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哥們,我發現你對王心妍這位三仙子,真的是特別上心啊,任何一點跟她相關的事情你都想知道,嘖嘖!”葛巍一臉玩味的擠眉弄眼,隨即正色提醒道:“不過看在咱倆投緣的份上,我可得好心勸你一句,這種事情稍微幻想一下也就罷了,可千萬別當真,尤其你如果能夠通過選拔的話,就更加別再奢想這件事了,想想我剛纔說的那些話,這可不是鬧着玩,真的會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葛兄提醒,我心中有數。”林逸感激道,彼此雖然是第一次見面,但聽得出來,葛巍這句提醒確實是出自真心,這人倒是還不錯。

    其實,林逸本來雖沒有要去東洲的打算,但在看到王心妍之後,要說他一點意動都沒有那絕對是假話。

    不管怎麼說,東洲既然是五大天階島如此高手林立,如此超然的地方,對於林逸這種人來說,本身就有着無與倫比的吸引力,何況如今還有一個王心妍!

    何況林逸若真想要去的話,其實也很簡單,他可是五行七屬性,堪稱逆天的靈根屬性資質,一旦展現出來那絕對亮瞎所有人的眼睛,估計就連院長凌遠清這種開山期巨頭,都得當場震驚失態,想要被選中實在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到時候,林逸想要撈一個開山期巨頭親傳弟子的名額,應該是不在話下的,地位就算無法跟王心妍這樣的唯一親傳弟子相比,那也應該是晨星學院所有弟子之中,站在頂層級別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聽了葛巍這番話之後,林逸才知道事情根本沒有自己想象得這麼簡單,就算去了晨星學院,就算能夠成爲開山期巨頭的親傳弟子,到那之後,形勢也絕對是不容樂觀。

    畢竟跟王心妍不一樣。東海神尼只有她一個親傳弟子,會無微不至的關照着她,而且她還是公認的三仙子,正常男修傾慕還來不及,更不會去對付她,而如果是林逸的話,卻不可能得到跟王心妍一樣的待遇。

    不可避免的一點是,到時候林逸必然會成爲衆矢之的,成爲其他弟子聯手對付的目標,雖然無論實力還是潛力。林逸都可以說是同級無敵,甚至越級秒殺都不在話下,但哪怕他再怎麼厲害,再能夠越級對敵,也不可能對付一羣人啊!

    就如葛巍剛纔說的,能夠在晨星學院欺壓其他弟子的那些人,沒有任何一個會是省油的燈,說到底,大家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才。只不過沒有林逸這麼誇張罷了,林逸對付兩三個沒有任何問題,但對方如果是二三十個,甚至更多呢?

    還不僅是如此。林逸若是去了晨星學院,他跟王心妍之間的關係,不可避免的會被曝光出來,到時候他要面對的敵人。可不是二三十個這麼簡單。

    王心妍乃是三仙子之一,整個東洲高臨海域所有弟子所傾慕嚮往的女神,坊間甚至都已經開出了盤口。高臨海域所有頂級天才幾乎都榜上有名,林逸跟王心妍這事真要是捅出去,那可是妥妥的全民公敵,別說二三十個,二三百個都算少的!

    跟那種激烈競爭相比起來,林逸在北島三大閣的這點遭遇,簡直不值一提,他在北島三大閣的時候還能夠裝傻充愣,扮豬吃虎,但是如果去了東洲,這種事情根本就想都不用想,唯一的辦法,就是跟人死磕。

    實力!林逸猛然握緊了拳頭,淪落到需要如此瞻前顧後的地步,就是因爲自己眼下的實力,實在是太弱了,在北島這些地方還能混混,但是要去東洲,這點實力遠遠不夠!

    否則的話,要是他也是強大不可一世的開山期高手,那根本就什麼都不用顧慮,直接現在站出來,當着所有人的面帶走王心妍,別人也絕對不敢說什麼。

    相信哪怕是凌遠清這樣的存在,也絕對不會冒然跟一個開山期巨頭爲敵,反而會客客氣氣,好商好量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這一切都是白日幻想,林逸不僅什麼都不能做,甚至連跟王心妍當衆相認都不能,只能遠遠的在臺下看着,安慰自己一句,來日方長。

    不過唯一令林逸感到欣慰的一點是,王心妍現在過得還算不錯,並沒有什麼危險可言,也不用爲她太過擔心,即便這次出於顧慮不當衆相認,也沒什麼問題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林逸更加堅定了放棄去東洲的念頭,想要跟王心妍相認,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提升實力,唯有等到擁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,他跟王心妍的關係,才能夠公開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林逸下定決心的時候,此時選拔現場,突然又是譁然一片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秩序,前面有個要測試的修煉者,還沒走進測驗場地,不知爲何猶豫躊躇了片刻之後,突然臨時改變主意,朝着旁邊的學院工作人員道:“我不參加選拔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這人將手中測驗牌扔在一旁,轉身就準備離去,然而身旁的那位學院工作人員,卻在這時候陡然發難了。

    “哼,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?你以爲這是你家呢?”伴隨着學院工作人員的一聲冷哼,還沒等那人回話,就有一道強大的真氣沖天而起,隨即二話不說,直接轟在了那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人只不過是尋常的金丹中期高手,而這位學院工作人員,卻是實實在在的元嬰中期高手,彼此實力差距之懸殊,根本就沒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,那人別說防備,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,就直接被強大真氣給轟中了,伴隨着一聲慘嚎,整個人隨即就如斷線風箏一般,愣是躍過衆人頭頂飛出來數十丈之遠,硬生生將岩石地砸出了一個深坑,衆人頭頂上方,則留下一道淒厲的血霧。

    全場隨即譁然一片,一個個全都呆若木雞,看着那個被打飛出去的倒黴鬼,此刻摔在地上一身狼狽,不住的抽搐掙扎,半天也沒有再爬起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