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回想起當時的情形,林逸也是哭笑不得,雖然沒有刀光劍影,但那幾乎是他來南洲這邊之後,所遇到的最危險緊急的情況了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這個結果倒也並不算差,黃xiao桃拜入東海神尼門下,成爲所有人豔羨的親傳弟子,而且和王心妍在一起,至少不會有危險。

    就在林逸想着該怎麼不動聲色,避過其他人的耳目和兩女見面的同時,此刻洪氏商會,韋昭通和程畦田兩人卻是再度開始謀劃了。

    “韋掌櫃,現在晨星學院來了,你之前説的時機也到了,這下總該告訴我具體計劃了吧,凌一那xiao子可是躲在齊天鏢局,逍遙很多天了。”程畦田迫不及待道。

    他上次跟韋昭通一拍即合的時候,添油加醋,將劫鏢事件敗露的根源,全部算在了凌一的頭上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凌一從中作梗,劫鏢計劃其實萬無一失,齊文翰根本發現不了,也許現在還得感謝韋昭通寬宏大量,收了賠償之後,沒有繼續追究齊天鏢局的責任呢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韋昭通自然連帶着林逸也一起恨上了,畢竟事實如此,如果沒有林逸,海盜頭子就不會被抓回來,齊文翰自然也不會知道幕後真相。

    讓韋昭通一起對付凌一,這就是程畦田所謂的借刀殺人,他知道凌一有齊天鏢局的全力庇護,單憑他自己根本沒轍,只有借上韋昭通的勢,纔有機會一雪前恥。

    不過,以韋昭通的老謀深算,又怎麼可能被程畦田這種草包利用,反過來還差不多,何況以他的身份地位。以及種種顧忌,即便決定對付林逸,也絕無可能親自出手。

    程畦田的這dianxiao算盤。韋昭通看得清清楚楚,不過並沒有dian破。一來他確實惱恨凌一壞他好事,想要除之而後快,二來借這個機會,他可以拉近跟毒眼傭兵團的關係,日後若想幹dian什麼見不得光的勾當,這可是一個絕佳的合作對象。

    “程大少稍安勿躁,晨星學院是來了,但老夫可還沒見到我那個遠房表兄呢。他纔是對付這個凌一的關鍵人物。”韋昭通不急不躁道。

    “遠房表兄?”程畦田不由一愣,隨即問道:“韋掌櫃的遠房表兄,莫非是晨星學院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他在晨星學院可不是單純的弟子,有他出面幫忙,隨便説上兩句話,就可以讓那凌一求生不得,欲死不能!”韋昭通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麼厲害?韋掌櫃,你那表兄在晨星學院到底是做什麼的啊?”程畦田更加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採購執事。”韋昭通一邊親自給程畦田倒茶,一邊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程畦田剛喝了一口。當場就噴了出來,齜牙咧嘴道:“我還以爲是什麼大人物呢,不就一個做採購的嘛。這算哪門子大人物?”

    “程大少有所不知,你別看只是一個採購執事,但他手下負責整個晨星學院的對外採購事宜,權柄之大,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。”韋昭通一臉高深道。

    “可就算是這樣,他一個做採購的,跟對付凌一能有什麼關係?”程畦田還是摸不着頭腦。

    “程少儘管放心,他做採購雖然跟對付凌一沒有關係,但他有權向學院高層建言啊。只要説上幾句話,林逸不死也得死。”韋昭通篤定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是這樣啊,那他會幫忙嗎?”程畦田還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遠房表兄這種所謂的親戚關係。往往都是極不靠譜的,沒事的時候還能做個dian頭之交,可如果有事求上門去,説不定就是翻臉不認人,這年頭連親兄弟都得相互提防,何況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遠房親戚。

    “當然,以我跟他的關係,這dianxiao事不在話下。”韋昭通卻是極爲自信,以他的老辣世故,當然不會傻到去指望這種單純的遠房親戚關係,但這個遠房親戚不一樣,他們倆可是緊密結合的利益共同體。

    來南洲葳弧海域上任分會掌櫃之前,韋昭通乃是東洲高臨海域洪氏商會的分會副掌櫃,而且在這個位置上幹了整整五年,也正是在這五年之間,他跟洪鐘這些人漸行漸遠,逐漸走向了墮落和。

    引導他走向墮落的關鍵人物,正是這個在晨星學院做採購執事的遠房表兄,兩人一個負責採購,一個負責售賣,經過一次偶然的機會搭上線之後,頓時就發現了隱藏在其中的巨大利益!

    晨星學院如此超然龐大的勢力,單單是每個月的物資採購,就是一筆絕對駭人聽聞的天文數字,而他們二人所處的位置,剛好就站在這筆天文數字上面。

    兩人搭上線之後,晨星學院的所有采購需求,就全部落在了洪氏商會頭上,這一dian在旁人看來並無任何不妥,畢竟洪氏商會是衆所周知的ding級商會,信譽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然而外人不知道的是,就在這每個月的物資採購當中,這位採購執事每每向晨星學院報高價,而韋昭通則在洪氏商會那邊報低價,兩人這一進一出,中間賺取的差價之大,絕對令任何人都要眼紅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韋昭通在中飽私囊的同時,在洪氏商會這邊非但沒有受到懷疑,反而因爲鞏固了跟晨星學院的長期交易,備受總部高層賞識!

    畢竟這是批量採購,他就算報了低價,在洪氏商會而言也只是利潤被壓縮了而已,並不會賠錢,只要能夠薄利多銷,這本身就是一件難得的功勞。

    何況如果能夠藉此機會,跟晨星學院這種超然勢力搞好關係,對於洪氏商會來説其實大有裨益,這是用靈玉都買不來的。

    一邊大把撈着靈玉悶聲發大財,一邊還能在洪氏商會這邊立下所謂的“汗馬功勞”,這五年之間,韋昭通的日子只能用如魚得水來形容,甚至於,他還一度幻想着從分會副掌櫃,直接坐地升任分會掌櫃之位!

    但是,韋昭通最終還是沒有如願,他是升任分會掌櫃了,只不過不在東洲的高臨海域,而是在這南洲的葳弧海域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