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你們兩個這陣子過得都還好吧?”三人靜靜的抱在一起許久,林逸才笑着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心妍姐姐待我比親姐妹還好呢,師父也很疼我,無論什麼事都寵着我們,就跟待自己的親女兒一樣,剛纔你也看到了。”黃小桃一臉幸福道。

    她本以爲跟林逸分開會很難過,但無論王心妍還是東海神尼,都讓她感受到了一種家的感覺,哪怕是無時無刻不在掛念着林逸,日子也不會想象中那麼難熬,恰恰相反,她這段日子過得很快樂。

    由於從小就父母雙亡,被迫寄宿在親戚家中,周圍所有人對她的態度,與其說是孩子,倒不如說是一件商品,哪怕在發現她修煉資質不錯之後,也只是一件奇貨可居的稀有商品而已,而從來沒有過真正意義上的關懷。

    而如今,她不僅擁有了林逸,還有王心妍這個溫婉可人的姐姐,還有東海神尼這個堪比慈母的師父,黃小桃是一個很知足的人,能夠有這麼多人關心她,她就已經覺得自己非常幸福了,不會奢求更多。

    林逸有些感激的看了王心妍一眼,心中暗暗慶幸,得虧自己這些紅顏知己,一個個性情都這麼好,否則若是來個愛吃醋的,那可就有的頭痛了。

    王心妍自然知道林逸在想什麼,風情萬種的白了他一眼,隨即又忍不住掩嘴笑了,她從來都是與人爲善的性子,何況黃小桃同她這麼投契,自然會發自真心的對黃小桃好。

    不爭爲爭,王心妍自己也許都沒意識到,她這種通情達理和寬容大度。反而會讓林逸更加喜歡她,重視她,愛慕她。

    “別說我們兩個了,你自己怎麼樣,好像又有麻煩了呢?”王心妍關心道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韋昭通這些人具體什麼算盤,但這次事件怎麼看都透着一種陰謀的感覺,如果剛纔林逸稍有應對不當,也許就是一場災禍。所幸結果還不錯,不僅沒有讓他們得逞。還把對方自己給折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確實有點小麻煩,不過問題不大,我可以應付。”林逸笑道,難得跟兩女再聚,這麼好的時光他可不想說那些敗興的事情,而且憑着他自己的實力,也確實足以應付。

    “給我們說說吧,在我們面前,難道你還想要報喜不報憂嗎?那我們以後也都這麼做了哦。無論遇到什麼麻煩,都不跟你說!”王心妍故意抿嘴道。

    “對,這是跟你學的。”黃小桃也跟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你們倆才認識幾天啊,這麼快就一個鼻孔出氣了啊?”林逸不由哭笑不得,只得投降道:“好吧,反正也沒別的事。就給你們說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才乖嘛!”王心妍和黃小桃這才心滿意足,一左一右抱着林逸的手臂坐下,示意林逸快說。

    “這次他們突然向學院三巨頭推薦我,可以肯定是韋昭通和程畦田搞的鬼,這一點相信你們也看出來了。”林逸說道。

    “程畦田搞鬼不奇怪,我們之前和他就有過節,但是韋昭通是洪氏商會的分會掌櫃,而且還是洪鐘的老朋友,無冤無仇的,他爲什麼要一起對付你啊?”黃小桃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說無冤無仇吧。至少從他角度來說,是我壞了他的好事,所以纔會懷恨在心。”林逸淡淡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壞了他的好事?什麼好事?”王心妍和黃小桃二人頓時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小桃,你可還記得當初我們走鏢,結果被四個海盜給劫鏢的時候,我和你說過這其中感覺有點蹊蹺麼?其實蹊蹺就在於,這些海盜根本就是韋昭通自己找來的!”林逸冷笑道:“自己的貨自己找人吞回去,同時還要訛齊天鏢局一大筆靈玉,整整三十萬。照價賠償!”

    “啊?這人竟然這麼黑心?”黃小桃不由有些咋舌,與王心妍不一樣,因爲事先知道是洪鐘老朋友的緣故,她當初還先入爲主的以爲韋昭通是好人呢。

    “事實如此,如果不是被我偶然抓到那四個海盜,我也不敢相信,韋昭通竟然會是這種人,你們還不知道,被他自己吞回去的這船貨物。乃是涎鵬島方家莊上下幾百口人的救命物資,得虧被我橫插一手。否則他們這次可就大劫難逃了。”林逸不無唏噓道。

    “那之後呢?你抓了海盜之後,人贓並獲,他總沒辦法抵賴了吧?”王心妍問道。

    “雖然是人贓並獲,可是這老狐狸老奸巨猾,油鹽不進,就算我們帶着人證上門對峙,他也一口咬定這是僞證,畢竟是洪氏商會的分會掌櫃,我們也不可能硬來,所以根本拿他沒辦法。”林逸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說,齊天鏢局被他坑了三十萬靈玉,卻也只能任他逍遙了?”王心妍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鏢局上下都很無奈,但事實就是如此,只能說,人是會變的,這回真的是連洪鐘也看走眼了。”林逸攤了攤手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韋昭通真是壞透了!喪盡天良無視幾百條人命,不但設計陷害齊天鏢局,這次還要來陷害你,咱們可不能就這麼放過他!”饒是以黃小桃的溫婉性子,聽完這些之後都義憤填膺,轉向王心妍道:“心妍姐姐,要不咱們請師父幫忙,出手懲戒一下怎麼樣?”

    她知道林逸還要在葳弧海域待一陣子,如果不趁早將韋昭通這個威脅解決掉,她可不放心就這麼走掉,而且晨星學院地位超然,如果由東海神尼親自出面的話,韋昭通就算再怎麼狡猾如狐,到時候也絕不敢在開山期巨頭面前強詞奪理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王心妍卻是有些猶豫,在晨星學院待了一年多,很多事情她瞭解得比黃小桃要多,微微搖頭道:“小桃妹妹,學院地位雖然超然,但是卻也不能和洪氏商會這樣的頂級商會把關係冒然弄僵,否則以後就會變得很被動,而且畢竟彼此毫無關聯,哪怕是咱們師父這樣的開山期巨頭,也不能去隨便處置洪氏商會的人,這是犯大忌的事情,你沒看剛纔凌院長明明很惱怒,但最後還是放了韋昭通一馬嗎?”

    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