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你!”齊文翰頓時被噎得有些說不出話來,而一旁林逸也只能無奈聳肩,他之前一路上都沒對這海盜頭子動過手,唯獨到了葳弧城碼頭之後,爲了圖省事給他打暈了而已,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拿這個當把柄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至於說物證,恕老夫眼拙,齊少你說的這個物證到底在哪裡啊,老夫怎麼沒看到?”韋昭通繼續冷笑着嘲諷道,海盜頭子被對方抓到,確實是令他吃了一驚,但這種事情,怎麼可能會有什麼所謂的物證?

    當初爲了保險起見,他跟這些海盜聯繫,都是秘密在遠星海域碰頭,連紙條都從來沒傳過,哪來的物證?

    “這就是物證!”齊文翰拿出林逸之前交給他的鏢書,冷冷道:“既然這個人證,韋掌櫃你不認賬,那就先放在一邊,現在方家莊已經簽收了,韋掌櫃你要是不信,我可以陪你去找莊主方必武當面驗證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韋昭通眼神一閃,瞥了一眼鏢書上面的字,發現確實是方必武的字跡,他跟方必武是幾十年的老相識,對方字跡還是認得出來的,若不然當初方必武也不會把化瘴丹這麼重要的救命物資,拜託給他去出面張羅。

    韋昭通上下看了林逸一眼,即便對方沒說,他也能猜出來必然是這人的手筆,從海盜身上搶回來的鏢,竟然還繼續給對方送過去了,這種事情是他壓根就沒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如果換做是他韋昭通處在林逸的位置,估計第一個想法就是把貨物私吞,畢竟這可是價值整整三十萬靈玉啊。誰會那麼傻拱手送出去?

    “韋掌櫃,人證你可以一口咬定,說是我們隨便找一個人屈打成招,但是這份鏢書,你總不能否認了吧?”齊文翰緊緊盯着韋昭通的神情道。

    因爲可以找方必武印證,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怕對方不認賬,而且若是韋昭通不承認,非但無濟於事,反而更會顯出理虧,到時候外面輿論壓力就會更大。他韋昭通到時候只有一個下場,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這隻能說明耽誤了這麼久之後,你們勉強把貨物送到了而已,總不能因爲這個,就說老夫跟海盜有關吧?”韋昭通依舊不慌不忙道。

    齊文翰和林逸見狀不禁相視一眼,這個老狐狸,還真是一點都不好對付,從剛纔進門開始到現在,一點破綻都不露。說他老奸巨猾真是一點都不爲過。

    “也罷,既然如此,那韋掌櫃是不是該把那三十萬靈玉的賠償金,給我們退回來了?”齊文翰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退回?”韋昭通雙眉一揚。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的弧度道:“在商言商,齊少不會真把這生意場上的事情當成過家家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齊文翰心中頓時一沉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,你們鏢局耽誤了整整一個月,才把貨物送到方家莊。對我們洪氏商會的信譽造成了極大的損害,看在以往老交情的份上,這筆賬老夫都還沒跟你們算呢。竟然也好意思來拿回賠償金?”韋昭通撇嘴冷笑道:“當初合同上,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,一旦出事就得原價賠償,齊少不會是想把這合同當成兒戲吧?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讓人聽起來還真就是這麼理所應當,感覺事情本就應該如此一樣,饒是一旁的林逸聽了都不禁有些無語,更別說齊文翰這個當事人了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一定要這麼說,那我也不跟扯別的,當初合同上寫的,是鏢物無法送達,就照原價賠償,但是我們鏢局現在把它送到了,只不過是晚了一些時間而已,而且方必武那邊也沒有意見,韋掌櫃你這樣都還想着原價賠償,未免太說不過去了吧?”齊文翰義正詞嚴道:“耽誤時間是有損失,但損失並不大,於情於理,韋掌櫃你都不能咬着三十萬靈玉不放吧,這話若是傳出去,好說不好聽啊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裡,韋昭通臉色總算微微一變,齊文翰這番威脅,還真不是無的放矢,這種事一旦宣揚出去,他韋昭通可就坐實了貪財的名聲。

    商人逐利無可厚非,可對他堂堂洪氏商會的一方掌櫃來說,這同時也會影響到洪氏商會的聲譽,若是被洪影組知道,肯定會對此進行深入調查,到時候局面會發展成什麼樣,可就真不好說了。

    不過,靈玉既然已經被他韋昭通吞到了肚子裡,再想讓他就這麼吐出來,那也是比登天還難,韋昭通真要是這麼愛惜羽毛,那就不會幹出這種勾當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老夫已經將貴鏢局那三十萬靈玉的賠償金,上交到中島總部,現在想退也退不掉了,齊少還是死了這條心吧。”韋昭通最終編了個由頭搪塞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?你……”齊文翰差點一口氣沒接上來,氣得怒髮衝冠,他昨天才將三十萬靈玉的賠償金湊齊送過來,韋昭通今天就說上交到中島總部了,麻痹的洪氏商會有這麼逆天的辦事效率?

    “來人,送客。”韋昭通冷冷一笑,當即端茶送客,不再給齊文翰任何說話的機會,直接就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守在門外的小廝,當即跑過來對着齊文翰和林逸三人,畢恭畢敬的請道:“幾位,請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”齊文翰雖然並非頭腦簡單之輩,但這時候也氣得差點忍不住動手,人證物證俱全,來勢洶洶過來找韋昭通算賬,沒成想人家壓根就不買賬,反而還生受了一肚子的氣,這殘酷的落差任誰也接受不了啊!

    “好!很好!我們走!”雖然怒不可遏,但齊文翰終究還是沒有失去理智,只能強壓下心頭怒氣,一把拽過戰戰兢兢的海盜頭子,帶頭往門外走。

    畢竟這可是洪氏商會的分會,一旦在這裡動手,那就等同於跟洪氏商會宣戰,齊天鏢局在這葳弧海域是呼風喚雨的地頭蛇,但跟洪氏商會這種縱橫五大天階島的龐然大物相比起來,彼此根本不在一個級別,到時候真要開戰,說不定分分鐘就被滅門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