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ps: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,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,現在就搜索微信公衆號“qdread”並加關注,給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“她倒是沒死,不過麼,你恐怕是離死不遠了。”林逸嘴角掀起一抹冷冽的弧度,眼神之中殺意凌厲,事已至此,不下殺手已經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嗯?死到臨頭竟然還在說大話,看來有句話真是沒說錯,死鴨子嘴硬,越是像你這種快要死的鴨子,往往嘴就越硬,哈哈!”程畦田一臉自得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雖然只堵住林逸一個人讓他覺得有些可惜,但也問題不大,這樣也可以讓他出上一口惡氣了,至於那個女的,之後在讓人盯着就是了。

    而且上次回去之後,老孔也曾跟他說過,這個凌一跟那個女人之所以厲害,就是因爲他們的合擊技非同尋常,如果彼此不能配合,那就只是尋常的金丹初期高手而已,不值一提,沒想到這倆人竟然自己分開了,倒是正好省了不少手腳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大話,你馬上就知道了。”林逸眼神一閃,身形陡然掠向對方,速度之快饒是以老孔這樣的元嬰初期巔峰高手,都不禁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程畦田頓時大驚,連忙抽身後退,臉上這一瞬間竟是掩不住的驚恐之色,別看他一副得意狂妄目中無人的德行,畢竟有過上次的前車之鑑,哪怕明知對方實力等級比自己低得多,但還是會恐懼害怕。

    而在程畦田驚慌後退的同時,他身邊的老孔,則瞬間實力全開,人還未至,一身元嬰初期巔峰的強大真氣卻已瞬間傾瀉而出,結結實實的擋在程畦田前面。結成了一道厚實的防護屏障。

    林逸這一下爆發雖然突兀,但老孔其實對此早有準備,在他看來林逸獨自一人,既然用不了強大的合擊技,那麼對自己就毫無威脅可言,對方僅有的那一線生機,就只在程畦田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要保護好程畦田不受傷害,對方就已是煮熟的鴨子,別想再飛走了。

    程畦田見狀心中大定,這是他之前就交代過的事情。他讓老孔無論發生什麼狀況,第一反應都必須是保護好自己的安全,哪怕這個林逸的實力比看起來要強得多,單憑他自己一個人的能力,也絕無可能打穿一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的防護。

    事實如此,元嬰期跟金丹期之間的巨大實力鴻溝,哪怕再怎麼天才,也不是那麼容易跨越的,金丹大圓滿高手倒也還罷了。還有那麼一丁點可能,金丹中期以下想都別想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程畦田臉上的表情陡然凝固,而至於老孔。則更是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狂火八卦掌第三十式!這是目前爲止林逸所掌握的最強武技,毫不猶豫一掌擊出,而他的目標,從始至終都不是程畦田。而是老孔!

    程畦田只是金丹後期而已,林逸根本沒把這種貨色放在眼裡,在場真正能給他帶來威脅的。就只有老孔這個強大的元嬰初期巔峰高手,而他所做的一切,也都是爲了將這個最大威脅,儘快扼殺!

    上一次,林逸和黃小桃就是突然出手偷襲老孔,而這一次只有林逸獨自一人,卻還是做出了同樣的選擇,這一點,打死老孔也絕對想不到啊。

    乍看起來是朝程畦田發難,一切都那麼逼真,一切都那麼順理成章,老孔沒有半點猶豫就全力替程畦田防護,卻沒想到這不過是幌子而已。

    這一下,老孔因爲將全部精力都放在程畦田身上,自己幾乎毫無防備,連護體真氣都沒有外放出來,真不知道該說他太過耿直,還是太過了。

    轟!猝不及防之下,實質化的八卦火掌印正中老孔胸口,這還沒完,林逸緊跟着又補了一記威力最大化的狂火千腿,當着整個碼頭這麼多人的面,硬生生將老孔這麼個高高在上的元嬰初期巔峰高手,給打得毫無還手之力!

    眼睜睜看着老孔被踢飛,狠狠摔在地上,口吐血沫,生死不知,全場所有人不禁齊刷刷倒抽一口冷氣,再度看向林逸的眼神,已經徹底變得看怪物一樣了。

    在場高手比比皆是,剛纔這一瞬間,很多人也都看出來林逸的實力,大概只有金丹中期的樣子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這麼一個金丹中期高手,卻在衆目睽睽之下,一個照面就將老孔這個元嬰初期巔峰的大高手,給打成了這副德行,衆人忍不住冒出同一個問題,這個世界瘋了嗎?

    瞥了地上狼狽不堪的老孔一眼,不管死不死,至少幾個月之內,是不可能恢復實力了,饒是林逸自己都有些意外,在他預想之中,這一個照面能夠打傷對方就算不錯了,沒想到直接給打殘了,順利得都有些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這隻能用兩個原因來解釋,一是林逸的實力,已經今非昔比,二是老孔這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,實在是太過耿直,乃至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人羣后方猛然爆發出一身驚叫,隨即就看到一個驚慌失措的背影,玩命的逃離碼頭,正是程畦田。

    找回場子什麼的都是其次,這位高高在上的毒眼傭兵團少主,此刻唯一要考慮的問題,就是自己能不能活着逃回毒眼傭兵團總部!

    連老孔在對方面前,都是如此不堪一擊,他這個實力遠遠不如的金丹後期高手,此刻心中實在是顫抖得很,萬一被對方追上來,只能是一個死字,哪怕他老爹程浩楠再牛逼,那也於事無補啊。

    至於生死不知的老孔,程畦田根本就顧不上,自己小命都難保了,誰特麼還管這種手下的死活。

    看着程畦田逃竄的背影,林逸冷冷一笑,卻沒有動身去追的意思,倒不是他不敢殺這程畦田,而是沒有這個必要一下子把事情做絕。

    到此爲止,對方已經得到了足夠的教訓,知難而退,至少短時間內應該不敢再來招惹自己了,而若現在就當衆把這程畦田給宰掉,雖然是輕而易舉,但如此一來,那就相當於公然跟整個毒眼傭兵團宣戰了,結局必然是不死不休,再沒有半點回轉餘地。(我的小說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啓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衆號“qdread”並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