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多謝表兄關照!”韋昭通心中難得雀躍了一回,隨即開口道:表兄,有件事想請你幫個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?說來聽聽,不過我剛纔也說了,最近有人想要查我,有些忙我可幫不了。”秦德利看了他一眼道,當初因爲韋昭通的緣故,他撈了不少油水,如果不是什麼難辦的事情,他倒是不介意順手幫個小忙,當然如果是棘手的事情,那就兩說了。

    “表兄放心,只是順口帶個話而已,絕不會讓你爲難的。”韋昭通連忙道。

    “帶話?帶什麼話?”秦德利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表兄,晨星學院這麼大張旗鼓出來選拔,你如果發現某個難得一見的天才,是不是可以給學院高層引薦呢?”韋昭通若有深意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只要真的是天才,別說是我,隨便哪個學院弟子,都有引薦的權力。”秦德利點點頭,隨即一臉狐疑的看着韋昭通道:“我說韋老弟,你不會是收了好處,要我引薦外面那個程畦田吧?那種貨色一看就知道是廢材,我就算引薦了也沒用啊,上頭一眼就看出貓膩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是他,我讓你引薦的是另外一個人,本地齊天鏢局的一個鏢師,名字叫做凌一。”韋昭通連連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鏢師能有多厲害?還要找我來幫忙引薦?”秦德利越發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他一個金丹初期高手,就可以越級秒殺元嬰期高手,表兄你說厲不厲害?”韋昭通一臉高深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韋老弟你在開玩笑吧,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種高手?”饒是秦德利都嚇了一大跳,隨即雙眼放光道:“你可別騙我,如果你說的這個凌一。真的是這種超級逆天的天才,我這引薦上去立馬就是一記大功啊!”

    “表兄,我這話可是一點不假。外面那位程大少的一個僕從,那可是元嬰初期巔峰高手。結果卻被這人一個照面給打成殘廢了,這可是很多人有目共睹的事情,去碼頭上隨便問一問就知道。”韋昭通一邊抿茶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聽說這件事的時候,也着實嚇了一跳,區區一個金丹初期高手,卻能照面打殘元嬰初期巔峰,但凡稍微有點常識的人,都會覺得這種事情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不過也正因此。韋昭通才會順程畦田的心意,相比於齊文翰和齊天鏢局,優先將這個凌一解決掉,畢竟這種天才高手的成長潛力,那可是無窮無盡的,如果不能在他變得更加強大之前弄死,到時候再想對付都晚了,後患無窮。

    “真有此事?那這人可是了不得啊,只要靈根屬性不是太差,想要進入學院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。韋老弟,你趕快把這人叫來給我見一見!”秦德利當即有些迫不及待道。

    這種天才人物,只要向學院高層一引薦。張一張嘴皮子的工夫,就能輕輕鬆鬆撈一件大功勞,這對於本身處境有些不妙的他來說,正好是及時雨啊,哪怕看在他這份功勞上面,一般人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打他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表兄想要見他,這可有點難辦。”韋昭通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怎麼?你讓我引薦,卻又不讓我見人,難道想自己一個人奇貨可居嗎?”秦德利頓時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嗨。表兄你想哪兒去了,我是那種人嗎?”韋昭通連連擺手。苦笑道:“我不是不想讓你見他,而是這個凌一。是我的仇人啊!”

    “仇人?”秦德利頓時愣住了,一臉古怪的上下打量着韋昭通,莫名其妙道:“我說韋老弟,你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啊,讓我幫你去引薦一個仇人?如果這傢伙真像你說的這麼逆天,你就不怕他進入學院之後,翅膀長硬了,轉過頭來對你下手?”

    “怕,我當然怕,這種人就算不進入晨星學院,如果不能儘早除掉,我也睡不安穩。”韋昭通冷笑道:“所以我纔出此計策,讓表兄你來幫這個忙,請君入甕啊!”

    “怎麼個請君入甕,韋老弟你到底怎麼想的,仔細說給我聽聽。”秦德利頓時來了興趣。

    “好,表兄你想想看,無論是什麼人,如果有機會能夠進入晨星學院,想必都不會拒絕吧?”韋昭通轉而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多少天才擊破腦袋想要進來,都被拒之門外呢,哪有人會拒絕這種送上門的機會的?”秦德利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對啊,那個凌一也肯定不會拒絕,不過外人都把晨星學院想象成修煉聖地,卻很少有人知道那裡面其實危機四伏吧?”韋昭通在東洲高臨海域待了整整五年,而且經常往晨星學院跑,裡面什麼情形,他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不錯,很多新收進來的天才弟子,根本就沒想過裡面這麼危險,要不然的話,也不會有這麼人進去第一年就夭折了。”秦德利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們只要把凌一送進晨星學院,其實就相當於把他送入了虎口,到時候表兄你再費點心思暗中挑撥,讓那些老虎盯上凌一這隻嫩羊,結果會怎麼樣?”韋昭通一臉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被人羣起攻之,死無葬身之地!”秦德利聽到這裡才終於恍然,拍着韋昭通的肩膀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韋老弟你果然是個奸商啊,這麼殺人不見血的計策都想得出來,而且晨星學院的招牌擺在那裡,別說不知道這其中的殺機,就算明知是個坑,正常人估計也會扛不住誘惑跳進來,那個凌一惹到你,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!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,這個隱患太大,不除掉他我睡不着覺啊。”韋昭通得意的笑了笑,隨即正色道:“這件事,就拜託給表兄了!”

    “好說好說,既能幫你的忙,還能讓我白撿一件功勞,這可是一舉兩得的好事!”秦德利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兩人商量妥當之後,秦德利反倒有些迫不及待,當即回到晨星學院進駐的客棧,鄭重求見院長凌遠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