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都是程畦田那個蠢貨,愚蠢得不可救藥,他自個兒找死不說,麻痹的還差點拉上自己也一起死,跟這種蠢貨合作,真是瞎了眼!

    韋昭通正在一邊後怕一邊鬱悶着呢,結果就見夥計一臉慌張的跑了進來,竟是號稱有人來砸場子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們要幹什麼?!”韋昭通連忙跟着夥計出來,看到林逸三人之後,頓時一愣。

    “幹什麼?”林逸看着他,好整以暇的抱着雙臂笑道:“這就要看你怎麼理解了,我們這趟過來,是來調查韋掌櫃你違法亂紀的事情,當然,如果站在你的角度考慮,也可以理解爲砸場子。”

    還真特麼是砸場子!韋昭通嘴角抽了抽,林逸他可以不放在眼裡,但王心妍和黃小桃二人,他可不敢小看,這兩位可是東海神尼的親傳弟子,要是得罪了她們倆,就直接等同於得罪東海神尼,那可不是說着玩的,剛纔慘死的程畦田,就是活生生的前車之鑑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對方明說是砸場子,只要局面沒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韋昭通也只能假裝沒聽見。

    “調查我違法亂紀?”韋昭通故作一臉驚愕道:“老夫沒聽錯吧?你們晨星學院雖然地位超然,但也沒這個道理,來管我洪氏商會的事情啊,這恐怕不符合規矩吧?你們出來這麼幹,學院的幾位前輩知道嗎?再者說了,老夫有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啊?”

    一連串的反問,配合韋昭通這一臉驚愕無辜的表情,一般人還真容易被他唬弄住,不過林逸三人顯然不會搭理他這一茬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不錯,晨星學院確實不能管。也沒這個道理來管你,但是我能。”林逸說着,忽然掏出一塊紫金玉佩,美輪美奐,其中玉心處隱約浮現着洪氏商會的字樣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明所以,但是韋昭通才看了一眼,當場臉色一變,直接就怔住了。

    這是世上極爲罕見的紫金玉。別看只是小小一塊,拿出去拍賣至少價值數萬靈玉。甚至還要更多,這倒也還罷了,韋昭通見過的好東西多了去了,但問題是,這種紫金玉佩在洪氏商會內部,那可是有着特殊含義的。

    在洪氏商會,只要是副會長級的高層人物,都會有一塊可以證明其身份的玉佩,會長爲墨金玉。副會長爲藍金玉,而這紫金玉,則代表是對洪氏商會有過特殊貢獻的編外高層,也就是名譽副會長!

    由於這三種金玉都極爲罕見,而且內部特別設置了洪氏商會獨一無二的陣法,外人根本不可能仿製。所以只要拿出來,無論走到哪一家分會,都足以證明身份。

    不過,紫金玉佩的存在,在洪氏商會一般只有到了分會掌櫃這種層次之後,纔會被明確告知,而一般的客卿高手,亦或者普通的夥計小廝,因爲層次不夠的緣故,也許一輩子都見不到。絕大數都對此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韋昭通眼皮不由跳了跳,一邊不動聲色的反問,一邊腦子飛快的思考着應對之策。

    他在總部高層有熟人,知道最近洪鐘升任副會長,而且同時還多了一位名譽副會長,但他萬萬沒想到,林逸竟然就是這個神秘的名譽副會長!

    “呵呵,韋掌櫃看來也是識貨的人,知道我這塊紫金玉佩代表着什麼。那我就不繞彎子了,我現在以洪氏商會名譽副會長的身份,宣佈接管本分會,包括韋昭通在內,所有人都要接受我的調查!”林逸當即朗聲宣佈道。

    洪氏商會上下頓時一片譁然,一個個面面相覷,這都什麼情況啊,怎麼突然就冒出一個名譽副會長,而且還要接管調查整個分會?

    不僅是一衆夥計。就連坐鎮此處的兩個客卿高手,眼神之中也俱是震驚。他們不知道紫金玉佩,但至少知道名譽副會長,關鍵時候確實是可以全面接管分會的存在!

    韋昭通將衆人的反應看在眼裡,心中頓時大急,知道自己必須儘快做出反應,否則等衆人接受了這個事實,他就再也無法翻身了。

    “來人,把這個冒充名譽副會長的傢伙給我抓起來!”韋昭通當機立斷,連忙大喊道:“這人明明叫做凌一,是齊天鏢局的區區一介鏢師,怎麼可能會是咱們洪氏商會的名譽副會長,這玉佩上寫的明明是林逸!這人冒充總部高層,肯定別有企圖!”

    他這麼一說,衆人看向林逸的目光之中,立馬又充滿了懷疑,名譽副會長那是何等的大人物,怎麼可能會去齊天鏢局做一個小鏢師,可見韋昭通說的不錯,這人必然是冒充的!

    一個是自己分會的掌櫃,絕對的頂頭上司,另一個卻是齊天鏢局的小小鏢師,名不見經傳,對於在場衆人來說,到底應該相信誰一目瞭然,根本就不用糾結猶豫。

    不過,其他那些普通的夥計小廝,無論他們相信誰,對於結果其實都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影響,因爲他們實力低微,從來不會參與戰鬥。

    而在天階島,無論什麼事情,到最後能夠真正決定話語權的,唯有實力,只有拳頭最大的人,才能笑到最後。

    韋昭通對此心知肚明,所以他這番話並不是衝着其他人說的,而是那兩位元嬰期的客卿高手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兩位客卿高手果然聽信了他的話,當即氣場全開,一左一右落在林逸三人的兩側虎視眈眈,配合同樣是元嬰期高手的韋昭通,隱隱已是將林逸三人包圍了起來,待會一旦動手,單單站位就已經佔到先機。

    “凌一,就算你真的能夠越級對付元嬰期高手,但是現在算上老夫,這裡可是有三個元嬰期高手,你以爲還能奈何得了老夫嗎?”韋昭通冷笑不已,不死心道:“勸你還是稍微識相一點,就這麼退走吧,今天這件事情,老夫可以當作沒有發生,省得衝突起來,你自己送掉小命不說,還要連累東海神尼的兩位高徒。”

    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