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,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,現在就搜索微信公衆號“qdread”並加關注,給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更多支持!)砰砰!兩聲悶響,老三和老四各自噴出一道血箭,就如斷線風箏一般,直接被打飛數十丈之外,跌落海中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爲首的黑衣男子看着這一幕,當場就驚呆了,傻愣在原地半天說不出話來,哪怕比他自己稍微差一點,但老三和老四怎麼說也都是金丹後期巔峰高手,哪曾想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就這麼輕輕鬆鬆被人幹掉了?

    因爲碼頭剛剛解禁的緣故,而且此時離碼頭也不算遠,附近還有很多一起出海的船隻,見到兩人落海紛紛出來甲板上看熱鬧,但卻沒有一個人多管閒事,只是圍觀議論一陣,繞道而行罷了”。

    將老三老四一起抽飛,林逸的目光隨即落在了爲首的黑衣男子身上,黑衣男子頓時一個激靈,第一反應並不是反抗,也不是逃命,竟是撲通一聲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大哥,哦不,前輩!您肯定是元嬰期前輩,對不起我錯了,我們有眼無珠冒犯了您,您大人有大量,千萬饒過小的一條賤命,大恩大德,沒齒難忘!”黑衣男子忙不迭跪地求饒道,連一丁點的金丹期高手形象,都根本顧不上了。

    當着自己的面,能夠隨手抽飛兩個金丹後期巔峰,林逸在他心中,已經必然是元嬰期高手無疑了!

    現在回頭想想,自己幾個當初竟然劫了這人的鏢,只能說一句無知者無畏,而且也是真特麼命大,如果不是這人特意隱藏實力沒有出手的話,自己幾個估計早就死無全屍。而不可能活到現在了。

    一邊毫無節操的拼命求饒,黑衣男子一邊還在暗暗慶幸,得虧剛纔多留了一個心眼,沒有跟着一起出手,要不然的話這時候都已經跟老三老四一樣,沉屍海底了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觀察着林逸的臉色,是死是活,都在對方一念之間,黑衣男子也不是不想跑,關鍵是林逸剛纔一瞬間展露出來的實力太過驚人。他就算想跑也跑不掉啊。

    林逸上下打量着此人,始終面無表情,沒有說話,黑衣男子心中七上八下,這種生死被拿捏在別人手裡,生死一線等候宣判的壓力,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。

    饒是黑衣男子自詡見過無數風浪,這時候也實在繃不住,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。從半跪變成了半趴,差點連尿都一起嚇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小黑,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處置你?”林逸忽然淡淡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小黑?”黑衣男子頓時一愣,一臉疑惑的擡頭看向林逸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不是小黑?那你這一身黑衣黑褲。頭上還扎個黑帶子幹什麼?”林逸瞥了他一眼道。

    “啊?哦,是是,前輩說得對,我就是小黑!”黑衣男子連忙點頭。嘴角則是不斷抽搐,老子這麼穿明明是爲了穿出威風穿出氣勢,讓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惹。怎麼就莫名其妙變成小黑了,這特麼是人名嗎……

    “你自己說吧,你是要死,還是要活?”林逸面帶玩味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要活,當然是要活!”黑衣男子忙不迭答道,如果不是走投無路,誰會願意就這麼去死啊,他還想好好活着,多享受個幾百年呢。

    “要活?也行,我對殺人本來也沒多少興趣,那就成全你。”林逸微微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?”黑衣男子頓時大喜,連忙磕頭謝恩道:“多謝前輩!多謝前輩!您的大恩大德,在下沒齒難忘,後會有期,後會有期!”

    一邊說着,黑衣男子一邊忙不迭起身,扭頭就準備往海里跳,相比起船上,他寧願跳海里,哪怕水性不好淹死,也不敢繼續在船上待着了,萬一這位凶神念頭一轉,還是覺得殺了自己比較好,那可怎麼辦?

    “回來!”林逸聲音頓時一冷,嚇得黑衣男子陡然一個激靈,連忙僵住腳步,戰戰兢兢的等候發落。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輩還有什麼吩咐?”黑衣男子強忍住心中的戰慄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說過你可以走了嗎?”林逸神色不善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黑衣男子一顆心頓時沉入谷底,結結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,此刻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,媽的這下完蛋了,這凶神果然反悔了!

    “給我開船!”林逸冷聲命令道,之所以特意留下這人,就是爲了給自己開船。

    畢竟他可從來沒有單獨航海的經驗,即便能夠學着控船,以他的能力很容易上手,但控船跟航海乃是兩碼事,萬一中途遇到點什麼意外情況,單憑他自己一個人未必能夠應付得過來,身邊還是得留個老手才行,而面前這黑衣男子身爲海盜,想必是行家裡手,正是合適人選。

    “啊?開船?”黑衣男子本還以爲這回死定了,聽了林逸這話頓時喜出望外,敢情不是要殺人啊,只要能夠留下一條開船,就算讓他吃屎他也幹吶,當即連連點頭,忙問道:“是是,前輩您準備去哪?”

    “涎鵬島。”林逸說罷便在一旁徑自坐了下來,涎鵬島方家莊,乃是當初這一趟鏢的目的地,林逸如今黑吃黑把貨船搶了回來,但卻沒有要據爲己有的意思,索性好事做到底。

    “涎鵬島?”黑衣男子微微一愣,不過卻不敢再多話了,生怕林逸一個不高興又改變主意,連忙點頭哈腰照他吩咐去做。

    涎鵬島,乃是葳弧海域所有海島之中,最爲靠近南島的一個,一年到頭常被瘴霧籠罩,而且島上也沒幾個人,更沒什麼油水可言,別說尋常生意人,就連海盜都不願意去,畢竟那地方很容易被南島靈獸攻擊,危險重重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既然是林逸發話,黑衣男子也只能梗着脖子照辦,去涎鵬島只是要擔一些風險而已,但他如果違抗林逸的意思,立馬就得被殺,該選哪個一目瞭然。

    涎鵬島雖是歸屬於葳弧海域,但從地理位置上來說,其距離真段城,反而比葳弧海域的中心葳弧城要更近一些,在茫茫大海上航行了兩天之後,林逸便已來至涎鵬島。(我的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oo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啓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衆號“qdread”並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