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一開始,我們也是照着這個方向去調查的,想從失蹤少女入手,但是調查了這麼久,卻發現葳弧海域近期並沒有多少失蹤的,直到這次偶然的機會,才發現我們走進了一個誤區。…”齊文翰搖頭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誤區?這個怎麼說?”林逸有些詫異,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尤其巫暴良是一個邪修,他的修練功法註定了他不可能改邪歸正,除非他從此不再修煉了。

    “凌兄你可知道,程浩楠和程畦田父子倆,也是修煉了一種採陰功法?”齊文翰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林逸點點頭,他和黃小桃來到葳弧海域第一個見到的人,就是程畦田,而且這傢伙一上來就要動手搶黃小桃,這種事情他能忘掉纔怪。

    “事實上,前些年他們父子倆並不是修煉這種採陰功法的,直到毒眼傭兵團來了一個軍師之後,他們父子倆纔開始修煉,這個功法,跟凌兄你所說的專門毒害女子的邪功乃是同宗同源,當初我還納悶呢,這父子倆怎麼就突然開始修煉這種類似邪功了?現在才知道,他們倆這個採陰功法,根本就是那個新來的軍師傳授的。”齊文翰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來,毒眼傭兵團這個新來的軍師,莫非就是?”林逸心中一動。

    “不錯,正是凌兄你要找的巫暴良!”齊文翰重重點頭道:“這人來到葳弧海域沒多久,就和程氏父子搞到一塊去了,而且一直窩在毒眼傭兵團深居簡出,行事極爲隱秘,很少在外露面,所以知道的人少之又少,一般人見到了也不會去特別在意他,可以說一點風聲都沒有透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。他如果不大量毒害女子,怎麼繼續修煉他的邪功心法呢?”林逸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我讓線人特地打聽過了,具體原因還不知道,但是自從巫暴良加入毒眼傭兵團之後,經常跟程氏父子在一起,據我推測,三人應該是在研究心法,應該是把心法改良了,所以不像原來那樣大量殘殺初女了。”齊文翰說着,還爆出了一個小道消息:“巫暴良如今在毒眼傭兵團的地位非常超然。他平時修煉用到的女人,其實都是跟程氏父子共用的,所以外人很難察覺!”

    噗!林逸聞言差點笑噴出來,程氏父子倒也真是極品,和巫暴良這麼一個外人,成天玩兒四人行啊,也不怕得病!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不過他既然行蹤這麼隱秘,你們是怎麼發現的?”林逸隨即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如果不是毒眼傭兵團和龍舟鏢局合作,我們可能再調查一年,也未必能夠發現巫暴良呢!”齊文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這個怎麼說?”林逸有些疑惑,宣佈合作歸宣佈合作。但兩家總不可能因此把所有人員的名單都給公佈出來,除非腦子有問題。

    “原因很簡單,因爲龍舟鏢局也要參加這次的南洲鏢局盛會,而按照大會規矩。所有報名參加的鏢局,都需要提供參賽鏢師名單,我們就在龍舟鏢局提供的鏢師名單上面。發現了一個新名字,正是凌兄你要找的巫暴良!”齊文翰笑道。

    “難怪!”林逸這才恍然,這就能夠說得通了,在如今這個節骨眼上,龍舟鏢局突然和毒眼傭兵團合併,肯定是爲了準備南洲鏢局盛會,從毒眼傭兵團抽調高手參加大會,這本就是題中應有之意,巫暴良身爲毒眼傭兵團的軍師,名列其中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倒正好,如果巫暴良一直縮在毒眼傭兵團,縱然知道他的消息,林逸也拿他沒什麼辦法,畢竟總不可能一個人衝進毒眼傭兵團將對方擊殺,以林逸如今的實力有些天方夜譚,成功率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不過,巫暴良既然確定要參加南洲鏢局盛會,那就是送上門來的好機會,只要林逸同樣參加,到時候殺他可謂名正言順,而且還能幫上齊天鏢局的忙,剛好一舉兩得。

    “這麼看來,連巫暴良都在叫我去參加南洲鏢局盛會,我這要是再推辭不去,就太說不過去了。”林逸不禁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凌少俠願意幫我們這個忙,那是再好不過了,大恩不言謝,而且都是自己人,多餘的話也就不說了,來,都在酒裡了!”齊明遠和齊文翰父子倆相視一笑,同時舉杯敬酒,以示感激。

    “呵呵,這事在你們看來是我在幫鏢局的忙,但在我看來,其實也是鏢局給了我一個光明正大對付巫暴良的機會,互惠互利的事情,沒什麼謝不謝的。”林逸笑了笑,當即舉杯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爽快!”齊明遠和齊文翰父子倆同樣一杯到底,周圍宋管家等人也都一起陪酒,轟然叫好。

    “對了齊兄,我那盧邊仁盧師兄,你可有打聽到什麼消息?”林逸轉而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倒是音訊全無,畢竟特徵太少了,凌兄你那位盧師兄想必也是低調行事之人,不會在什麼公開場合露面,就算出現了也不會引起大家注意,所以到目前爲止,還沒有打聽到什麼有價值的消息。”齊文翰搖了搖頭,隨即又道:“不過凌兄你放心,我已經把消息撒出去了,以後你只要那位盧師兄一露面,這邊應該就能收到風聲,你就安心等待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暫時也只能這樣了。”林逸雖然心中有些擔心盧邊仁,但是找人這種事情心急也無濟於事,只能暫且作罷。

    這一頓酒宴,可謂賓主盡歡,無論是早已熟識的齊文翰,還是第一次見面的齊明遠,這父子倆跟林逸都算是脾性相投,既不需要虛僞應付,也不會覺得尷尬無語,就是很自然的朋友之間相處,其樂融融。

    一頓飯直到深夜,衆人才酒足飯飽的各自散去,在齊明遠和齊文翰父子倆的強烈要求之下,林逸在齊天鏢局住了兩天,期間又與王心妍和黃小桃兩女出去玩了一趟,晨星學院的選拔大會馬上結束,這也算是臨分別前的聚會了,而等到第三天的時候,柴老實來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