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那好吧,如果還不舒服,就儘早跟師父說,只是走個過場而已,有師父在這裡就可以了,你想要回去也沒關係的。”東海神尼點了點頭,隨即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心妍這才偷偷鬆了口氣,心中暗暗慶幸,得虧師父一直寵着自己,從來不會懷疑什麼,要不然剛纔可就露陷了。

    雖然跟東海神尼的師徒感情很好,王心妍也不會刻意對她隱瞞什麼,但眼下畢竟是公開場合,一旦自己跟林逸的關係曝光,那無論對林逸還是對她自己,都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兒,這一點王心妍還是看得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應付過去之後,王心妍又悄悄的看向林逸,見到林逸不動聲色的對自己點了下頭,頓時就明白了林逸的心思,嘴角彎起一絲好看的弧度,心有靈犀的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不動聲色的給王心妍使完眼色之後,林逸並沒有繼續多看王心妍哪怕一眼,就跟普通的參與選拔者一樣,自顧開始測驗靈根屬性。

    就跟之前葛巍說的那樣,無論是誰,不管最後選不選得中,但凡若是有人跟三仙子王心妍這種女神扯上關係,哪怕只是單純的說句話搭個茬,那都絕對不會是被人羨慕嫉妒恨的存在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在那些天才眼裡,這種人只會是必殺的存在,下場絕對比死更悽慘。

    拋開心頭喜悅和其他種種雜念,林逸跟其他人一樣,將手掌放在測試靈根屬性的石碑之上,同時全力運轉心法。

    這座測試靈根屬性的石碑,乃是晨星學院專門從東海帶出來,不僅極其專業。而且靈敏度極高,裡面所設置的陣法突出一個複雜精妙,任何人只要稍微輸入一丁點真氣。就能立即分析出相應的靈根屬性。

    包括尋常手段極難測出的隱靈根屬性和僞靈根屬性,都逃不出其中陣法的檢測。哪怕屬性再弱,都從來不會有半點遺漏。

    就像之前那些參與選拔者,基本上只有手一放上去,結果如何立馬就顯示出來了,然而輪到林逸這裡,卻是足足過了數息工夫,石碑都沒有半點反應,給人的感覺。好似這傢伙壓根就沒有靈根屬性一樣。

    “喂,我說你到底有沒有在輸入真氣啊?”旁邊的學院工作人員,看着這一幕頓時就納悶了,他可是專門負責幹這個活計的人,測過的沒有上萬那也有幾千了,還從沒見過像林逸這樣,一點反應都沒有的。

    “有啊,前輩您也應該感覺到我身上的真氣波動了吧……”林逸卻是一臉無奈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怎麼會這樣?”學院工作人員不禁無語,林逸身上的真氣波動他確實感覺動了,但這石碑就是死活沒有半點反應。難道是裡面的檢測陣法出問題了,不太可能吧?

    可若說面前這傢伙,真的就是沒有靈根屬性。那就更加不可能了,怎麼着也是一個金丹初期高手,若是沒有突出的靈根屬性,連修煉都根本沒法修煉,何況是成爲金丹期高手?

    學院工作人員彼此之間面面相覷,而此刻林逸表面上裝作一臉無奈,其實心中卻是篤定得很,之所以如此,其實就是他的金手指在發揮作用。

    說白了。這狀況其實就是林逸在做試驗,而首先需要確定的一點就是。自己的金手指,到底能不能瞞過這內設陣法複雜精妙的檢測石碑。

    而從現在這情形來看。金手指果然能夠起到效果,那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,就是小心控制金手指,將所有被它掩藏掉的靈根屬性,放出其中一種。

    這一步比起直接全部隱瞞,難度要大得多,因爲一不小心也許就全部露陷了,所以林逸才需要做試驗,才需要提前暖手,唯有心中有底之後,才能做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周圍的學院工作人員可不知道這其中門道,一個個摸不着頭腦,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他們甚至都準備啓用備用的靈根屬性測驗工具了,只不過準確度遠不如石碑,之後參加檢測的人,很有可能就會出現偏差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時,石碑之上忽然顯出了一抹火紅色,這是火系靈根屬性的標誌。

    成功了!林逸心頭頓時鬆了一口氣,金手指果然管用,連這種極度精妙的檢測石碑都能矇騙過去,實在是強大逆天。

    “還好,看來不是什麼大問題。”學院工作人員頓時鬆了一口氣,在他們看來,這應該就是石碑檢測的人數太多了,所以難免會出點小問題,反應慢一點而已,根本就沒想過是林逸在做手腳。

    石碑之中的檢測陣法,裡面複雜程度幾乎不在一個傳送陣之下,就算是極其精通此道的陣法宗師,也都要研究半天才能看出其中門道來,若說林逸一個參加選拔的金丹初期高手,就能夠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做手腳,打死也沒人會信啊!

    “火系靈根屬性,看來只有這一種了,你還要再試一下麼?”學院工作人員頓了頓之後道,換做其他人,他早就宣佈直接淘汰出局了,不過這一次檢測石碑貌似出了點問題,他也覺得結果可能會有偏差,所以打算再給林逸一次重測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還是算了,之前測出來也只有一種,我還是放棄吧……”林逸狀若失望的搖頭嘆了口氣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既然你自己沒問題,那也省得浪費大家時間,你可以走了。”學院工作人員點頭道。

    單一火系靈根屬性是最常見的,就算檢測石碑反應稍微慢了點,既然能夠測出結果來,那就不大會出錯,何況林逸的實力只有金丹初期,只是勉強夠到門檻而已,他們也懶得爲了這麼個一看就知道毫無前途的選拔者,浪費更多的時間。

    林逸對學院工作人員點了點頭,隨即一身失魂落魄,神情蕭索的走出了場外,落在旁人眼裡就是一個落榜的可憐蟲,殊不知他此刻心中,實則是暗喜不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