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可怎麼辦?”柴老實差點兩眼一黑暈死過去,臉色嚇得慘白一片,不剩半點血色。

    “你也彆着急,這次雖然沒辦法給韋昭通治罪,但是他這個分會掌櫃,是肯定做不了,也不可能繼續留在葳弧分會,所以對你威脅並不大。”林逸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柴老實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洪鐘已經說了,這次最壞的結果,就是韋昭通被召回中島總部,做一個普通的商會執事,不過他接下來還要親自跑一趟中島總部,爭取將韋昭通嚴懲治罪,至於能不能成功,就只有等到時候才知道了。”林逸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召回中島做商會執事?”柴老實這才終於長出一口氣,後怕道:“那倒還行,否則若是他繼續留在這裡做分會掌櫃,我可就真沒活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這一點你就不用太過擔憂了,別說韋昭通被召回中島,哪怕他還留在這裡,也別想動你一根汗毛,畢竟有我們在呢,何況洪鐘還要親自去中島總部,最後結果到底如何,還是一個未知數,剛纔說的只是最壞情況罷了。”林逸笑着拍了拍柴老實肩膀道。

    “哦哦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柴老實生怕這次事情不了了之,自己就被林逸和洪鐘給丟到一旁不管不問了,聽了●【,w≡,總算吃了一顆定心丸,可以稍微踏實一點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儘管放寬心吧,洪鐘可不是那麼好唬弄的普通角色,韋昭通在總部的後臺再硬,這次事情也絕不會就這麼不了了之。”林逸笑了笑,洪鐘在信上雖然沒有明說,但他多少能夠猜到對方的用意。

    洪鐘這一次去中島總部,說白了就是去跟那些總部高層討價還價去了,要麼進一步處置韋昭通。要麼讓那些高層在其他方面做出讓步,也許不能完全讓人滿意,但是二者必要有其一。

    林逸當即給洪鐘回信,信上只有兩句話,其一是,他這邊沒有任何問題,一切全憑洪鐘做主,其二是,崴弧分會副掌櫃柴老實,可堪一用。

    以彼此之間的默契。林逸相信這短短兩句話,就足以讓洪鐘明白自己的意思,不管怎麼樣,柴老實是個可用之才,而且也沒什麼背景後臺,洪鐘如今又是手下缺人的時候,不妨提攜一番收歸帳下。

    至於如何處置韋昭通,依着林逸的性子那自然是除惡務盡,這種喪盡天良的人渣。一棍子打死最好,不過他也能理解洪鐘的無奈,這畢竟是洪氏商會的人,在中島總部又有靠山後臺。不是想殺就能隨便殺的。

    既然洪鐘已經出面接手這件事,無論結果如何,林逸也都不會多說什麼,投桃報李。洪鐘毫無保留的信任他,他自然也是百分之百的信任洪鐘。

    何況真要說起來,他只是洪氏商會的名譽副會長。對付韋昭通,既沒有這個職權也沒有這個義務,而且跟彼此之間也說不上什麼私仇,這一次出手,只是單純看不慣這種無恥小人罷了,至於洪氏商會最後怎麼處理,林逸管不了,也不想管。

    讓柴老實把信寄出去之後,接下來的兩天,林逸除了繼續讓人打聽消息之後,剩下的就是陪着王心妍和黃小桃說話聊天,晨星學院在葳弧海域的選拔已經好幾天,眼看着就快要結束,他與兩女相聚的時間,也所剩無幾了。

    林逸打算準備一直陪到兩女離開爲止,畢竟彼此日後相隔何止千里萬里,下一次再想跟兩女相距,也不知道要等到多久以後了,不過,中間卻發生了一個插曲,齊天鏢局的宋管家來了。

    “凌少俠,能否請你去一趟我們齊天鏢局,鏢局上下都盼着您能回去看一眼呢,不知您可有空閒?”宋管家滿面笑容的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宋管家,我是齊天鏢局的掛名鏢師,隨便讓人傳個口訊就過去了,何必勞煩你親自來請啊?”林逸不禁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論實力,這位宋管家是鏢局第二號人物,論地位,也都不在齊文翰這個少東家之下,這樣一個人物居然親自來請自己,這已經相當鄭重其事了。

    “凌少俠言重了,以您的身份和對鏢局的大恩,至少也得是少東家來請,讓老朽來都已是失禮了。”宋管家賠笑道:“不過今天總鏢頭回來,少東家一時走不開,所以只能老朽來代請,失禮之處還請您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“哪裡哪裡,宋管家你這麼說,我可就真有點受不起了,既然如此,咱們這就過去吧。”林逸當即爽快答應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總鏢頭回來,在這個節骨眼特意來請自己過去,顯然是想讓自己見一見這個總鏢頭了,剛好這會兒王心妍和黃小桃在陪她們師父,洪氏商會這邊也沒什麼重要事情,林逸正好閒着,去一趟齊天鏢局,見一見這個久聞其名卻從未見面的總鏢頭也是不錯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您請!”宋管家聞言大喜,連忙讓人回去鏢局報訊,自己則陪着林逸一起回去,身子還刻意保持落後一個身位,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林逸既是齊天鏢局的大恩人,又是洪氏商會的名譽副會長,而且跟東海神尼的親傳弟子關係密切,這樣的人物無論放到哪裡,那可都是非同小可,一般人根本就請不動,林逸答應得這麼爽快,哪怕他身爲齊天鏢局的大管家,也覺得臉上有光,倍有面子。

    穿過幾條大街小巷,兩人當即來至齊天鏢局,此時鏢局上下張燈結綵,人羣裡三層外三層,一個個臉上都喜氣洋洋,一派難得的節日景象。

    林逸看着這一幕不由有些詫異,不就是總鏢頭回來麼,又不是外人,用得着這麼隆重熱鬧嗎?

    不過,鏢局上下的這些鏢師臉上,看得出來這喜悅之情都是發自內心,並不是強顏歡笑拉出來湊人頭的,可見這位素未謀面的總鏢頭絕對不會是一個簡單人物,這是真正的人心所向,至少在這一點上,齊文翰距離他這位老子還差得很遠。

    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