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凌少俠請您稍等。”宋管家說了一聲,快步走進鏢局,片刻之後,裡面便呼呼啦啦出來一大羣人,爲首的乃是一個大漢,魁梧壯碩,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彪悍霸道的氣勢,可謂不怒自威,令人不自覺心生忌憚。

    陪在這位大漢左右的,分別是少東家齊文翰,還有剛纔的宋管家,不用猜,這位大漢必然就是齊天鏢局的當家之人,齊文翰的父親,總鏢頭齊明遠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凌一凌少俠,久聞你的大名,可惜一直事務纏身,否則我早就要飛回來,當面好好謝一謝你這位大恩人了,我齊明遠代鏢局上下,謝過凌少俠你的大恩大德,永世不敢相忘!”齊明遠一邊拱手抱拳,一邊爽朗大笑而來。

    林逸見狀心中不由暗贊,這人雖似粗魯莽夫,但行進舉止之間,卻帶着一股渾然天成的爽朗豪氣,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也能在片刻之間拉近距離,齊天鏢局在他手下發揚壯大躋身南洲五大鏢局,可見不是偶然,是有其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見過齊總鏢頭,您言重了,在下對總鏢頭您,可也是久仰了,今天總算得償所願。”林逸當即笑着迴應,同時跟旁邊的齊文翰打招呼道:“齊兄,數日不見,別來無恙啊。”

    “別來無恙,今天父親回來,所以才冒昧請凌兄過來一聚,希望沒有耽誤你的正事。”齊文翰賠罪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個閒人,哪有什麼事,何況齊總鏢頭回來,我身爲鏢局的掛名鏢師,就算齊兄你不請我,我也要過來湊個熱鬧的。”林逸笑着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凌少俠是個爽快人,正對我的胃口。如果不是你已經和文翰平輩論交,我都想要跟你結拜兄弟了!”齊明遠在一旁打趣道,全場衆人也跟着哈哈大笑,一派歡樂祥和。

    林逸聞言哭笑不得,齊文翰這位老爹倒是一個妙人,看似粗豪卻又不讓人覺得突兀,相處起來非但沒有半點拘束,反而輕鬆愉快,殊爲難得。

    “對了,今天特地將凌少俠請過來。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要向鏢局上下所有人宣佈。”齊明遠忽然朗聲向衆人道,全場所有人頓時安靜了下來,靜候他的下文,他才繼續說道:“我以齊天鏢局總鏢頭的身份宣佈,從今日起,凌少俠是我們齊天鏢局,永遠的榮譽鏢頭!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全場一片譁然。整個齊天鏢局,除了齊明遠這位總鏢頭之外,能夠坐上鏢頭位置的鏢師乃是屈指可數,任何一個鏢頭。都是鏢局絕對的核心高層,地位待遇都遠非一般鏢師可比。

    而齊明遠許給林逸的這個,雖然前面加了榮譽二字,相比起鏢頭實權。更大程度上其實就是一重身份光環,但即便如此,這也依然令全場所有人都十分豔羨眼紅。

    因爲這不僅代表了在鏢局內部的崇高地位。同時也意味着,一旦林逸有需要,他隨時隨地都可以調動齊天鏢局的力量,權力之大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這可怎麼使得?”林逸也同樣有些震驚,這可跟世俗界那些大學的榮譽教授不一樣,不是單純的一個虛名,如果真要拿這個做文章的話,背後可是有着巨大利益可圖的,對於齊天鏢局來說,這可是一份不折不扣的重禮!

    “凌少俠,聽我一句,你先別忙着拒絕。”齊明遠笑着解釋道:“我這麼做,並不是想要藉此綁住你做什麼,以你的實力和地位,我也知道這根本不現實,這麼做純粹就是爲了表達我們鏢局對你的感謝,這次齊天鏢局能夠重新正名,並且拿會鉅額損失,都是靠着你一個人的力量,如此大恩大德,卻只給你一個榮譽鏢頭,都已經算是很輕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這是我們的心意,而且也不是一時心血來潮,是我父親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,凌兄你就不要推拒了。”一旁齊文翰也跟着勸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,在下就卻之不恭了。”林逸見狀只得點頭,榮譽鏢頭畢竟只是虛職,並不需要爲此一直待在齊天鏢局,所以對他來說也無所謂,反正身上已經有一個洪氏商會的榮譽副會長,如今再多一個齊天鏢局的榮譽鏢頭,也沒什麼關係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,凌少俠果然是爽快人,正該如此!”齊明遠和齊文翰衆人頓時面露喜色,左右熱情簇擁着林逸道:“來,裡邊請,酒宴已經準備好了,咱們好好吃一頓。”

    衆人來至宴廳,將林逸讓於上首,齊明遠和齊文翰父子倆親自陪在兩邊,而飯桌之上,各式價值連城的珍饈美味,粗略估計一番,光這一桌子菜餚至少就得上千靈玉。

    “呵呵,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,齊總鏢頭,看來這一回,我是不得不參加南洲鏢局盛會了。”林逸不由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全憑凌少俠你自願,方便出手幫這個忙,我們自然求之不得,但如果不方便,那也沒有關係,我們都可以理解,凌少俠千萬不要爲了這種事情傷腦筋,否則我們可就真的過意不去了。”齊明遠一臉認真道。

    他這都是真心話,強扭的瓜不甜,這麼粗淺的道理他自然不會不懂,這要是勉強林逸出陣,先不說到時候願意發揮幾成實力,光是讓林逸覺得心裡不舒服這一點,他們就已經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“對對,凌兄,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,你之前讓我們打聽的事情,有眉目了。”齊文翰在一旁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林逸雙眉一揚,頓時眼睛一亮:“怎麼樣?”

    “巫暴良這個人,確實還在葳弧海域,而且據我所知,他從來到這裡之後,就一直沒有離開過,一直都待在葳弧城!”齊文翰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林逸微微一驚,不由問道:“那怎麼之前一點關於他的消息都打聽不到呢?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以這人作惡多端的作風,應該很快就會被人發現纔對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