異常邪氣的感覺,在他們目光掃過,就好似被兩頭極度危險的猙獰兇獸盯上了一樣,兩人頭皮發麻不寒而慄,這可不像是人類高手的氣質啊。

    不過不知爲何,林逸聽到這兩個聲音,卻並不像其他人那樣毛骨悚然,反而莫名覺得有些耳熟,似乎在哪裡聽到過一般,可是具體什麼情況,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更加令林逸在意的,則是兩人剛纔說的這番話。

    “啊?你們難道是……”常道平也聽出了話外之音,頓時更加驚慌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們當然就是靈獸一族了,嘿嘿嘿嘿……”兩個青袍人同時怪笑不已,看着衆人的目光,滿滿都是戲謔嘲弄,似乎包括常道平這個元嬰期高手在內,都絲毫沒被他們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常道平一顆心徹底沉入了谷底,這一次遺蹟之行,做了如此周全的準備,而且一路下來也確實順利異常,沒成想臨到離開的時候,卻碰上了這麼兩個強人,更準確的說,是這麼兩頭化爲人形的強大靈獸!

    誠然,常道平自己就是不折不扣的元嬰期高手,但是單從被全方位壓制的氣勢,就足以判斷得出來,面前這兩位任何一位的實力明顯要比自己更強。

    雖然彼此同樣都是元嬰期高手,即便大家等級一樣,靈獸一族先天就有着強大的種族天賦,這是人類修煉者永遠都無法企及的能力,再加上體質差異,天然就要弱上一籌,更何況,對方還是在絕對強勢的情況下二打一……

    在對面元嬰期這等級別的強大靈獸面前,常道平這邊除了他自己之外,其他人根本連炮灰都算不上,真要是打起來,人家隨便一隻手就能抹殺得乾乾淨淨,人再多都不夠他們虐殺的。

    而且,大家誰都不是傻子,這種形勢下就算常道平讓他們上,他們也根本不敢上啊。

    “趕緊的,你們還走不走了?要是不想走,那就回去繼續玩去,等玩夠了再走,別耽誤我們的時間!”其中一個青衣人不耐煩的罵道。

    “啊???”常道平頓時愣住了,其他衆人更加面面相覷:回去繼續玩去?這是什麼意思啊?

    如果單純按照字面意思理解,似乎這兩位靈獸一族的大神,並沒有要取自己衆人性命的意思,甚至似乎還可以繼續在這奧朵修真城遺蹟中尋寶,他們貌似不會過問?

    可是這個怎麼可能呢?衆人即便心再寬,但又不是缺心眼,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天底下沒有這麼便宜的好事,背後肯定另有圖謀!

    “那……敢問兩位,我們怎麼樣才能過去?”常道平迫於無奈,只得拱手問道。(大家可以加入手機qq興趣部落——,魚人也會經常去和大家討論劇情的問題哦,而且經常有活動,還有免費書券和q幣贈送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