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ps: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,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,現在就搜索微信公衆號“qdread”並加關注,給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以林逸如今的實力,對付個把元嬰期高手還可以,可若想單憑一人之力,就跟程浩楠麾下整個毒眼傭兵團這樣的地頭蛇勢力對抗,那還是想太多了,根本沒有任何勝算,真要到不死不休的那一步,他也沒法繼續在葳弧海域混了。

    林逸從來不怕麻煩,但也不會去自找麻煩,不到萬不得已,他還不想跟整個毒眼傭兵團死磕,至少在他離開葳弧海域之前,這種事情還是能避免就儘量避免爲好。

    在周圍衆人圍觀注視之下,林逸轉過身,一手拎起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,便朝齊天鏢局走去,留下碼頭衆人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嘿,連老孔這種高手都說打殘就打殘,這人可真是厲害啊,看來咱們葳弧城,又有新人要嶄露頭角了!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金丹中期,卻能夠一個照面虐飛元嬰初期巔峰高手,這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不會是什麼大勢力出來歷練的天才弟子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很有可能,我聽說前幾天東洲的晨星學院,已經在真段海域選拔弟子了,這人說不定就是學院出來的天才弟子,提前過來打前站的!”

    “孤陋寡聞,你們知道個屁!這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晨星學院的弟子,他是齊天鏢局的鏢師,好像是叫凌一還是什麼的,上次少東家齊文翰親自出面拉攏的高手!”

    “對對,我想起來了,他上次就在這裡跟程畦田他們動過手,也是佔了上風,兩次栽在同一個人手裡。這位龜田大少真是不長眼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毒眼傭兵團這些人一向囂張跋扈,尤其是這位龜田大少,媽的天天讓老子交保護費,碼頭都變成給他們家開了,哼,這回總算碰上鐵釘子了,活該!”

    “噓!小聲點,毒眼傭兵團來人了,咱們還是躲着點吧。”

    碼頭接下來發生的種種議論和混亂。都已經跟林逸無關,他一手拎着黑衣男子,來到齊天鏢局之後,隨手便將這傢伙扔到了院子角落的草垛子上面,反正一時半會兒醒不來,不用怕他跑掉。

    邁步朝任務大堂走去,見到林逸突然回來,守在門口的兩個守衛臉上明顯有些詫異,彼此面面相覷。交頭接耳小聲議論:“這傢伙竟然還敢回來,臉皮可真夠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林逸聞言頓時皺了皺眉,莫名其妙的看了兩人一眼,身爲齊天鏢局的鏢師。回來交付任務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怎麼就厚臉皮了,這其中必然有人搞鬼!

    議論歸議論,守衛倒並沒有阻攔林逸的意思。哪怕私底下議論得再厲害,但只要上面沒有吩咐,他們就不會擅作主張。只是神情古怪的看着林逸,目送他進了任務大堂。

    此刻任務大堂之內,人聲鼎沸,聚集了足有十幾個鏢師,其中還有跟林逸合作過的那兩人,李延吉和關致遠。

    本來管事正在給衆人分派任務,一衆鏢師也都躍躍欲試,看樣子應該是趟油水豐厚而且風險不大的好活,不過等到林逸走進來之後,大堂之內突然安靜了下來,全場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部聚焦到了林逸身上,一個個神色玩味複雜。

    尤其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,見到林逸之後更是齊刷刷臉色一變,彼此下意識對視一眼,眼神之中分明有幾分慌亂。

    林逸對着衆人拱了拱手,剛要開口說話,結果李延吉卻突然跳了出來,搶先指着林逸大罵道:“好你個膽大包天的叛徒,凌一,你竟然還有膽子回來,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啊!大家一起上,將這個叛徒拿下,千萬別讓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對,這種敗類出現在這裡,是對我們大家的侮辱,必須把他抓起來嚴懲,以儆效尤!”一旁關致遠也跳出來幫腔道。

    其餘衆人的反應,雖然不像二人這麼強烈,但此刻看向林逸的目光,也分明帶着鄙夷和不屑,甚至都有幾分敵意,不過即便如此,李關二人想要煽動他們一起出手,那卻是不可能的,在場都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油條,哪可能這麼輕易就被人當槍使?

    果然是這兩個傢伙搞的鬼!林逸看着這狗血的一幕,哪還會不明白狀況,心裡瞬間就已經想通前因後果了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林逸冷笑一聲,不動聲色的看着二人道,他今天倒要好好看看,這兩個傢伙準備怎麼把戲演下去。

    “還什麼意思?哼,你真是臉皮厚到一定境界了啊,做出那麼無恥的勾當,如今竟然還敢回來,竟然裝作沒事人一樣?”李延吉冷笑不已,在其他不知情的外人看來,就跟真有其事一樣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可告訴你,在我們齊天鏢局這兒,臨陣脫逃便可視同叛逆,那可是一等一的大罪,何況你當初做的事情可不是臨陣脫逃這麼簡單,爲虎作倀,害得我們整個鏢局名聲受損,而且還做出天價賠償,哼,你幾條命都不夠賠的!”關致遠在一旁義憤填膺的幫腔道。

    林逸看着這一幕暗暗撇嘴,這兩個傢伙,實力不怎麼樣,膽量也不怎麼樣,不過演起戲來倒是一把好手,難怪在場這麼多人都會被他倆蠱惑……

    “爲虎作倀?你們倒是說說看,我到底怎麼個爲虎作倀?”林逸並沒有衆人想象中那麼氣急敗壞,而是不慌不忙的淡笑着反問道,看着李關二人的眼神,活脫脫就是看兩個跳樑小醜,似乎根本不把二人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“你這叛徒竟然還敢如此囂張!”李關二人相視一眼,頓時心中一驚,對他倆來說眼下最好的局面,莫過於一番言語刺激之後,屎盆子當頭扣下,讓這個凌一自己狗急跳牆,這樣的話罪名就徹底坐實了,趁亂就此殺人滅口,剛好一了百了,什麼後遺症都不會有。

    可他們萬萬沒想到,屎盆子都被扣在頭上了,這個凌一竟然還能夠如此淡定從容,絲毫沒有惱羞成怒的跡象,這可怎麼整?總不能當着衆人的面,就這麼直接出手殺人吧?(我的小說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啓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衆號“qdread”並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