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邊上幾個玄升期高手,此刻則是已經有些躍躍欲試了,開山期三巨頭不要,但他們可不會嫌棄,怎麼說也是四系靈根屬性的天才,只要上點心還是很有搞頭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給我做個記名吧。”衛赫北最終做出了決定,其他幾個玄升期高手不禁遺憾的齊聲嘆了一口氣,難得一個天才弟子的苗子,又跟他們無緣了。

    此話一出,所有人頓時轟然一片,這刺蝟頭可是全場繼楚木青之後,第二個通過選拔的幸運者,尤其他還是拜入開山期三巨頭的衛赫北門下,日後絕對是前途無量啊!

    遠遠的看着那刺蝟頭男子得意洋洋的揮手炫耀,林逸心下不以爲然,不過還是不動聲色的問道:“有着四系靈根屬性的過人天賦,而且還拜入了衛赫北門下,這人去了東洲晨星學院之後,應該就是被重點培養的天才弟子了吧,地位豈不是跟三仙子王心妍有的一拼了?”

    “四系靈根屬性的天賦,說他是天才還勉強可以接受,但要說學院重點培養,那就扯得有些遠了,至於要跟三仙子王心妍相提並論?那我就真的只能笑而不語了……”葛巍聞言頓時笑了,臉上嘲諷之意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“哦?莫非不是如此?”林逸不由奇怪道,他雖然也不覺得這個刺蝟頭男子能成多大氣候,但既然是衛赫北親自點的名,進入晨星學院之後一個重點培養的名額,總該是少不掉了吧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他在這裡是天才,但是去了晨星學院,那就什麼都不是了,說到底他也就只是一個四系靈根屬性而已,其中還有一系是僞屬性,這種人在晨星學院可不要太多。根本沒什麼好稀罕的。”葛巍搖頭斷言道。

    “哦,既然他這種天賦的這麼常見,那衛赫北爲何還會看上他?身爲開山期的副院長,眼光應該比一般教習高很多才對吧?”林逸將信將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在奇怪呢,正常來說這種人應該入不了開山期巨頭的法眼纔對,畢竟又不是異靈根屬性的天才,不過大人物的想法,又豈是我們一般人能夠隨便揣度的?也許衛赫北另有用意吧,我聽說他也已經好幾年沒有收徒了,也許只是看着門下冷清。找個人充數也不一定……”葛巍捏着下巴若有所思道。

    “找人充數?”林逸聞言古怪的看了那得意洋洋的刺蝟頭一眼,回想一下剛纔衛赫北猶豫的樣子,好像還真有這種可能性,不由失笑道:“真要這樣的話,因爲這種莫名其妙的原因攀上衛赫北的高枝,那他也真夠幸運的。”

    “幸運?”葛巍撇了撇嘴,不以爲然道:“那可不盡然,真要論起實力來,這傢伙可比楚木青差得多了。晨星學院那種地方,那可是藏龍臥虎,連楚木青去了也未必能夠討得了好,必須夾着尾巴低調做人才行。哥們你看這傢伙的德行,他會懂得什麼叫低調麼?”

    “那可難了……”林逸連連搖頭,看刺蝟頭的這副架勢,尾巴都恨不得翹到天上去了。要是連這貨都懂低調,那地球早就和平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說,這種人一沒實力。二不懂低調做人,空有一身四系靈根屬性,在晨星學院那種龍潭虎穴,你覺得能有多大用?”葛巍撇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不還是衛赫北的弟子麼,衛赫北的招牌,在晨星學院應該吃得開吧?”林逸依舊疑惑道,所謂打狗還得看主人,這刺蝟頭怎麼說也是衛赫北的弟子,總不至於隨便被人欺負吧?

    “嘿嘿,衛赫北的招牌確實能夠唬住很多人,但能夠進晨星學院的主,又有幾個是真正的易與之輩?說不定有人爲了搏出位,還專門找這種背靠大人物,實則是軟柿子的傢伙出手呢!”葛巍搖頭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風險可不小啊,會有人這麼鋌而走險麼?”林逸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會,要知道一個門派的修煉資源,終歸是有限的,哪怕是晨星學院也不例外,有人拿的多了,自然就有人拿的少了,那競爭是相當激烈的,而且越是所謂的天才,就越容易被人聯手對付,甚至抹殺,因爲這樣一來他空出來的修煉資源就越多。”葛巍說着努嘴指了指刺蝟頭,一臉篤定道:“你看他現在這麼得意洋洋,等到去了晨星學院,絕對哭都哭不出來,沒準兒過兩天就被人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人弄死?這不至於吧……”林逸聽得心中一凜,因爲王心妍的例子擺在面前,他還有些想當然的以爲,只要是天才弟子,去了晨星學院都能夠直接被重點培養,出頭人地呢,在場其他衆人也多半都是抱着這種想法。

    “怎麼不至於,哥們你可別不相信,現實就是這麼殘酷,我跟你投緣所以才說這麼多,換做其他人我纔不浪費這麼多口舌呢!”葛巍說到這兒,突然有些憤憤不平道:“剛纔那刺蝟頭就是,眼睛都長到腦門頂上去了,我好心賣他考覈通關秘籍,不屑一顧不說,還差點引來學院守衛,把我好端端的一場生意都給攪黃了,要不然我還可以稍微提醒他幾句,至少不會死得那麼快,不過現在麼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林逸這才終於恍然,難怪葛巍這傢伙對那刺蝟頭,這麼橫看豎看不順眼,敢情彼此之間還有這麼一番過節。

    “我這話可不是危言聳聽,歷數最近百年,我們南洲去東洲學院進修的天才,沒有一千也有八百,但是其中有一大半,去了之後不久,就被人設計針對,乃至最終隕落。”葛巍一臉嚴肅正經道:“東洲學院那種地方,除非真的就是很強橫很霸道,足以碾壓周圍一切存在的天才,其他任何人都得照着那裡的規矩混,否則就真的離死不遠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裡,林逸腦海之中不禁浮現出了一個人,北島執法堂堂主公羊傑,彼此之間雖然沒有交過手,甚至只有那一次照面,但直覺告訴林逸,這人應該就是那種足以碾壓周圍一切存在的天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