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ps: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,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,現在就搜索微信公衆號“qdread”並加關注,給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林逸一邊對着碼頭上衆人揮手作別,一邊心中暗歎,不過同時也有些後怕,這些人實在太熱情了,而自己又不是能夠真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酷性子,如果不是天祭日臨近,瘴霧即將回歸會影響行程的話,估計得被留着住上個把月才行。

    “小黑,你給我過來。”離開碼頭出海之後,林逸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,前輩您有什麼吩咐?”黑衣男子不敢有半點怠慢,連忙快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兩天沒給我整什麼幺蛾子,也沒有逃跑,你很識相。”林逸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沒有前輩吩咐,在下哪敢造次。”黑衣男子連連點頭賠笑,心中卻是在罵娘,麻痹的傻子纔不想逃跑呢,可是涎鵬島完全是方家莊的地盤,除非強行搶船出海,否則往哪裡跑都只能是一個死字!

    何況,這兩天那個方必武,特意找了他們方家莊的老管家盯着自己,那可是一個元嬰期高手啊,在他眼皮子底下,自己怎麼可能跑得掉?

    “你有這個覺悟那是最好,省得逼我出手殺人。”林逸玩味的笑了笑,隨即道:“去開船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是。”黑衣男子連忙點頭,不過隨即又問道:“敢問前輩,接下來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葳弧城。”林逸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黑衣男子不由一臉爲難的神色,不僅把韋昭通交代的事情辦砸了,而且同時還得罪了齊天鏢局,無論遇到哪一個,下場都好不到哪去,所以他現在最不敢去的地方,就是葳弧城。

    “怎麼?你有意見?那也沒問題。我自己來控船,至於你麼,就去陪你那三個海盜兄弟好了。”林逸眼神之中殺機一閃。

    “不不,沒意見,絕對沒有意見,前輩您息怒,在下這就照辦。”黑衣男子連忙搖頭,忙不迭跑去開船了,對他來說葳弧海域雖然是龍潭虎穴,但總好過現在就被林逸殺死。形勢比人強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數日之後,林逸所在的貨船,終於在葳弧城碼頭緩緩靠岸,看着眼前跟原先如出一轍的繁忙景象,林逸心中不禁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當初帶着黃小桃剛來這裡的時候,兩人都只是金丹初期,人生地不熟,而且一上來就麻煩纏身。甚至可以說是大難臨頭,而如今纔過去一個月,黃小桃已然去了東洲晨星學院,而自己卻已是突破至金丹中期。人生可當真是際遇無常啊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偷偷盯着林逸的反應,同時暗暗積蓄真氣,準備等林逸稍有半點疏忽,就立即動手。

    當然。讓他獨自一人對付林逸那是絕對不敢的,他只是想製造一點混亂趁機逃跑罷了,畢竟如今的葳弧城對他而言乃是是非之地。趁早逃得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林逸站在甲板之上看着下方繁忙的碼頭,有些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,看樣子是準備跳下貨船,就是這個時機,黑衣男子精神大振,當即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未等他轟出一拳半腳,忽然眼前一晃,林逸的身形陡然出現在他跟前,着實把他給嚇了一個踉蹌。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輩,您這是……”黑衣男子連連後退,心中則是驚濤駭浪,這傢伙速度怎麼這麼快,神出鬼沒的!

    “小黑啊,難得老實了一路,現在還想跑,就不怕我動手殺你?”林逸挑了挑眉毛,他的神識一直都鎖定在黑衣男子身上,對方身上但凡有半點真氣波動,都別想逃過他的感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,前輩您誤會了,我剛纔只是有些興奮而已,真沒有想要逃跑,絕對沒有,我對天發誓!”黑衣男子連忙賭咒發誓道。

    “沒想逃跑?”林逸笑了笑,淡淡點頭道:“既然小黑你這麼配合,那是再好不過了,你不用死,也不用髒了我的手,對你對我都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,多謝前輩饒我一條小命。”黑衣男子聞言大喜,頓時鬆了一口氣,他還以爲這次被抓個正着,自己死定了呢。

    然而未等他把氣傳完,突然兩眼一黑,林逸一腳掃在他的頭上,整個人隨之橫飛而出,無比狼狽的跌落在碼頭上,引起周圍旁人一陣喧譁,臨暈過去之前還滿臉不甘道:“不是說不殺我嗎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是不殺你,但也沒說不踹你啊。”林逸嘴角微微一掀道。

    他確實沒打算殺人,但是這傢伙怎麼說也是個金丹後期巔峰高手,而不是尋常的阿貓阿狗,而且一肚子的陰謀壞水,就這麼讓他蹦躂着不定就會鬧出亂子,林逸還準備讓他去指證韋昭通呢,當然是先弄暈了比較省事。

    林逸跳下貨船,同碼頭寄存處的管事人員交代了幾句,將貨船寄存之後,便徑直走到黑衣男子身前,在旁邊衆人的圍觀之下,一手將其拎起,準備回齊天鏢局交差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遠處突然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,得意大笑:“哈哈哈哈,我還以爲你小子就這麼逃了,這輩子都不敢再回來了呢!真沒想到,縮頭烏龜縮了這麼久,竟然還有重新鑽出來的一天!”

    周圍衆人聽到這個聲音,紛紛臉色一變,連忙讓至兩旁,林逸擡頭看去,迎面而來的正是他來這葳弧海域之後結下的第一個仇家,毒眼傭兵團少主程畦田,而其身後,依然跟着那個元嬰初期巔峰的老孔!

    “哼,真是冤家路窄。”林逸冷冷一笑,不慌不忙將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,隨手扔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他早料到會有這一幕,程畦田這種人一看就是睚眥必報的傢伙,上次自己讓他當衆出醜,他不找回這個場子,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估計這些日子以來,碼頭上一直都安插着他獨眼傭兵團的眼線,林逸還沒靠岸,估計他就已經收到報信了。

    “說得好,就是冤家路窄,惹上我這麼個仇家,你這輩子註定就已經完蛋了!”程畦田洋洋得意的冷笑,正準備讓人動手的時候,忽然神情一愣:“怎麼只有你一個?那個小妞呢,怎麼沒了?是不是已經死在外面了?哈哈哈哈!”(我的小說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啓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衆號“qdread”並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