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身爲鏢局少東家見過的三教九流形形色色,齊文翰一向對自己看人的眼光非常自信,而且也從未出過什麼錯。

    何況,這個凌一真要是吃裡扒外,當時二話不說向海盜投誠了,現在怎麼還敢一個人回來?這隻有兩種可能,要麼他不怕死,要麼其中另有隱情。

    不過齊文翰雖然還算比較客觀,此刻臉色卻也實在好不到哪裡去,畢竟因爲這次事件,他可是煎熬了整整一個月啊,直到昨天,才終於把賠給洪氏商會的三十萬靈玉湊齊給韋昭通送過去,事情這纔算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齊文翰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纔剛把外面的難題給應付過去,這個凌一竟然就孤身一人回來了,這樣倒是正好,畢竟人心隔肚皮,今天正好讓他跟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當面對質,這次事件影響太大,必須弄清楚前因後果,否則絕不善罷甘休!

    “李延吉、關致遠、凌一,你們三個都是當事人,當着大家夥兒的面,你們一個個把事情給我說清楚了,這次事件,今天必須做一個了斷!”齊文翰沉聲朝着衆人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東家,我先說!”李延吉連忙搶道,稍微有點經驗的人都知道,這種事情都是對先說的一方有利,因爲衆人會有先入爲主的印象,只要邏輯上不出大差錯,天然就立於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何況他跟關致遠二人,都是齊天鏢局老資格的常駐鏢師,資歷遠非林逸這種剛加入的掛名鏢師可比,哪怕齊文翰再怎麼精明公正,那也難免親疏有別。肯定會更相信他們兩人的話一些,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事情突然發展成這個局面,是他二人怎麼也想不到的,事到如今,他倆已經被逼得無處可走,只能當着衆人的面,設法將林逸污衊至死,讓他百口莫辯!

    之前兩人剛逃回來的時候,一口咬定這次之所以出事,林逸二人才是罪魁禍首。趁着林逸和黃小桃不在,將污水全部潑到了他們身上,如果不這麼做,讓人知道他李延吉和關致遠不戰而降,那以後可就做不成鏢師了,至少在這齊天鏢局,別想再有半點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而現在,兩人更是騎虎難下,如果真相大白。被衆人知道他倆不僅不戰而降,而且還潑污水誣陷同伴的話,那這事情可嚴重了,不單是丟飯碗這麼簡單。按照江湖規矩,這種背信棄義之事,那可是要三刀六洞的!

    所以無論如何,李延吉和關致遠今天都必須要讓林逸坐實罪名。而且要無懈可擊,讓他無話可說才行。

    聞言,齊文翰無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。反正三個人當面對質,只要能夠真相大白,在他而言無論誰先說都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“當日,我們從葳弧城出發,押鏢路線照理來說是嚴格保密的,除了少東家您和韋掌櫃之外,就只有我們四個鏢師,而且因爲所選路線非常隱蔽,再加上海霧濃重,一般情況下根本遇不到人,更不可能遭遇海盜,除非……”李延吉生怕自己出錯,一字一句都倍加斟酌,落在衆人耳裡,倒是有條有理。

    “除非什麼?說下去。”齊文翰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是,這種情況下卻依然被海盜伏擊,就只有一種解釋,有人做了內鬼!”李延吉斷然道,這話倒不是他臨時瞎編出來的,畢竟當初海盜出現的情形,其中確實很有蹊蹺,若說這些海盜不是早有準備,而是無意之中經過那種鳥不拉屎之地的話,未免也太過巧合了。

    在場衆人聞言紛紛點頭,這番分析合情合理,他們都是老江湖,這種情況下出內鬼的可能性,確實很高。

    “對,當時那四個金丹後期巔峰的海盜剛一出現,我跟李兄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反應,凌一和他那個師妹,二話不說就直接投誠了,甚至還反過來幫那些海盜來盯住我們二人,以二對六,我們沒辦法只能聽之任之,內鬼是誰,顯而易見!”關致遠緊跟着說道,暗暗跟李延吉交換眼色,兩人明顯覺得這番說辭無懈可擊,心中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一時間,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林逸身上,照着李關二人的說法,林逸真的是要坐實吃裡扒外的罪名了。

    “凌一,你怎麼說?”齊文翰看着林逸道,不管他信不信李關二人的這番說辭,既然是當面對質,他自然要給林逸說話的機會。

    林逸淡然笑了笑,轉頭看向李關二人,挑眉道:“你們倆說完了?”

    “說完了,怎麼?你難道還想狡辯麼,事實確鑿,沒什麼好解釋的了吧?”李延吉冷笑不已,隨即便對齊文翰道:“少東家,他默認了,請您治罪,嚴懲叛徒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齊文翰皺了皺眉,雖然聽起來好像確實是這麼一回事,但李關二人如此迫不及待就想要給凌一定罪,這可就有點耐人尋味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們兩個是不是傻?齊兄剛纔問的是我,而不是你們倆,這麼着急就想給我治罪,傻子也能看出來這其中的貓膩了吧,是不是做賊心虛啊?”林逸雲淡風輕的從容笑道。

    “做賊心虛?我們倆說的都是實情,有什麼好心虛的,事已至此,莫非你還想反咬一口誣陷好人不成,哼,我勸你還是別太天真比較好!”關致遠跳腳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從頭到尾,都只是你們兩個人的一面之詞,而且沒有半點證據可言,難道我還需要反咬嗎?你們以爲大家在聽說書呢,想怎麼編就怎麼編?”林逸不由樂了,一臉促狹的看着倆人。

    “證據?”關致遠聞言頓時有些詞窮,表情一僵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    “怎麼沒有證據!”李延吉忽然眼珠子一轉,指着林逸信誓旦旦道:“兩個板上釘釘的鐵證,足可證明你就是吃裡扒外的內鬼!”

    “哦?說來聽聽。”林逸一點都沒有着急的意思,看着李關二人的目光,同街上看耍猴沒有兩樣,他倒要看看,這傢伙到底能夠編出什麼花樣來。(小說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啓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衆號“qdread”並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