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而且韋昭通當時給出的理由,乃是因爲這批貨物是涎鵬島方家莊的救命物資,務必確保萬無一失,聽起來合情合理,所以齊文翰沒有多想,也就沒有讓他迴避。

    萬萬沒想到,韋昭通這兩點反常的源頭,竟然是出自這裡,竟然是爲了他自己把貨物給吞回去,空手套白狼,藉此來敲詐整整三十萬靈玉,真是好大的胃口!

    “不錯,就是這麼回事。”黑衣男子點點頭,畏畏縮縮的偷瞥了林逸一眼,心中後悔不迭,本以爲跟韋昭通合作會是一筆好買賣,誰知道這麼兇殘的一個殺神竟然會窩在裡面做鏢師,早知道這樣的話,借他一萬個膽子也不敢來劫鏢啊!

    “把你們當時劫鏢的情形,給我仔細說一說。”齊文翰將強壓下心頭怒氣,繃着臉說道。

    “劫鏢?哦,不過也沒什麼好說的,我們四個上船之後,他們沒有反抗,畢竟實力差距這麼懸殊,他們如果膽敢反抗,那就是一個死字。”黑衣男子一邊說着,一邊心頭卻是暗暗狐疑,雖然乍看起來確實是這樣,但以這個殺神的實力即便一挑四,那也是輕輕鬆鬆,爲何當時不出手呢?

    “當時是誰第一個投降?”齊文翰冷着臉問道。

    “諾,不就是那兩個傢伙麼……”黑衣男子努嘴指了指李延吉,還有關致遠。

    衆人頓時臉色大變,看向李關二人的目光,隨之充滿了鄙夷和不屑,這兩個傢伙自己率先投降不說,回來之後竟然還把污水潑到同伴頭上,做人無恥到這種地步的。真特麼是徹頭徹尾的人渣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血口噴人,這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海盜,說的事情也都是子虛烏有,少東家千萬不要相信他!”李延吉和關致遠兩人顧不得一身狼狽,連忙連滾帶爬的跳腳大罵道,事已至此他們還不死心,覺着只要一口咬定這人是林逸請來演戲的,就還有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“子虛烏有?”用不着林逸開口,齊文翰自己就已經一人一腳,將這兩個無可救藥的蠢貨給踹飛出去了。殺氣騰騰的冷喝道:“事到如今,你們倆竟然還在爲韋昭通說話,我是不是可以認爲,你們都是被他收買的同夥?”

    “啊?不……不是……少東家我們……”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鼻青臉腫,頓時面如死灰,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
    他們壓根就不知道,當初韋昭通跟齊文翰商談時候的那些蹊蹺反常,更不知道齊文翰已經認定這次事件的幕後黑手,必是韋昭通無疑了!

    他們這時候再往林逸身上潑髒水。非但於事無補,反而會被衆人認爲是韋昭通的同夥,本來只是丟飯碗的事情,再這麼胡攪蠻纏下去。只怕連小命都得交出來。

    “繼續說下去。”齊文翰轉頭對黑衣男子道,至於李延吉和關致遠,看都懶得再多看一眼,如果這兩個蠢貨還要再不知死活的糾纏下去。他也不介意送他們二人下地獄。

    這都已經是看在二人在鏢局幹了這麼久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了,否則齊文翰真要是不留情面之人。單是衝着二人有跟韋昭通勾結的嫌疑,就已經打死都毫不爲過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劫完鏢之後,就繞道去了真段海域,將他們幾個扔在了真段城,本來是想照計劃去遠星海域,儘快將貨船交付給韋昭通的接應人,沒想到半途剛好遇上暴風雨,只好返回真段城,然後又遇上晨星學院出來選拔弟子,直接將整個碼頭給戒嚴了,無法出入,所以就被困在了真段城。”黑衣男子一臉鬱悶的無奈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爲這些破事耽擱,他們也不會再遇上林逸,自然也不會有如今這個下場,人一旦倒黴起來,那真是喝口涼水都能塞牙縫。

    “遠星海域?哼,那地方離這裡比真段海域還要遠,你們在那裡交易,這邊一點風聲都收不到,韋昭通可真是夠小心的。”齊文翰冷笑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葳弧海域進行交易,哪怕他們行事再怎麼小心周密,都不可能完全避開齊天鏢局的耳目,可見韋昭通這次絕對是蓄謀已久,早有準備。

    “結果在真段碼頭,我們就被前輩發現了,然後就……”黑衣男子畏畏縮縮的看了看林逸,無語的攤了攤手。

    “然後就什麼?”齊文翰不由問道,在場其他衆人,也都一臉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呵呵,然後他們就一個一個被我殺了,唯獨剩下他一個,被我帶了回來。”林逸淡笑着代爲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齊文翰衆人頓時面面相覷,一個個重新上下打量着林逸,對方可是四個金丹後期巔峰高手,卻被一個個殺掉,而且還把最後這傢伙給活捉回來,這得是多強的實力?

    金丹大圓滿高手也未必能夠做到這一點,至少得是元嬰期高手吧?可就算是齊文翰自己,也不會相信凌一竟然是元嬰期高手,一時興起拉攏回來的潛力高手,卻沒想到竟能生猛到如此地步,這回真是賺大了!

    如果單純只是林逸自己這麼說,衆人只會以爲他吹牛逼說大話,但是黑衣男子就這麼跪在眼前,由不得他們不信,一個個看向林逸的目光,頓時充滿了敬畏。

    “我將貨船搶回來之後,就送去了涎鵬島方家莊,這是方必武莊主簽收的鏢書,請齊兄查驗。”林逸說罷便從懷中取出鏢書,當衆遞給齊文翰。

    齊文翰接過去看了一眼,確認之後,突然哈哈一笑,雙手親熱的扶着林逸雙肩道:“對不起啊凌兄,因爲這兩個混蛋的讒言,我差點就誤會了你,剛纔讓你受委屈了,我代表整個齊天鏢局,鄭重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齊兄客氣了,這點小事我不會放在心上。”林逸微微一愣,目光之中不由多了幾分欣賞。

    真沒想到齊文翰會如此爽快,身爲鏢局少東家,能夠這麼坦然的當衆認錯,這可是很難得的事情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