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畢竟南洲鏢局盛會即將開始,齊文翰還指着他幫忙呢,林逸就算想要出去走鏢,他這個少東家也不會答應。

    故而林逸住着齊天鏢局條件最豪華的客房,每天要做的事情,就是一邊等着齊文翰讓人到處打聽的消息,一邊悠哉悠哉的修煉,偶爾在心中牽掛一下王心妍和黃小桃,不知道兩女現在怎麼樣了?

    茫茫大海之中,一艘無比巨大的寶船正乘風破浪,行進速度極快,但卻穩如泰山,人站在上面就如陸地一樣平穩,更重要的是,坐在這種巨型寶船上面,無懼風浪無懼海獸,可謂是實實在在的海上巨無霸。

    這種巨型寶船,一向都是超級勢力的專屬標誌,一般的宗門勢力根本不可能擁有,也沒資格擁有,這種海洋戰略級的存在,可不是單純用天價靈玉就能買得來的,即便有這財力購買,人家也沒有存貨賣給你。

    巨型寶船的旗艦之上,雕刻着修煉學院統一的標誌,其中兩個大字格外醒目,晨星。

    此刻船頭,坐着兩個美少女,原本猛烈的海風經過巨型寶船的防護罩之後,卻變得微風拂面,吹散了她們的長髮,天邊柔和的落日餘暉照在她們身上,在甲板上留下兩道倩麗的剪影,似真似幻,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巨型寶船上,包括院長凌遠清爲首的開山期三巨頭在內,承載着晨星學院此次出來的所有教習和弟子,不過安全起見,一般教習和弟子都被嚴格限足,除非特殊情況,否則決不允許私自行動。

    除了極少數學院高層和操控寶船的工作人員之外,如今唯二能夠在甲板上自由走動的,就只有兩個人,王心妍和黃小桃。

    她們倆不僅是東海神尼的親傳弟子。更關鍵的是資質都極爲逆天驚人,整個晨星學院都將她倆視爲未來希望,東海神尼這個師父寵着她們,凌遠清這個院長也都寵着她們,相比起其他人來,自然就多了許多特權。

    在這艘寶船上,無論在什麼時候,她們倆想去哪裡都可以,但如果是其他弟子,甚至學院教習膽敢在寶船開動的時候亂走。那絕對分分鐘被執法隊抓起來,輕則被禁閉三年,重則被學院除籍,沒有商量的餘地。

    “原來,小桃妹妹你和林逸之間,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呀!”王心妍一邊眺望着夕陽美景,一邊心生嚮往的感嘆道。

    之前她跟林逸相聚的時間太短,纔剛見面不久就只能被迫分開了,所以來不及聽林逸說他在天階島的經歷。這段日子以來,只要一有空就會讓黃小桃給她講林逸的事情,直到今天才總算講完了。

    “嗯,心妍姐姐。要不你也給我講講,林逸在你們世俗界的事情吧!”黃小桃同樣面帶期許道,王心妍想知道林逸在天階島經歷了什麼,但她同樣也想知道。林逸在世俗界經歷了什麼。

    林逸是一個神奇的人,瞭解得越多,反而對他就越是看不透。就是越是好奇,就感覺他身上有着永遠都說不完的故事一樣,令人着迷。

    “好呀,我第一次見到林逸的時候,是在火車上,哦,火車也就是世俗界的一種交通工具,我那時候雖然還不認識他,但是印象很深刻呢!”王心妍說着,嘴角不自覺彎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,現在回想起當初的情形,心中油然而生一種溫馨的感覺,滿滿都是回憶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呢?”黃小桃不由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因爲當時火車上,有三個人看林逸穿得土氣,看起來又人畜無害的,就覺得他好騙,所以聯手設了一個騙局,假裝是喝飲料中獎鬧糾紛,然後就提出來說,林逸只要給他們六萬,他們就把價值八萬的中獎拉環給他,其實這個中獎拉環根本就是假的。”王心妍笑着說道。

    “呀,世俗界還有這種騙子啊,如果是喜歡佔小便宜的人,還真會上當呢,不過林逸可不是這種人,他肯定不會搭理他們的。”黃小桃一臉篤定道,即便是嬰參、星墨乳這樣的無價至寶,也不會讓林逸失去理智,何況是世俗界這點微不足道的小錢。

    “你猜錯了哦,林逸當時還真答應他們了,我當時還偷偷提醒他了,但他就跟完全沒察覺到一樣,真的把錢給那三個人了。”王心妍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?不會吧?”黃小桃頓時傻眼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哦,只不過林逸把錢給他們之後,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從他們身上拿回來了,而且還多拿了三萬呢,那三個人一直就被林逸矇在鼓裡,也許到現在都還想不明白,自己明明得手了,怎麼到最後身上就一毛不剩了呢?”王心妍笑道。

    每次想起這件事,她都不禁莞爾,虧她當時還替林逸提心吊膽呢,卻不知道人家藝高人膽大,從頭到尾都是在耍那三個騙子玩兒呢。

    “嘻嘻,活該被林逸耍,我就知道林逸不會上他們的當,心妍姐姐你跟林逸的第一次相遇,可真好玩兒!”黃小桃笑得直不起腰道,她本是有些靦腆的性子,但也許是跟王心妍興趣相投的緣故,單獨相處的時候,倒是比以前活潑開朗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是啊,現在回頭想想,感覺真的很不可思議呢,有時候緣分來了,一下子就改變了一個人的命運。”王心妍心生感嘆道:“我本來只是個普通女孩子,做夢也沒想過自己能夠修煉,而且還會來天階島,真的就跟做夢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一樣呢,如果不是當初遇到林逸,我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,也許早就死在呼採天午山了,也許還在一個人獨自掙扎,沉浸在毀容的痛苦之中。”黃小桃同樣感嘆不已。

    她們兩女,都是因爲遇到林逸,原本的命運軌跡才陡然轉變,從這一點上來說,兩人還真是頗有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“妍兒,小桃。”這是身後忽然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,正是兩女的師父,東海神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