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東海神尼終究不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,昨夜之所以殺程畦田,是因爲這傢伙不僅當場辱罵,而且曾經威脅黃小桃,她這個師父自然要替徒弟出頭,但是今天這事,還沒有到需要殺人見血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東海院長饒命……弟子……弟子並沒有說兩位小姐的壞話……只是覺得她們也許是被人矇騙……被人給利用了……”秦德利急中生智,連忙抓住最後一線機會辯解道。

    聞言,東海神尼身上那一點殺意這才散去,在她心中,王心妍和黃小桃都絕不是無理取鬧的人,但如果說被人欺騙利用,倒不是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血口噴人!”黃小桃頓時急了,這傢伙故意說什麼自己二人被人利用,分明是想把矛頭轉向林逸,真是賊心不死!

    “不錯,你故意離間我們跟小桃妹妹的師兄,到底是何居心?”王心妍冷聲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,兩位小姐息怒,世道險惡,知人知面不知心吶,那個凌一明知道你們是東海院長的親傳弟子,卻還故意帶着你們去洪氏商會砸場,明眼人都知道是在利用你們兩位啊……”秦德利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道:“扯虎皮做大旗,他分明就是想利用你們,將咱們晨星學院都綁到洪氏商會的對立面去……”

    這番話一說,三位巨頭臉色俱都微微一變,從外人的角度來看,這件事情確實也可以這麼解讀,單靠一個人的力量肯定無法與洪氏商會對抗,那個凌一刻意拉上王心妍和黃小桃,說不定還真有這樣的企圖。

    秦德利很會察言觀色,知道自己的話起了效果。連忙趁熱打鐵繼續道:“齊天鏢局和洪氏商會這件事情,不論是誰對誰錯,咱們晨星學院都沒有必要,也沒有理由插手其中,何況那個凌一打着調查韋昭通的旗號,弟子倒是想問一句,他區區一個小鏢師而已,哪來這個資格?說到底。不過就是報私仇罷了,還花言巧語矇騙利用兩位小姐。這等小人簡直死有餘辜!”

    三位巨頭聞言微微點頭,這話說得倒是不無道理,哪怕韋昭通真的有問題,那也得洪氏商會自己來處置,而輪不到一個毫不相干的鏢師,連夜上門砸場子抓人!

    “哼,誰說凌一沒有資格?”王心妍瞪了秦德利一眼,冷冷道:“他可是洪氏商會的名譽副會長,韋昭通犯事犯到了自家高層頭上。他難道不該清理門戶?”

    “名譽副會長?”三位巨頭俱都面露驚訝之色,洪氏商會的名譽副會長,無論走到哪裡都不能算是小人物了,那個凌一看着貌不驚人,不顯山不露水,沒想到竟有這等身份!

    “那只是他自己號稱的而已。如果他真是名譽副會長,怎麼可能屈居齊天鏢局,做一個小小的鏢師?”秦德利連忙質疑道。

    “數月前,我和我師兄在北島,還與洪氏商會的新晉副會長洪鐘一起吃飯聊天,這事乃是洪副會長當面跟我證實的,你是不是想說連我也在說謊?”黃小桃橫眉冷對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秦德利頓時噎住了,他當然想這麼說,但是偷偷瞥了一眼東海神尼的臉色,只能生生給憋回去了。質疑凌一這個外人沒什麼,如果連着黃小桃都一起質疑,那可真是找死了。

    凌遠清和衛赫北兩位巨頭,同時看向東海神尼,事情聽到這裡,再爭執下去已經毫無意義,接下來就等東海神尼親自決斷了。

    “老身相信我的徒兒不會說謊。”東海神尼淡淡道,相信黃小桃,自然也就等於相信凌一。

    衆人對此並不意外。她本就是個護短的人,秦德利一個外人跟她自己的親傳弟子之間,該選擇誰一目瞭然,不存在任何懸念。

    “謝謝師父。”王心妍和黃小桃一左一右,滿心歡喜的抱着東海神尼道。

    秦德利則是一臉死灰,鬱悶得差點又有吐血,有些不死心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還有事兒?”東海神尼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,直接打斷道:“你這人怎麼那麼多事兒呢?你是事兒媽啊?回回都是你來告狀,如今還想誣陷我徒兒說謊。你是不是不想幹這個採購執事了?還是說不想在學院待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弟子沒事了……弟子告退……”秦德利嚇得連滾帶爬,趕緊逃命一樣滾出了房間。

    東海神尼身爲開山期巨頭。那可絕對是說一不二的存在,真要把她給惹怒了,不僅飯碗保不住,連小命都得一起丟掉。

    “活該!”看着秦德利狼狽的背影,王心妍和黃小桃相視一笑,這個奸詐之徒狡辯的本事倒是不小,只可惜在她們與東海神尼的師徒感情面前,純粹是自取其辱,活該倒黴!

    晨星學院,如期召開選拔大會,整個葳弧城的焦點也隨之轉移到了選拔現場,坊間議論洪氏商會的聲音,無形之中小了許多,外界的關注少了,自然也就少了許多風波。

    洪氏商會上下,也在柴老實的管理下逐漸恢復正常,衆人不再那麼誠惶誠恐人心浮動,開始逐漸接受現實,韋昭通時代已經成爲過去,葳弧分會即將迎來一個嶄新的開始。

    而這幾天時間,林逸除了讓人看緊韋昭通之外,也並沒有閒下來,現在是清查韋昭通的關鍵時期,除了柴老實那本賬冊之外,到底還能找到多少決定性的證據,就看這段時間的收穫了。

    在柴老實的賣力表現之下,這幾天的收穫殊爲不少,看着韋昭通那些自以爲天衣無縫的無恥勾當,被柴老實一件件翻出來,林逸大喜的同時,也不由感嘆不已。

    柴老實這人,實在是一個人才,至少在商會經營和查賬記賬上面,這傢伙可謂是真正的行家,相比之下,韋昭通那點只屬於入門級別記賬手段,在他面前簡直就是班門弄斧,太過小兒科了。

    很快,柴老實查到了前陣子,齊天鏢局賠償過來的那三十萬靈玉的去向,林逸當即讓人通知齊文翰。

    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