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林逸深吸了一口氣,平復一下心情,不得不說這誘惑來得實在太大了,連他心中都不由有些小激動,而坐在他身邊的黃小桃,此刻氣息同樣有些急促,明顯也是動心了。

    凌遠清特地停頓了一陣,讓衆人自己慢慢消化心中的震動,直至所有人氣息重新平穩下來,這才繼續開口。

    “好了,現在請我們學院的衛赫北副院長,來爲大家講一下選拔規則。”凌遠清說完,便對坐在他右手邊那位相貌兇惡的男子點了點頭,想來這一位就是他所說的衛赫北了。

    “諸位修煉者,我們東洲晨星黃階學院,選拔弟子歷來只看資質,不看其他,資質好的就能進來,資質不好的,任你背景再怎麼深厚,人脈再怎麼通天,那也是沒用,走旁門左道者成永遠不得大器,你們彼此可以相互監督,若是有人心存僥倖暗中做手腳,衛某第一個殺他!”衛赫北起身朝衆人說道。

    他說話同樣不需要什麼擴音法器,凌遠清的聲音可以引人心神,而他衛赫北的聲音則跟其相貌如出一轍,乍聽之下,突出一個窮兇極惡,似乎真的一言不合就要殺人一樣,配合其開山期的恐怖實力,着實令全場衆人心驚膽戰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,甚至連頭都不敢稍微偏轉一下,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臺上這位誤會成要走旁門左道,就這麼正襟危坐。聽衛赫北繼續發話。

    “至於選拔規則,並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複雜,很簡單的三個條件。”衛赫北俯視着衆人說道:“第一,實力必須是金丹期以上,這是最基礎的門檻,想必大家也都早已經心中有數了;第二,單系靈根屬性的直接淘汰,最少要身具兩系靈根屬性以上才行,因爲這一點直接決定了你們的實力上限。至於到底是爲什麼,懂的自然懂,不懂的我也不會跟你們解釋,自己找人問去,我沒時間跟你們解釋這麼多。”

    場下衆人聞言,彼此之間不由得面面相覷。有少數某些人倒是露出了意會的神色,然而其他更多的人,卻是一個個面露茫然,林逸和黃小桃二人也都一樣,對於這衛赫北所說的第二點,靈根屬性爲什麼直接決定了實力上限。完全不明就裡。

    依着林逸以往一貫的認知,靈根屬性確實是決定了修煉天賦。尤其是直接關係到所能夠修煉的心法武技,比如火系屬性的人只能修煉火繫心法武技,但是卻從來沒聽說過,這竟然還直接決定了所能達到的實力上限?

    多系靈根屬性的修煉者,確實在心法武技選擇這方面,有着不容小覷的優勢,可以說很大程度上影響着實力強弱。但是林逸從來不認爲,這就直接決定了實力上限。

    只有獲得足夠的機緣。多系靈根屬性的修煉者,有朝一日能夠成爲開山期高手,莫非單系靈根屬性的修煉者就不能了麼?

    心中揣着這個疑惑,林逸本想找鬼東西詢問一番,但是轉念一想,對方雖然也曾是天階島一方頂級存在,但鬼東西畢竟是靈獸一族,無論修煉方式還是途徑,都跟人類修煉者截然不同,彼此完全就是兩碼事,這種事情他未必就知道。

    林逸正在心下疑惑的時候,此刻臺上的衛赫北,正如他自己所言根本就懶得給在場衆人解釋,直接就繼續講解選拔規則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符合以上兩個條件的人,才能參加第三項測試,那便是全力催發你們最擅長最強大的武技,攻擊我面前的這個迷你考覈陣法,當然,若是有人擅長的不是攻擊,而是防禦亦或者其他的話,也都可以提出來,這個考覈陣法都可以測試,只不過換個方式罷了。”衛赫北朝頓了頓,隨即大手一揮道:“好了,選拔規則就這麼多,現在開始我們學院的工作人員會給諸位發測驗牌,大家根據牌號,按順序逐一過來測驗!”

    說罷,衛赫北就重新坐回到了他的位子上,與此同時,有身着晨星字樣學院袍的工作人員,給全場所有人逐一發放測驗牌。

    而衆人目光盯着工作人員的同時,也不禁相互議論紛紛,東洲晨星黃階學院選拔弟子,院長凌遠清親自出馬,陣仗如此之大,聲勢如此之盛,還以爲選拔過程會多麼複雜嚴苛呢,沒想到竟然這麼簡單。

    在衆人預想當中,這種選拔再不濟也要相互對戰一番,才能看出實力分出高下來,卻不曾想竟只是這區區三項條件,連動手都不需要,頂多只是攻擊一下考覈陣法罷了。

    不過,林逸對此倒是並不覺得有多麼意外,只要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了,在場足有近萬人參加選拔,這要是一輪輪安排對戰,乃至最終誕生多少多少強的話,那得耗費多少時間和精力?

    先不說單純只看對戰的話,很難直觀衡量出一個人的資質,達不到最基本的選拔要求,即便每個人只是安排一場對決,其中需要耗費的時間精力也是無法估量的,即便一天安排兩百場那也至少得要個把月啊!

    何況,林逸之前就已經聽說了,東洲晨星黃階學院這一次出來選拔弟子,並不是單純這樣就結束了,真段海域只不過是它的第一站,這也就意味着它接下來至少還有第二第三站,這要是每一站都這麼搞,隨便是個人都得崩潰吧。

    想要快速有效的進行選拔,其實就只有一種辦法,就是像衛赫北說的這樣,給出兩個硬性門檻,篩選出一小部分人之後,再給他們一次表現的機會,表現能夠入得了諸位學院大佬法眼的,那麼固然可喜可賀,但如果表現不盡如人意的,那也沒辦法。

    “這麼個選拔辦法,倒是挺省事的,不過未免也太簡單了吧,說不定會與天才失之交臂呢。”一旁黃小桃詫異道,在場其他很多人,也都存着跟她一樣的疑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