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段時間,除了忙活洪氏商會的事情之外,還專門抽調了兩個葳弧城本土出身的夥計,讓他們盯着毒眼傭兵團的一舉一動,目的就是爲了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畢竟程畦田死了,這可是毒眼傭兵團的少主子,雖然是東海神尼這位開山期巨頭出手,借程浩楠一百個膽子也不敢找茬尋仇,但當初卻是死在齊天鏢局,加上兩家以往的恩怨,難保他不把仇恨轉移到齊天鏢局頭上。

    林逸找人盯着毒眼傭兵團的風吹草動,爲的就是能夠提前知道對方動作,這樣就可以快速做出反應,卻沒想到,程浩楠沒有找齊天鏢局的麻煩,卻是跟龍舟鏢局合作了。

    “凌兄說的不錯,他們確實是來者不善,我們齊天鏢局在這葳弧海域,一向秉持與人爲善的原則,畢竟多個朋友多條路,多個冤家多堵牆,不過卻有兩個死對頭,這些年一直都被我們壓制,正是毒眼傭兵團,還有這家龍舟鏢局!”齊文翰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們選擇這時候聯手,齊兄你可能猜出他們的意圖?”林逸問道。

    “南洲鏢局盛會眼看就要召開,他們兩家這時候聯手,如果不出所料的話,恐怕是想合力擠下我們齊天鏢局,爭取五大鏢局的名額。”齊文翰並不把林逸當外人,一五一十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齊天鏢局是南洲五大鏢局之一,雖然是排名末尾,但在這葳弧海域,卻依然是最大的,而龍舟鏢局不甘寂寞,如今突然做出這般動作,顯然是想要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來。這次南洲鏢局盛會,還真得小心應付了。”林逸若有所思道,龍舟鏢局是什麼風格他不清楚,但是毒眼傭兵團,可絕對不是什麼好鳥,這次藉機找齊天鏢局復仇,不定會使出什麼陰險手段呢。

    “凌兄,此事事關重大。我必須趕緊回去安排一下了,不便久留。還請見諒。”齊文翰坐立不安,顧不上繼續陪林逸喝茶,當即起身告辭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有空我也回去看看,今天就不留你了。”林逸當即起身相送,將心事重重的齊文翰送走之後,轉而又找剛纔那個夥計問道:“我讓你們打聽的巫暴良,還有盧邊仁,現在可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他這邊不僅讓人盯着毒眼傭兵團。同時也在打聽巫暴良和盧邊仁,雖然之前已經拜託了齊文翰,但多一條途徑,就多一分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夥計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林逸擺了擺手,這種事情急不來。連齊天鏢局的人脈網打聽了這麼久都沒有消息,可見不是那麼好找的。

    這時候,柴老實走了過來,手上拿着一份信件,一臉興奮的遞給林逸道:“洪副會長的信到了!”

    “哦?這麼快?”林逸聞言一愣,從南島到北島,相距何止萬里,再加上洪鐘那邊收到信之後的反應時間,哪怕只是單純來回通個氣,還沒有去中島跟其他總部高層正面交涉。也不至於這麼快吧,這纔過去幾天啊?

    “呵呵,您可能有所不知,咱們洪氏商會內部有專門的傳送渠道,雖然不像那些高級傳送陣可以連人一起傳送,但傳送一些緊要物資還是沒問題,平時傳信也都是用這個渠道,不需要完全靠飛行靈獸,不僅是我們洪氏商會。其他一些頂級勢力也都有這種專門渠道,不過若是普通勢力那就沒有了。”柴老實笑着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林逸恍然點頭,任何一個傳送陣那都是戰略性資源,哪怕只是單純的物資傳送渠道也是如此,這就像寶船一樣,都是頂級勢力的專屬標誌,尋常勢力想都別想。

    不過即便省去傳信的時間,洪鐘能夠這麼快做出反應,也已經說明他對這件事十分上心了。

    柴老實在一旁眼巴巴的等着。林逸笑了笑,知道他急着知道結果。這會兒肯定是沒心情去做事了,當即拆開信件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信中,洪鐘第一句話就是道歉,雖然韋昭通是近些年纔開始變質,但以他洪鐘看人的眼力,出現這樣的失誤也不得不說一句有眼無珠,竟然差點兒將這種人渣,當做朋友介紹給林逸。

    得虧林逸沒有一上來就擡出洪鐘的名號去結交韋昭通,否則的話,依着韋昭通這老狐狸的作風絕對不會讓他察覺到之後這些事,可能直到現在都還被矇在鼓裡,都還覺得韋昭通是個厚道的好人呢。

    洪鐘在信中表露出來的態度,倒是令林逸頗爲欣慰,他對林逸針對韋昭通的一切行爲,舉雙手雙腳贊成。

    這一點其實是很難得的,畢竟他沒有來過葳弧海域,包括那一份賬冊罪證在內,所知道的一切其實都只是林逸的一面之詞。

    一邊是結識不久的林逸,一邊則是自己曾經多年的老朋友,換做其他人多半是難以取捨和稀泥的態度,像洪鐘這樣直接立場鮮明做出表態,除了他本身明事理之外,更說明了他對林逸毫無保留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麼樣?”柴老實有些迫不及待,在旁邊小心翼翼的問道,洪氏商會如何處置韋昭通,直接就決定了他的前程。

    尤其如果這次處置不了韋昭通的話,等韋昭通之後緩過氣來,也許不敢拿林逸這個名譽副會長怎麼樣,但是對付他區區一個柴老實,那絕對是綽綽有餘,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,甚至連小命都未必保得住!

    “說不上好。”林逸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啊?”柴老實一顆心頓時直墜冰窖,瞬間手腳冰涼,他本來就是個膽小老實之人,這次站出來指證韋昭通,其實是被逼上梁山的無奈之舉,事已至此,如今只能是一條道走到黑,再沒有反悔的餘地,若是這次摁不死韋昭通,那可就真完了。

    “洪鐘在信上說,這次的事情比較麻煩,中島總部高層有人在力保韋昭通,他已經以他實權副會長和我這個名譽副會長的身份,聯手給總部施壓,卻也沒辦法將韋昭通治罪。”林逸苦笑道。

    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