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別看他性格軟弱,但業務水平其實還是很高的,否則以他那點可憐的人脈,也混不到葳弧分會副掌櫃這個位置。

    “人盡其才,看來我得給洪鐘推薦一下,你這樣的人才只做一個分會副掌櫃,倒是委屈你了。”林逸不由笑道。

    洪鐘如今坐上副會長之位,最大的困擾,除了在中島總部被人聯手排擠之外,另外一個就是手底下缺少出色的人才,身爲堂堂副會長,手底下最起碼也要掌控住幾個分會才行,若不然說的話沒人肯聽,那就變成光桿司令了。

    而這個柴老實,雖然接觸不多,但林逸至少可以肯定以這傢伙的能力,勝任一個分會掌櫃的位置綽綽有餘,讓他以後搭上洪鐘的線,既不會被虧待,同時也能爲洪鐘站腳助威,也算是一舉兩得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多謝副會長賞識!”柴老實頓時喜出望外,他就指着這句話呢,隱隱有一種預感,面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名譽副會長,很可能會是自己生命中的貴人,日後能不能如願坐上分會掌櫃之位,希望全在這個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做事,不會虧待你的,去吧。”林逸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是是,在下絕不讓您失望。”柴老實當即精神百倍的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他肯定是不打算睡了,爲了報答林逸的知遇之恩,他眼下的當務之急,除了管好葳弧分會之外,最緊要是將賬冊上面所記的罪證,找出與其對應的實證,這樣才能將韋昭通一舉釘死,令其永世不得翻身!

    “恩威並濟。收買人心,你什麼時候也學會這一套了?”王心妍和黃小桃走過來,看着柴老實的背影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沒有專門學過,不過這種事情經歷得多了,自然而然也就會了。”林逸笑了笑,以往經歷的事情越多,處理起事情來手腕也就越圓滑老辣。他的真實年紀雖然不大,但卻經歷過各種大大小小的波折。閱歷真不是同齡人可比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是自學成才嗎?臉皮可真厚!”王心妍翹着嘴角取笑了一句,和黃小桃相視莞爾,隨即問道:“那接下來打算怎麼辦?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寫信給洪鐘,讓他出面處理這件事,接下來要做的,就是坐鎮葳弧分會,等待他那邊的消息了。”林逸一臉輕鬆道,他能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,之後到底怎麼個處理結果。就要看洪鐘那邊的動作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既然這樣的話,我們兩個也可以回去了。”王心妍說道,之前跟東海神尼說好是吃完晚飯回去,如今既然沒別的事了,她們兩個也不便在外面久留過夜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送你們。”林逸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還是看好這傢伙吧,省得他醒了之後鬧出亂子來。”王心妍指了指一旁被林逸扇暈過去的韋昭通。

    林逸想了想,對着暈迷不醒的韋昭通又是一耳光,隨即又將之前被打飛出去的那個客卿高手,死狗一樣拖回來綁着,然後叫過柴老實,讓他親自帶人在一旁看着,才道:“這下沒問題了,比起送你們兩個回去。其他事情都是浮雲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王心妍和黃小桃頓時哭笑不得,心中卻是雙雙涌出一股暖意,頗爲受用。

    三人有說有笑,林逸一路將兩女送到晨星學院下榻的客棧,目送兩女上樓,這才轉身返回洪氏商會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日天亮,洪氏商會內訌的消息不脛而走,很快便傳遍了葳弧城的大街小巷,畢竟這可是葳弧城數一數二的大型商會。知名度比起那些頭面勢力,絲毫不低。

    韋昭通被人控制,洪氏商會易主,這個消息也很快傳到了秦德利耳中,頓時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昨晚在齊天鏢局碰了一鼻子灰之後,他還以爲事情就已經告一段落了,誰曾想程畦田的死只是一個小序幕而已,好戲竟然還在後頭!

    齊天鏢局凌一,攜手東海神尼兩大親傳弟子。連夜怒闖洪氏商會,一個照面鎮壓韋昭通和兩大客卿高手。洪氏商會從此易主!

    如今葳弧城上下,所有人都在繪聲繪色的說這件事,整個葳弧城都快變成說書專場了。

    秦德利這下頓時慌神了,洪氏商會怎麼樣他不關心,哪怕整個葳弧分會被一把火燒了,也跟他沒有任何關係,但是韋昭通被人控制住,這可就要命了!

    倒不是他關心這個隔了不知道多少層親戚的所謂表弟,關鍵在於,韋昭通和他秦德利是同一條線上的螞蚱,幾乎知道他所有事情啊,這要是扛不住逼供都交代出來,事情一曝光,不僅韋昭通自己完蛋,連他秦德利也得跟着一起陪葬。

    不行,必須趕緊設法將韋昭通給撈出來!秦德利來不及細想,連忙求見三大巨頭,務必在事態進一步惡化之前,將局面給扳回來。

    此時,晨星學院三位開山期巨頭正聚在一起,準備出席今日的選拔大會,見秦德利報門而入,目光便紛紛落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又有什麼事?”凌遠清微微皺眉道,雖然沒有當場發火,但昨晚的事情着實令他有些生氣,如今對這秦德利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。

    三位巨頭的目光落在身上,秦德利只覺身子一沉,差點沒給跪下,顯然昨晚的事情,不僅是凌遠清對他有意見,東海神尼和衛赫北,也同樣看他不爽。

    “弟子叩見三位院長。”秦德利心中雖然有些畏縮,但被逼到這份上了,不趕緊想辦法挽回局面,下一步也許就是死無葬身之地,只能硬着頭皮繼續道:“弟子剛剛聽說了一件事情,外面鬧得沸沸揚揚,說是咱們晨星學院的弟子助紂爲虐,昨夜夥同外人襲擊洪氏商會,現在還控制了分會掌櫃韋昭通,此事影響重大,對我學院聲譽大不利,還請三位院長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三位巨頭微微一愣,以他們的崇高地位,尋常人和他們對話的機會都沒有,除非有人專門稟報,否則這些坊間傳言,不會這麼快就傳到他們耳朵裡。

    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