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,這次事件不出兩天就會傳遍整個葳弧海域,甚至連周邊海域都會傳過去,到時候所有人都會知道,我們齊天鏢局雖然被人半途劫了鏢,雖然已經付了賠償款,但是我們信守承諾,將鏢物追回之後,還是給人家送達了!”

    “齊兄的意思是,這次事件雖然損失了三十萬靈玉,但同時也挽回了鏢局的聲譽?”林逸聽得眼睛一亮,不得不說,齊文翰這麼說倒確實有些塞翁失馬的意思,而並非是單純的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“不錯,人無信不立,幹我們鏢局這一行,最重要的就是信譽,只要有了信譽,就有立足之本,用三十萬靈玉就能讓我們鏢局重守信諾的形象深入人心,絕對是物超所值,這可是無論用多少靈玉都買不到的,日後因此帶來的收益,將遠遠不止三十萬靈玉,而是三百萬,甚至更多!”齊文翰越說越興奮,甚至都覺得這次根本不是賠本,而是賺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能從壞事中看到好事,齊兄果真是樂觀豁達之人,有你這樣的主事,乃是齊天鏢局之福啊。”林逸不禁莞爾道。

    他這倒不是單純的打趣,事實上擁有這種品質的人,確實少之又少,而且某種程度上,這類人無論做什麼事,都會比其他人離成功更近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這也算是苦中作樂,事已至此也只能藉着這個由頭,自我安慰一番了。”齊文翰豁達一笑,隨即道:“凌兄。真是不好意思,沒想到你一直都隱藏了實力,是我眼拙了,如果早知道這樣的話,當初就應該讓你來負責帶隊,而不是交給李延吉、關致遠那種小人,那樣的話就不會有這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們相識不久,對彼此都不熟悉,這是很正常的事情,何況齊兄你若是一上來就讓我一個新人主持如此重要的押鏢任務。也未必能夠服衆,結果怎麼樣也很難說。”林逸擺了擺手道。

    這是實話,以李關二人的尿性,即便齊文翰說了林逸是負責人,他們倆也絕對會陽奉陰違,一旦遇上這種事情,林逸和黃小桃還得提防這倆人會不會在背地裡下絆子,安全起見,可未必會冒然跟海盜死磕。

    “對了凌兄。我現在邀請你正式加入我們齊天鏢局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齊文翰忽然精神一振道。

    早在第一次見到林逸的時候,他就已經被林逸的實力給驚豔到了,當時雖是和黃小桃聯手。但能夠傷到元嬰初期巔峰的老孔,本身就已是了不得的戰績。

    而如今,林逸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則越發強悍,輕輕鬆鬆斬殺三個金丹後期巔峰的海盜。更將海盜頭子嚇得如此魂不守舍,連半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,可見其威懾力之強。

    對於齊天鏢局來說。林逸這種人絕對是打着燈籠都難找的人才,必須極力拉攏,單純一個掛名鏢師的名分遠遠不夠,若是能夠更進一步成爲常駐鏢師,那纔是真正的自己人。

    見林逸有所猶豫,似乎想要搖頭拒絕,齊文翰連忙打斷補充道:“凌兄,我這並不是單純的拉攏你,而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。”

    “幫忙?”林逸不由愣了愣,他不可能在這裡做什麼常駐鏢師,但如果只是幫忙做點什麼事情的話,那就另說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剛纔也說到了,我父親正在忙着籌備南洲鏢局盛會的事情,而凌兄你實力強大,又能夠越級對敵,所以我希望你能代表我們齊天鏢局出戰,去參加這次盛會!”齊文翰目光灼灼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麼?”林逸皺了皺眉問道,剛纔第一次聽說的時候,還以爲這就是南洲各個鏢局之間的行業峰會,但是聽齊文翰這話的意思,其中竟然還有比試?

    “每三年,南洲附近海域的所有鏢局,都會聚在一起舉辦一次鏢局盛會,從中產生五大鏢局,以此名次來劃分相應的走鏢範圍和利益分配,當然名次越是靠前,能夠分到的利益自然也就越大。”齊文翰向林逸解釋道。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而鏢局與江湖的關係,乃是所有行業之中最密不可分的,因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三年一屆的南洲鏢局盛會,幾乎就可以理解爲是說書人口中經常出現的,武林大會!

    “五大鏢局?”林逸微微一愣,不由問道:“那齊天鏢局的排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,我們齊天鏢局勉強出位,首次躋身五大鏢局之一,當然,是排名最末的第五大鏢局。”齊文翰苦笑了一聲,隨即面露期待道:“不過,如果今年凌兄你能夠加入的話,我相信,名次肯定還能再上升一些,至於報酬待遇什麼的,只要凌兄你提出來,我們一定想辦法滿足,總之絕對讓你滿意,怎麼樣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林逸猶豫了一下,對方開出的條件不可謂不高,但他終究沒打算在南洲這邊久待,只得委婉回絕道:“齊兄,實不相瞞,我這次來葳弧海域,其實是帶着宗門任務過來的,我也從沒想過要長期留在這裡,加入鏢局的話,恐怕真的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凌兄還帶着宗門任務?”齊文翰聽得一愣,看林逸的表情不似作假,便問道:“是什麼任務,完成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林逸苦笑着搖了搖頭,從來到葳弧海域的第一刻開始,他跟黃小桃就被麻煩纏身,緊接着中途被劫鏢之後,又去了真段城和魯楓森林,乃至於作爲此行初衷之一的任務,從頭到尾都沒有去做,更別說有什麼進展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這樣,那如果方便的話,凌兄不妨把你的任務說出來,我可以幫你想辦法,我們齊天鏢局不敢說實力有多強,但至少在南洲附近這些海域,絕對是路子廣,沒準兒可以幫上忙呢。”齊文翰當即主動建議道。

    林逸聞言心中一動,這倒還真是個辦法,如今在這裡他是孤身一人,人生地不熟,想要靠自己一人之力追捕巫暴良有如大海撈針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