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三刀六洞……”李延吉和關致遠臉色慘白,兩腿一軟再度跪了下去,就連周圍其他一衆鏢師,聞言也都一個個面面相覷,少東家這回是來真的啊!

    “來人,行刑。⊙小說,”齊文翰揹着雙手,冷聲下令道。

    鏢局守衛相視一眼,當即不敢怠慢,連忙跑過來將李關二人綁了出去,結結實實綁在外面院子當中的鐵架上。

    過程之中,李關二人只能一臉死灰的任由被人五花大綁,卻不敢有絲毫異動,也不敢用真氣護體!三刀六洞雖然可怕,但以他們金丹期高手的體質,還不至於直接死掉,可若是反抗了,一旦動起手來那可就真的離死不遠了。

    所謂的三刀六洞,便是要在身上捅三刀,而且每一刀都必須捅對穿,留下六個血窟窿,乃是僅次於自盡的酷刑,天階島很多宗門勢力依然沿用着這種刑罰,而至於葳弧海域這邊,更是公認的江湖規矩。

    一刀……兩刀……三刀……

    衆目睽睽之下,伴隨着殺豬一般的慘嚎聲,伴隨着令人頭皮發麻的刀鋒入骨聲,李延吉和關致遠二人當場昏死過去,雖然避開了心臟之類絕對致命的部位,但這三刀六洞捅下去,依然是不折不扣的重傷,哪怕他們是金丹期高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全場一片寂靜,如此酷刑的震懾之下,再沒有任何人敢交頭接耳了,一個個看向齊文翰的目光,較之以往,明顯恭敬畏懼了許多,這就是殺雞儆猴的效果。

    林逸看着這一幕暗暗點頭。這次事件固然造成了極大的損失,但對於齊文翰來說,倒也未必就是純粹的壞事,至少從此之後,他對齊天鏢局的掌控力,比起原來將會高出一大截,這也算是因禍得福。

    “扔出去。”齊文翰冷着臉擺了擺手,守衛當即便將痛昏過去的李關二人,跟死豬一樣拖了出去,扔到了外面大街之上。引來路人一陣圍觀指點。

    兩個敗類是被扔出去了,但剩下的在場衆人,依然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,等待齊文翰繼續發話。

    “凌兄,可有興趣跟我去一趟洪氏商會,這筆賬,我必須找韋昭通那個老匹夫好好算一算!”齊文翰咬牙切齒道。

    這一次,韋昭通這個老狐狸給他設了一個套,讓他傻乎乎的跳了進去。焦頭爛額賠了三十萬靈玉不說,連帶着他的威信,甚至整個齊天鏢局的聲譽都大受損失,這筆賬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忍下去!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林逸淡淡一笑道。他不僅是當事人,就連海盜頭子這個證人也是他抓回來,這種事情於情於理他都不可能不去。

    何況韋昭通這人如此黑心,竟將涎鵬島方家莊幾百條人命視如草芥。哪怕是單純身爲洪鐘的朋友,林逸都絕不能不管不問。

    “好!”齊文翰當即揚手一揮道:“你們所有人,都先放下手頭事情。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衆人齊聲應道,相比起去洪氏商會找韋昭通算賬,眼下其他一切事情,都已經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。

    齊文翰乃是說幹就幹的直爽性子,當即帶着一羣人,浩浩蕩蕩前往洪氏商會,這一羣人氣勢洶洶,頓時引來一大堆圍觀看衆。

    之前半死不活的李延吉和關致遠被丟出去,本就引發騷動了,如今這麼一來,更是一傳十十傳百,還沒等齊文翰衆人來至洪氏商會,事情就已經鬧得沸沸揚揚,滿城風雨了。

    這樣倒是正合齊文翰心意,這種事情,動靜鬧得越大越好,至少要所有人都知道,這一次事件並非是齊天鏢局辦事不力,而是洪氏商會韋昭通自己設的套,這樣一來還可以將韋昭通這個幕後黑手推至風口浪尖,名聲掃地!

    一衆人馬浩浩蕩蕩來至洪氏商會,一個個氣勢凌冽,往門口一站,周圍顧客忙不迭讓開一大片,還以爲這幫人是來火拼尋仇的呢,這種事情在混亂的葳弧海域可並不少見,生怕被殃及池魚。

    洪氏商會上下,隨之如臨大敵,可坐鎮在這裡的客卿高手都驚動了,一臉戒備的攔在衆人面前,神情嚴峻,畢竟這次齊文翰不僅帶來了一衆鏢師,其中還有好幾個鎮守鏢局的元嬰期高手,這樣的陣容一旦打起來,洪氏商會單憑他們幾個客卿,可未必能罩得住。

    根本用不着齊文翰通報,早有小廝跑去後院,向韋昭通稟報了:“掌櫃,大事不好,齊天鏢局過來砸場子了!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韋昭通聞言一愣,反應過來之後心中一驚,不由暗自嘀咕,莫非是東窗事發了?

    不可能啊,那幾個海盜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,不會這麼輕易被人抓住把柄啊,何況齊文翰昨天還把三十萬靈玉的賠償金給送過來了,這纔過去一天就翻臉了?

    韋昭通心中雖然狐疑,不過並沒有慌張失措,很快就恢復了淡定,一臉從容的對小廝吩咐道:“我知道了,你將齊文翰請到會客廳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其他人呢?”小廝面帶爲難的請示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拒之門外,難道我們洪氏商會,是他們想來鬧事就能鬧事的地方麼,還不趕緊去?”韋昭通瞪了一眼,小廝連忙點頭出去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韋昭通在會客廳見到了怒氣沖天的齊文翰,不過令他有些意外的是,小廝領進來的並不只有齊文翰一人,而是三個人。

    跟齊文翰一起進來的兩個人,林逸他曾經見過一面,知道是上次押鏢的鏢師之一,但是看到另外一人之後,頓時眼神一閃,這傢伙不去遠星海域,怎麼會在這裡?

    不過,不管心中如何慌亂,韋昭通臉上卻是一點都沒有顯露出來,只是淡淡的瞥了黑衣男子一眼而已,似乎就跟從來沒見過的陌生人一樣。

    “掌櫃,齊少一定要帶這兩人進來,我……”歹說能夠勸住外面那麼多人就已經很不錯了,齊文翰執意要帶這二人進來,他一個下人怎麼可能真攔得住。(《校花的貼身高手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,同時還有100%抽獎大禮送給大家!現在就開啓微信,點擊右上方“+”號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衆號“qdread”並關注,速度抓緊啦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