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不信的話,你們儘可以去試一下,如果這都能出去,那算是你們的本事,我們兩個絕對不攔着。↑小”青衣人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這一下,常道平徹底是束手無策了,從對方如此有恃無恐的態度就可以判斷出來,這應該不是假話,而且之前那個靈獸執事跟他說的時候,也確實特意囑咐過,要從傳送陣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,當初對方可從來沒有說過,走的時候還會有人攔路搶劫啊!

    如果只是實力一般,那倒也還罷了,但面前這可是兩個化爲人形的元嬰期靈獸,想都不用想,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!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”常道平憋怒不已,但最終還是不敢當面翻臉,百般無奈之下,只得將自己身後的揹包丟了出來,同時懷裡的星墨乳,也一併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星墨乳這種寶物,沒有任何一個人會甘心就這麼交出去,但是不這樣又能如何,難不成還真耗死在這裡啊?

    常道平能夠達到如今這層次,並非是要財不要命的人,想通了之後倒也是光棍,反正不可能是對手,索性也不用掙扎反抗了,不僅徒勞無用,還可能白白送死,何必呢。

    青衣人對此絲毫不覺得意外,人類高手他們見得多了去了,平時一個個強勢霸道,看起來牛逼哄哄的樣子,但真到了這種關鍵時候,他們往往比誰都識相,比誰都惜命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接過常道平的揹包,隨便翻看了幾眼,大概估算了一番價值之後,隨手就被他扔到了一旁,然而等他拿起那個裝着星墨乳的小靈玉瓶之時,卻突然驚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這人有點意思啊,爲了騙你手下這幾個小嘍囉。還特意用這種小把戲,嘖嘖……”青衣人一臉譏諷的撇嘴道,隨即似乎是特意爲了讓衆人看清楚,專門從旁邊取過一個同樣是靈玉材質的盒子,不過尺寸可比衆人的小靈玉瓶大得多。

    衆人看得莫名其妙,然而等他們眼睜睜看着,青衣人將星墨乳全部倒進了盒子中之後,一個個神情頓時變得無比古怪,再度看向常道平的目光,分明多了幾分複雜難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單論容積。青衣人拿出來的這個靈玉盒子,比起常道平的這個小靈玉瓶,至少大了十倍有餘,然而眼前的情況是,從小靈玉瓶中倒出來的星墨乳,竟然將大了十幾倍的靈玉盒子,愣是整個都給裝滿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這事說出去根本就沒有人敢信,甚至就連眼下。衆人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這怎麼可能?

    要說在場都是些普通人,被這麼愚弄欺騙,那倒也還罷了。但他們可都是堂堂金丹期高手,卻還被人當成傻子一樣在騙,而且過程中絲毫沒有生疑,這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只能說。雖然只是不上臺面的小手段,但是常道平這個小手段做的,實可謂天衣無縫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乍看起來毫無出奇之處,只是一個隨處都能買到的小靈玉瓶而已,沒想到卻是構造精妙內有乾坤,我沒猜錯的話,上面至少加了好幾種陣法吧,障眼法和小乾坤法應該都少不了,才能在裝這麼多星墨乳的同時,掩人耳目,嘖嘖,倒是下了不少本錢呢。”青衣人一邊面露鄙夷之色,一邊刻意將其中暗藏的玄機說給衆人知道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常道平的臉皮不由一陣臊熱,這種把戲不曝光倒還無所謂,而現在卻是當着這麼多小弟的面,被人毫不留情的當衆揭穿,這可就有些下不來臺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其餘衆人看向常道平的眼神,再不像之前那樣敬畏信服了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常道平之所以能夠令衆人這麼信服,除了他的實力地位,還有一貫以來強勢霸道的性格之外,另外很關鍵的一點,就是他跟衆人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

    就如現在這次遺蹟之行,明明是常道平一個人居功至偉,衆人只是在破除月影陣的時候出點力氣罷了,在拿星墨乳的時候,常道平就算提出要拿走一半,大家也不會有什麼意見,然而他卻主動跟大家一樣,只率先取了一小瓶,這可就十分難得了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長的,常道平爲人處事如此坦蕩公道,衆人跟着他纔會覺得靠譜,纔會死心塌地的替他賣命。

    然而,衆人打死也想不到,常道平表現出來的光明磊落,其實不過是道貌岸然,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,竟然做着這麼不上臺面的小動作。

    一時間,常道平長期以來在衆人心中塑造的形象,隨着青衣人手中靈玉瓶的這一倒,瞬間崩塌了。

    而相比於其他衆人,此刻林逸和黃小桃看向常道平的目光,纔是真正的惱恨森然!

    曹詩詩和羅拓翔這些人,只不過是被常道平矇騙而已,至少他們還各自分到了一小瓶星墨乳,沒有多少實質性的損失,唯有林逸和黃小桃,纔是真正的受害人。

    難怪之前常道平第一個取星墨乳的時候,林逸覺得這人動作慢得有些過頭,按理說只裝一小瓶星墨乳的話,根本不需要那麼長時間。

    林逸還以爲常道平這是心潮澎湃,畢竟這可是世間罕見的星墨乳,裝的時候總不可能跟裝水一樣,總要小心一些,所以當時並沒有太過往心裡去。

    現在回頭想起來,爲何剛好輪到自己跟黃小桃的時候,星墨乳就剛好沒有了,這分明就是常道平早早算計好了的!

    那麼長的時間,常道平應該早就算好了星墨乳的存量,給他自己手下那些人每個剩下一小瓶之後,其他星墨乳全部都進了他這個內有乾坤的瓶中,所以等輪到林逸和黃小桃,自然是什麼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這果然不是什麼巧合,從頭到尾,根本就是常道平挖了一個坑,讓林逸和黃小桃主動往裡面跳,最後被他坑了卻還挑不出理來,甚至還得說他爲人厚道!

    如果不是兩個青衣人在場,林逸和黃小桃此刻甚至都想直接對常道平出手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