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那樣的話,在場這些鏢師也許沒什麼想法,但是少東家齊文翰那裡,就不太好交代過去了,畢竟他纔是齊天鏢局的少主人,手下鏢師哪怕犯了再大的錯,也只能由他親自處置,旁人可沒有越俎代庖的資格。

    “囂張?不見得吧,身正不怕影子斜,倒是你們兩個這麼激動,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啊?”林逸抱着雙臂,好整以暇的玩味笑道。

    李關二人在他眼裡,論實力不堪一擊,論心計也上不了檯面,這種跳樑小醜實在沒什麼好擔憂的,依着林逸的性子,更不可能因爲這兩個人而惱羞成怒。

    畢竟彼此完全不在一個層面,見過人與人打架的,總沒見過人與螞蟻去打架的吧?要麼不搭理,要麼就直接碾死了,根本用不着動氣。

    “哼!牙尖嘴利!”見對方如此淡定,李關二人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,再這麼你一言我一語的拖下去,搞不好要出岔子,李延吉忽然靈機一動道:“那個女的呢?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?難道是跟着海盜去做海盜夫人了?”

    “對啊,當初你就是用你那個師妹去討好巴結海盜,看來是徹底把自家師妹都給賠進去了,自己還好意思一個人回來,無恥之人我見得多了,但是無恥到你這種地步的,還真是從沒見過!”關致遠連忙配合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若只是造謠生事,我還可以考慮饒你們一條狗命,但是污衊到我師妹身上,那就只能對你們倆說一句,我深表遺憾了。”林逸眼神陡然一冷。雙目之中殺機閃爍,身上雖然沒有釋放出多麼強大的氣勢,但是在場的一衆鏢師,卻是齊刷刷覺得心底一寒,不自覺後退了幾步。

    “哼!總算被我們戳到痛腳,狗急跳牆了吧,你有本事動個手指頭給我看看!”李延吉和關致遠不驚反喜,繼續出言刺激道,他們倆巴不得林逸惱羞成怒出手呢,那樣就一切都好說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真以爲我不敢殺你們是麼?”林逸有些憐憫的瞥了這兩個跳樑小醜一眼,如果手上沒有證據,他要是就這麼動手的話,那還真有可能跳進黃河洗不清,徹底坐實所謂的叛逃罪名,只可惜,他手上卻捏着實實在在的證據,根本不怕這倆人污衊。

    “哼哼,口氣是真不小。你特麼倒是來殺我們看看?就你這點金丹初期的實力,也敢把自己當蔥甩啊,就不怕被人笑掉大牙?哈哈哈哈!”李關二人繼續挑釁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。”林逸淡淡的搖了搖頭,當即就準備出手誅殺二人。一個金丹中期巔峰,一個金丹中期,隨手可殺,根本就不夠看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時。從內堂忽然走出一人,看着圍成一圈的衆人皺眉道:“都不好好幹活,爲何在這裡聚衆喧譁?”

    “少東家好。”一種鏢師連忙齊聲問好。來人正是齊天鏢局的少東家,齊文翰。

    林逸見狀暗暗壓下殺機,因爲手上有鐵證,所以即便他殺了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,最後也依然能夠真相大白,不過若是當着齊文翰的面動手,未免就有些過頭,之後哪怕把事情說清楚了,在齊天鏢局這裡也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何況之前接觸下來,林逸覺得齊文翰這人其實頗爲精明,不像是簡簡單單幾句話,就會被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給矇蔽的傢伙,索性不如靜觀其變,先聽聽他怎麼說。

    目光掠過衆人,最後落在正中的林逸身上,齊文翰不由一驚,神情隨即變得有些複雜起來。

    “凌一這個叛徒回來了,請少東家重重嚴懲,以儆效尤!”李關二人見狀表情也是有些微妙,連忙跳出來道。

    兩人心中則是暗呼可惜,眼看着這凌一都已經上鉤了,一旦動手就萬事大吉,結果早不來晚不來,齊文翰偏趕在這時候來,這下子局面又脫離掌控了……

    殊不知,如果不是齊文翰出來,他們兩個現在都已經變成兩具死屍了,從鬼門關轉了一圈還不自知,甚至還在爲此惋惜,天底下真是什麼都缺,就是不缺自作聰明的傻泡。

    齊文翰聞言表情一沉,上下打量着林逸,並沒有立即開口,而是朝二人擺了擺手,示意他們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自從大概一個月前,李延吉和關致遠兩人空手而回,知道這一趟重鏢被人劫走之後,齊天鏢局這一陣日子,過得可謂極其艱難,而身爲正在逐漸接手主持鏢局的少東家,更是焦頭爛額。

    齊天鏢局幾十年積攢下來的聲譽,因爲這件事情大受損失,就連其在葳弧海域的江湖地位,也都要岌岌可危,不僅如此,還要按照事先簽訂的合同,照着貨物原價,賠付給洪氏商會整整三十萬靈玉,才勉強讓洪氏商會閉嘴,沒有出去大肆宣揚。

    這一連串的損失,對於齊天鏢局,尤其是對於少東家齊文翰的打擊之大可想而知,而根據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的稟報,造成這一切損失的罪魁禍首,正是林逸二人!

    “對方雖然有四個金丹後期巔峰高手,實力強大,但我們也有四個人,就算彼此實力差距懸殊,如果殊死一搏的話,那總歸還能有一線機會,可是沒想到凌一和他那個師妹,遇到敵人之後竟是直接當場投降,而且反過來成了海盜一夥的爪牙,爲虎作倀,我們兩個無奈之下,這纔沒辦法只能聽之任之,讓鏢落入海盜之手。”這是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當時說的原話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那這次事件的罪魁禍首,就是林逸二人無疑,甚至於都有理由推測,那些海盜根本就是和林逸二人提前串通好的,要不然他們不會這麼巧守株待兔,林逸二人也不會投誠得這麼理所當然。

    但是,齊文翰並沒有完全相信這一面之詞,當時聽着這番話的時候,心中其實頗有些納悶。

    他跟林逸雖然就接觸過一回,但直覺告訴他,這人並不像是那種吃裡扒外的奸惡之徒!(小說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啓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衆號“qdread”並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