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。”韋昭通皺了皺眉,隨即神情淡然的看着齊文翰,一如既往客套的拱手笑道:“齊少,今天大駕光臨,不知是何來意啊?”

    “是何來意?”看着韋昭通這副淡定的表情,齊文翰不由暗罵一聲老狐狸,一指身邊的海盜頭子,冷哼道:“韋掌櫃,這個人你不會不認識吧?”

    “哦?這是哪位英雄?莫非是你們齊天鏢局新招的鏢師麼?”韋昭通故作驚訝的上下打量一番,隨即一臉莫名的看向齊文翰,攤手道:“齊少,我跟這個人素未謀面,怎麼會認識呢?”

    哼,事到臨頭,這老狐狸還在裝樣!齊文翰也不跟韋昭通扯皮,突然一腳將海盜頭子踢跪到了地上,冷笑道:“你們之間那點齷齪事,當着這位韋掌櫃的面,好好給他說一遍!”

    “韋掌櫃救命啊!快救救我……”海盜頭子之前一直老老實實,這回卻突然不聽話了,因爲他不僅怕林逸和齊文翰,他同樣也怕韋昭通!

    如果這時候當面再把事情說一遍,即便林逸和齊文翰放他一馬,韋昭通這邊也絕對饒不了他,都是隨隨便便就能調動元嬰期打手的大人物,他可一個都惹不起啊!

    “救命?真是好笑,我認識你是誰啊?莫名其妙就讓我救命?”韋昭通卻是冷笑不已,壓根就正眼都不看他一眼,對着齊文翰撇嘴道:“恕我直言,齊少你們這是什麼意思,帶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陌生人過來,來我洪氏商會一頓亂叫,這是耍猴給老夫看呢?”

    “韋昭通你……”海盜頭子頓時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了。他是萬般無奈才向韋昭通求救,可現在這麼一來,對方不僅見死不救,自己還特麼把林逸和齊文翰都給得罪了,這回可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?我什麼?”韋昭通嗤笑了一聲,繼而道:“齊少,之前託付給你們齊天鏢局的貨物,老夫千叮嚀萬囑咐,這是方家莊的救命物資,你們卻還是把鏢給我弄丟了。實在是令人痛心疾首!不過呢,在商言商,你們既然已經原價賠償了,老夫也不好多說什麼,再說咱們兩家之間的關係一向不錯,齊少你現在給我整這一出,到底是要唱戲給誰看啊?”

    林逸站在一旁冷眼旁觀,見狀不由暗暗搖頭,別的先不說。這老傢伙的臉皮可真是夠厚的,齊文翰雖然不失精明,但在這種老奸巨猾的老狐狸面前,恐怕還真討不到什麼便宜。

    物以類聚。人以羣分,拋開韋昭通已經變質的人品不提,他能夠獲得洪鐘這等人物的認可,本身能力絕對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“韋掌櫃。都到這一步了,真相如何你我都心知肚明,就沒必要再裝下去了吧?這樣有意思麼?”齊文翰並沒有發怒。他知道在這種老狐狸面前,自己一旦憋不住怒氣就代表着輸了,只能選擇好好跟對方周旋下去。

    “心知肚明?呵呵,齊少你這話說得就更加莫名其妙了,你倒是說說看,老夫應該怎麼個心知肚明?”韋昭通頓時樂了,好整以暇的坐了下來,擺明了油鹽不進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好吧,凌兄,只能麻煩你將押鏢的事情,跟我們這位韋掌櫃從頭到尾好好說一說了。”齊文翰冷笑道。

    林逸點點頭,從當初押鏢出發之後,如何被人劫鏢,之後又如何從這些海盜身上的得知真相,將貨船給搶回來,神情淡然的如數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?韋掌櫃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?”齊文翰冷冷的盯着韋昭通。

    從小接受精英式培養,他從來都不是一個輕易會動怒的人,但如今被這個老狐狸如此戲耍,不僅賠了三十萬靈玉,還損失了鏢局聲譽,這口氣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嚥下去。

    甚至於,他此刻都恨不得親自動手,將這老狐狸踩在腳底,以泄心頭之恨!

    只可惜現實不允許,對方是洪氏商會的代言人,犯了再大的錯,也只能由洪氏商會的人來處決,外人一旦越俎代庖就是對洪氏商會的挑釁,後果不堪設想,齊文翰身爲齊天鏢局少東家,他必須顧全大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韋昭通卻似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,猛然大笑起來,指着齊文翰道:“齊少,老夫一直都覺着你是一個聰明人,沒想到竟然也有這麼搞笑的天賦!先不說這傢伙是不是真的海盜,哪怕他是,你們隨便抓了個海盜,就來栽贓說是老夫的人,齊少你不覺得這種把戲太過小兒科了嗎?”

    “小兒科?”齊文翰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?這種幼稚的小把戲誰不會做,街上隨便拉個小孩子過來,都能給你來這麼一出信不信?”韋昭通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道:“齊少,大家都是成年人,就沒必要玩這種過家家的小孩子游戲了吧,老夫也知道你鏢局出了這種事情,心裡不好受,但也沒必要整這麼一齣戲吧,你覺得有意義嗎?”

    “哼,人證物證確鑿,韋掌櫃你還覺得這只是小孩子過家家麼?”齊文翰強壓住心頭怒火,冷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今天就把這事通報出去,讓外面的人一起來評評理,韋掌櫃你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這種事情一旦捅出去,對於洪氏商會,尤其是韋昭通這個幕後黑手,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,就算這老狐狸臉皮太厚,這風評一旦被洪氏商會的洪影組得知,甚至傳到洪氏商會總部,那絕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    齊文翰本以爲這麼一說,對方哪怕不會那麼驚慌失措,那也至少不敢再這麼肆無忌憚下去,然而韋昭通此刻的表情,依然是嗤笑不已,似乎真的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,根本沒把他這番威脅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“人證?呵呵,齊少說的莫非就是這個憑空誣陷老夫的傢伙?連是從那個角落旮旯冒出來的都不知道,他說的話,能有什麼可信度?你覺得老夫會相信,還是其他人會相信?”韋昭通有恃無恐的搖頭冷笑道:“何況看他這副慘樣,分明就是捱過打,隨便什麼人一看就知道是屈打成招,哼,齊少你也好意思說他是什麼人證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