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千真萬確,弟子不敢有半點欺瞞。”秦德利連忙道。

    三位巨頭相視一眼,晨星學院和洪氏商會之間的關係一向不錯,葳弧分會突然遭遇這種變故,而且還跟學院弟子有關,於情於理都必須過問一番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?”凌遠清臉色一沉發問道,晨星學院雖然鼓勵弟子競爭,也從不忌諱他們出去惹事,但如果對方是一向關係良好的洪氏商會,這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秦德利故作猶豫,偷偷瞄了一眼東海神尼的臉色。

    “磨蹭什麼,還不快說。”凌遠清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王心妍和黃小桃……”秦德利這纔看似艱難的咬牙說道。

    聞言,凌遠清和衛赫北不由看向東海神尼,頓時都不出聲了,既然是王心妍和黃小桃的事情,自然要交由東海神尼自己來決斷,這是最起碼的尊重。

    東海神尼愣了愣,想起昨夜王心妍和黃小桃確實回來得比較晚,不過並沒有什麼生氣的意思,當即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,聽妍兒和小桃親口說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王心妍和黃小桃來到衆人面前,一一見過三位巨頭,聽了秦德利的這番說辭之後,頓時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回稟師父,回稟兩位師伯,昨夜弟子二人確實和凌一去了一趟洪氏商會,也確實拿下了韋昭通。”兩女相視一眼,不緊不慢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還真有這麼回事?凌遠清和衛赫北雙眉微微一揚,印象當中,她們兩個一直都是從不惹事的乖乖女,怎麼會突然來這麼一出啊?

    東海神尼也有些意外。連忙上下仔細打量兩女,神色稍微有些緊張,秦德利在一旁看着不由暗暗得意,看來自己這次來對了,只要東海神尼不袒護王心妍和黃小桃,那自然更加不會幫着凌一這種外人,果然有轉機!

    然而,東海神尼下一句話。卻差點讓他秦德利噴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щщщ• тт kān• ¢Ο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都沒傷着吧?這種事情怎麼也不跟爲師打個招呼,萬一有個三長兩短。那可如何是好?”東海神尼拉過兩女一臉關切道。

    秦德利當場就傻眼了,他以前跟東海神尼這位開山期巨頭接觸得不多,哪裡知道這位所謂的出家人,其實是個護犢子護到根兒上的主……

    “沒有,對方除了韋昭通就只有兩個客卿高手,如果連這都能受傷,那豈不是丟師父您的臉嗎?”王心妍笑道,黃小桃也跟着連連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們出去歷練可以。但是一定要小心,如果不行的話,就找爲師替你們出頭,千萬不要勉強知道嗎?”東海神尼叮囑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徒兒不會讓師父您擔心的。”兩女一左一右抱着東海神尼手臂笑道。

    秦德利看着這一幕臉都青了,只能求助的扭頭看向凌遠清。希望這位院長能夠出面主持公道,要不然的話,今兒非但挽回不了局面,估計挨一頓罵都還是輕的。

    “兩位師侄,你們昨夜爲何要去洪氏商會,可以跟我們說一說嗎?”凌遠清畢竟是院長,就算沒有要處置兩女的意思,但至少也要弄清楚情況,免得日後出了什麼變故,形勢陷入被動。

    東海神尼聞言看了他一眼。對王心妍和黃小桃點了點頭,她這個師父雖然護短,絕不會讓兩女吃虧,但具體什麼事情,還是要向衆人說明一下的。

    “回稟師伯,弟子二人昨夜去洪氏商會,是爲了剷除韋昭通這個狡猾奸詐、作惡多端之徒,他曾設下圈套坑害齊天鏢局,不僅勾結海盜將他自己的貨物劫回去。還逼着齊天鏢局賠了三十萬靈玉!”王心妍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哦?竟有此事?”三位開山期巨頭不由有些震驚,他們對韋昭通都有所瞭解,不過知人知面不知心,可從不知道這傢伙竟然如此陰險無恥。

    身爲堂堂的洪氏商會分會掌櫃,竟然勾結海盜自己吃下自己的貨,還反過來訛齊天鏢局一筆,這種奇事實在是聞所未聞。

    “三位院長,這事有點誤會。”秦德利連忙辯解道:“當初齊天鏢局確實拿着這樣的說辭,大肆宣揚。還帶着人去了洪氏商會,但事實結果證明。他們並沒有任何可信的證據,這一切都只是他們爲了掩蓋自己護鏢不力的事實,挽回鏢局形象而憑空捏造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是我們歪曲事實,刻意誣陷韋昭通了?”王心妍和黃小桃看着秦德利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秦德利,當着老身的面說我徒兒的壞話,你這膽子可是不小啊。”東海神尼同樣目光不善,她本來就看秦德利不怎麼順眼,這傢伙竟然還敢說王心妍和黃小桃誣陷韋昭通,這不是找死是什麼?

    如山的威壓瞬間降臨在秦德利頭頂,撲通一聲,秦德利當場被鎮壓到跪下,心中頓時無比惶恐,眼珠子都快瞪出血來了,同樣的情形昨夜在齊天鏢局已經發生過一遍,只不過當時死的是程畦田,而現在卻換成他了。

    凌遠清和衛赫北兩人相視一眼,對此卻是視而不見,在他們眼裡,秦德利雖然不大不小也是一個採購執事,但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,而且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,昨天謊報軍情的事情還沒找他算賬,今天又主動來招惹東海神尼,把開山期巨頭當成什麼了?

    這種螻蟻,死了也是白死,他們根本不會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秦德利不禁嚇得屁滾尿流,如果給他一次重來機會,哪怕就此逃到天涯海角,他也絕不敢進來打小報告了,此時此刻,都恨不得給自己兩萬八千個大嘴巴,真是腦子被驢踢了,竟然還想着三位巨頭會相信自己……

    這下倒好,局勢沒有扳回來,倒是把自己的小命給摺進去了,真是哭都哭不出來。

    秦德利滿心以爲自己即將步上程畦田的後塵,已經萬念俱灰,然而等了片刻,卻發現頭頂的威壓並沒有變得更重,身體只是狼狽得吐血而已,還沒有到要當場斃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