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而王心妍和黃小桃二人,此時再次看到林逸,眼神頓時變得無比熱切,如果不是在場這麼多人看着,她們倆估計都已經飛到林逸懷裡去了,只可惜現在不能,連話都不能說,只能就這麼站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至於韋昭通和程畦田,此刻則是得意冷笑不已,在他們看來,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林逸已經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,只能乖乖往他們挖好的陷阱裡面跳,否則的話,若他敢當衆讓三巨頭丟臉,馬上就會死得很慘。

    林逸詫異的掃了全場衆人一眼,不等他開口說話,這邊秦德利就已經搶先一步,當衆宣佈道:“凌一,因你可以越級挑戰元嬰期高手,資質潛力驚人,故而受到我晨星學院三位院長賞識,決定破格錄取,收你爲門下弟子,即日起加入我晨星學院,這是萬年難遇的天賜良機,你要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林逸聞言更加愕然,目光掃過三大巨頭之後,看向王心妍和黃小桃二女,見她二人都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,頓時就知道這不是她們倆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不是王心妍和黃小桃,而是其他人的話,莫名其妙爲什麼要把自己推薦給這開山期三巨頭,其中到底有什麼企圖?

    林逸那是何等敏銳之人,秦德利和韋昭通、程畦田那邊只是稍微對了一個眼神,就立即被他捕捉到了,果然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,這人既然跟韋昭通他們是一夥,那就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了,背後說不定就有什麼陰謀等着自己呢!

    這種事情,林逸自然不可能答應,他要真有這個意向的話,當初在真段城也就不用爲難了,哪還用等到現在?

    “三位前輩。在下資質愚鈍,恐怕要讓三位前輩失望了。”林逸當即拱手回絕道。

    “資質愚鈍?這位凌少俠太自謙了吧,你在碼頭打殘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的事情,那是有目共睹,如今我們三位院長親自登門來請你,你還故意這麼推脫,有些說不過去吧?難道是不把我們晨星學院放在眼裡?”秦德利當即不失時機的挑撥道。

    凌遠清三人也都微微皺了皺眉,不管怎樣,這個凌一回絕得也太草率乾脆了,連最基本的考慮都沒有。面子上確實有些過不去。

    三巨頭神情一冷,偌大會客廳的氣氛陡然就變得緊張壓抑了起來,就連齊文翰,此刻都爲林逸捏了一把汗,這不同於韋昭通和程畦田,真要是得罪了晨星學院這些大佬,他小小一個齊天鏢局,可保不下林逸啊。

    衆人各有深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林逸卻是不以爲意的淡淡一笑。指了指站在東海神尼身旁的黃小桃,從容回道:“諸位不會忘了吧,當初在真段城的時候,我和這位黃師妹是一起去參加選拔的。只不過我的資質實在是太差,所以第一輪就被淘汰了……”

    凌遠清等人本來就有點印象,林逸這麼一說,頓時就都恍然反應過來了。原來是他!

    如果只是林逸自己,他們三位開山期巨頭可能還不會關注到,但是當時。他們被黃小桃超級資質給驚豔到的時候,黃小桃可是專門跟他這位師兄商量過的,他們自然也就關注到了這個人。

    凌遠清不禁有些失望,在他印象當中,這個凌一的靈根屬性,只有火系單屬性,所以直接就被淘汰了,而且當初選拔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出彩的表現,如果他真有這麼厲害,可以越大境界對敵的話,他肯定會當場提出來,參加之後的陣法攻擊測試!

    畢竟,晨星學院的選拔規則上可是明確寫着的,如果真有越級對敵的實力,哪怕靈根屬性一般,只要能在陣法攻擊測試上表現出衆,同樣有機會進入晨星學院,而凌遠清很清楚的記得,當時凌一併沒有提出這個要求。

    凌遠清並不覺得,凌一會在那種關鍵的場合隱藏什麼,照常理來說,既然來參加選拔,那肯定是希望能夠進入學院的,何況他跟黃小桃是一起的,於情於理肯定是不想和黃小桃分開,如果能夠進入學院,當初又怎麼會放棄?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凌遠清轉頭看向秦德利,目光之中有些責備,他們開山期三巨頭滿懷希望的興師動衆過來,卻是這麼個結果,這也太敗興了。

    秦德利頓時心中一慌,本來好好一個無懈可擊的死局,萬萬沒想到,對方簡簡單單兩句話,就突然變成這樣了,院長凌遠清的責備,他小小一個採購執事可承受不起啊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秦德利說不出話來,只能轉頭看向一旁的韋昭通和程畦田,眼神之中俱是惱怒和埋怨,本以爲會是件一舉兩得的好事,沒想到竟會變成這樣,這回可被這兩個傢伙給坑慘了。

    韋昭通也傻眼了,他只是聽了程畦田的話之後,臨時起意纔想要對付林逸,之前根本就沒了解過,更不可能知道還有這種內幕,一時間也是不知所措,推了推身旁的程畦田,這是他搞出來的事情,當然要他來收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這傢伙第一次來葳弧城碼頭的時候,明明以金丹初期的實力,就打傷了我們毒眼傭兵團的老孔,他可是元嬰初期巔峰高手!”程畦田也急了,連忙跳出來道。

    凌遠清衆人聞言,目光隨之又落回到了林逸身上,不禁有些疑惑,他們雖然不認識程畦田,但至少可以肯定,這人絕不敢在自己三個開山期巨頭面前扯謊,而且這種事情必然可以找到其他目擊證人,也就是說,這個凌一真的有所保留?

    一時間,衆人的目光都多了幾分審視,如果真是如此,那這個凌一存着什麼心思,可就有點令人玩味了。

    “他說的不錯。”林逸並沒有否認,不過隨即便道:“只是那個時候,在下是和黃師妹一起聯手,以黃師妹的逆天資質,和她聯手能夠重挫一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,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……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